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 幻想時空小說 >大道誅天 >第二十六章 血雲芝

第二十六章 血雲芝

小說:大道誅天| 作者:熱乎冰棍兒| 類別:幻想時空

「青角水馬!」眾人齊齊驚呼,同時也稍微定下心來。

這青角水馬的品級不算高,屬於一級的妖獸,這個範疇,憑他們幾個,倒是還能夠應付!

「呼」青角水馬巨大的身軀從水面懸浮而出,寬大的四蹄像是四尊蒲扇,讓它的身體就那麼站立在了水面之上!

然後,張口噴出一道水柱,朝向容景和戰青五人掃蕩了過去!

「孽畜找死!」五人此刻竟然同時出手,恐怖的攻擊朝向青角水馬覆蓋了過去!

對於彼此之間的敵對而言,他們更加在乎的還是這隻青角水馬,所以此刻不得不暫時聯手。

這畜生雖然實力不強,但是皮糙肉厚,不是那麼容易對付。

「好機會!」看著五人暫時被青角水馬纏住,余寒心中一動,此刻正是奪取雲芝的好機會!

當即便要展開身法,朝向那白雲芝撲去!

「哥哥,別去!」一隻冰涼的小手忽然拉住了他,然後,輕微的聲音傳來。

余寒雙目微眯,正好看到沈芊芊帶著幾分神秘朝向自己接連使了幾個眼色。

當即心中一動,同時沈芊芊的聲音再次傳來:「那株白雲芝,不是最好的,那裡還有一株血雲芝!」

手指不著痕迹的指了指余寒之前想要摘取的那株雲芝方向!

「血雲芝?」余寒不禁目光一閃。

雲芝也分為三六九等,白雲芝是品級最低的雲芝,效果當然也最弱,雖然品級高一些的白雲芝依然很珍貴。

但比起雲芝中最難見到的血雲芝,卻相差了太多。

沈芊芊點了點頭。

余寒自然會意,笑著朝向五大武魄中期境界強者那邊看了一眼,然後說道:「我不佔你們便宜,你們能夠幹掉這大河馬,那雲芝就是你們的了!」

說完,拉起沈芊芊的玉手,朝向血雲芝的方向走去。

那些被掃到岸邊的眾人看到余寒沒有趁著這個機會出手,紛紛鬆了口氣。

「這傢伙,品性倒還不錯!」眾人心中暗道。

此刻他們被青角水馬擊傷,五位頭領又被青角水馬纏住,見識過余寒適才那一擊震傷崔琰的恐怖實力,如果對方當真要趁著這個機會出手搶奪,他們絕對攔不住。

好在這小子還算是仁義,沒有乘人之危!

「在這裡!」余寒眼前一亮,果然,之前他所見到的那株普通的雲芝下面,露出一抹血紅!

大半個血雲芝都被這株普通的雲芝壓在了身下!

「只是可惜,還沒有成熟,否則的話,這株血雲芝或許能夠直接讓大乾坤訣晉級了!」余寒忍不住有些嘆息。

「等等」余寒的手臂,還未來得及碰觸到這株血雲芝。

陡然,目光觸及處,壓在血雲芝上面的那株普通雲芝,竟是以一種肉眼可見的速度,迅速的枯萎。

隨著這株雲芝的枯萎,血雲芝的顏色越發深邃了起來,隱約有紅色的光芒流淌而出!

「不好!」感覺到這株血雲芝就要成熟,余寒不由得目光一閃。

單手催動體內太極光輪,真氣呼嘯而出,將血雲芝覆蓋在了其中,不過靈物成熟,秉承了大道循環,以他的實力,自然無法盡數掩蓋,依然有一絲溢出。

「哥哥,那邊的戰鬥快要結束了,若是等到血雲芝成熟,或許逃不過他們的眼睛!」一旁的沈芊芊忍不住開口道。

余寒也咬了咬牙,血雲芝的難得程度,要比白雲芝珍貴不知多少倍,得到一株殊為不易,尤其是此刻這等瀕臨成熟的血雲芝。

然而就差一點時間了,此刻將其採摘下來,太可惜了!

「拼了!這是一個機會!」余寒終於打定了主意,目光落在了與青角水馬相鬥的五道身影身上。

此刻,五人已經搶佔了先機,五種不同的武魄各自懸浮在頭頂,經過他們全力催動,形成一道道恐怖的力量。

合五人之力,堪堪將青角水馬鎮壓在下方,無法動彈。

「速戰速決!」戰青冷哼一聲,頭頂那尊幽冥象武魄發出一聲低吼,恐怖的能量瞬間灌注到了他的手臂之中。

隨即,一拳轟下,正好擊中了青角水馬的頭頂!

青角水馬悲鳴一聲,碩大的頭顱一陣晃蕩,顯然被震得不輕!

繼而,其他四人紛紛祭出了自己的最強攻擊,恐怖的力量一道道的降臨到了青角水馬身上,直接將其轟入到了水潭之中。

片刻,咕嘟咕嘟的氣泡不斷翻湧上來,血紅色的液體在水潭內擴散。

受到五人連續的攻擊,這頭青角水馬只怕不死,也丟了半條命!

解決了青角水馬,五人的目光紛紛落在石壁上面,被氤氳光芒包裹在其中的白雲芝上面,眼中全都生出了幾分貪婪之色!

「諸位,我們五個論到修為都差不多,若是為了這株白雲芝相互拼殺,未免有些不值,不如平分如何?」容景提議道。

雖然成熟的白雲芝屬於不弱品級的靈物,但他們也知道,此刻的事情無法善了,弄不好便會魚死破!

戰青與風蕭也忍不住對視了一眼,紛紛苦笑著點了點頭!

只是,就在這時,五人背後的人群中忽然有人驚呼:「快看,那是什麼?」

幾乎所有的目光,全部都落在縮在石頭縫裡,只露出半個身子的余寒和沈芊芊身上!

余寒咬了咬牙,心中忍不住有些苦澀。

這血雲芝,好恐怖的能量,隨著越來越成熟,那股氣息竟然穿透了自己的鎮壓,讓周圍也泛起了一絲血紅色的妖異光芒!

眼見著所有人都將目光投遞過來,余寒苦笑著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