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 幻想時空小說 >大道誅天 >第二十七章 天機亂

第二十七章 天機亂

小說:大道誅天| 作者:熱乎冰棍兒| 類別:幻想時空

「貪心的小子,自己都走不出去,得到了白靈芝又能如何?大家一起上,將其拿下!」容景冷哼一聲,率先出手。

赤色狼影再次出現,周身都沐浴在了一片火光之中,熱浪沸騰而出。

他的一隻手臂,一瞬間化為通紅!

「火焰拳!」

拳芒暴漲,熱浪包裹在赤紅色的拳頭上,朝向葉莫衝殺過去!

如影隨形,戰青與風蕭等四人緊隨其後,那可是血雲芝啊,哪怕只是得到了十分之一,便足以媲美一整株的白雲芝。

所有人都瘋狂的朝向余寒衝殺了過去!

那十餘名武魄初期的年輕人,也自動聯合在了一處,將余寒退路全部都堵住,勢必要將他困在此處。

余寒附在生長白雲芝的峭壁上,雙足狠狠一踏,身形借力飛撲而出,同時,鐵劍出鞘,劍氣暴漲,太沖劍意呼嘯而出。

劍氣掃蕩之處,立刻就將容景的拳芒震散,然而他的身形也被逼得倒飛了回去,重新落在了石壁上。

余寒的目光帶著幾分凝重,此刻的確是陷入到了最危險的時刻。

一名武魄中期,或許拼盡底牌能夠穩勝,甚至再加上一名,他也不一定會輸。

哪怕三名武魄中期同時聯手,自己也絕對有把握全身而退。

然而對方不止只有三人,而是五名武魄中期,同時還有十餘名武魄初期在周圍堵截,如此嚴峻的形勢之下,余寒心中漸漸化為一絲冰冷。

眼看著容景等人的氣勢,絕對是要從自己手中奪取雲芝,不僅如此,只怕對自己也生出了必殺的念頭。

畢竟,搶奪一名講武堂弟子的東西,恐怖牽扯的東西,連這些人背後的勢力都不一定能夠抵擋住。

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讓自己消失!

五名武魄中期緩緩的形成了合圍之勢,將葉他圍在了中心。

余寒雙目微微眯起,目光越發的冷漠。

「你自己交出來,或許我們還能夠留你一個全屍!」容景眼中殺機爆閃,目光絲絲的盯著他。

余寒嘴角勾起一抹嘲諷的笑容,翻手將白雲芝丟入到了乾坤袋中,鐵劍也插了回去。

然後,拍了拍背後那斜長條的布袋,搖頭道:「現在就使用了你,是不是有點浪費了?」

天機亂終於出現在手中,雖然隔著布袋,那股森寒的氣息,依然讓對面的那些人感覺到一股徹骨的寒意。

余寒咧嘴笑了,抬頭看向容景道:「想要,便自己過來拿,不過要看你有沒有這個膽量!」

他扯下了布袋,露出一把黝黑的盒子。

盒子上面,靈氣繚繞,鑲嵌著六顆元石,通過一些古怪的紋理,與整個盒子連通。

盒子的一端,有密密麻麻的小孔,那冰冷的寒意,正是從這些小孔之中散發出來的。

「天機亂?你瘋了么?」容景等人臉色大變,不由自主的朝後退去!

一直降落在了岸邊,他們依然不敢有半分大意。

因為那股氣息,是在太駭人了!

天機亂的凶名,作為他們來說並不陌生,那是在太古洪荒時期,風靡了一個時代的東西。

只是後來由於殺機太重,被廢除了,此刻余寒竟然將這把天機亂拿了出來,是要公然違抗洪荒的聖令么?

「窩囊!」余寒不屑的撇嘴道,從石壁上飛身降落到了岸邊,所有人再次朝後退去,忍不住一陣頭皮發麻。

這把天機亂上釋放出來的氣息,一旦開啟,只怕他們這些人能夠活著走出去的不會超過三個。

作為刀口舔血的幾支隊伍來說,對於自己生命的重要程度,要遠遠超過其他。

余寒嘴角的笑容愈發的燦爛起來,目光在眾人身上一一掃視而過:「太古洪荒時期凶名最盛的兵器呢?你們要不要試試?」

「你大膽!」容景此刻也不敢過多逼迫余寒,有些色厲內荏的說道:「太古時期便已經頒布了聖令,任何人不得使用天機亂?你要公然違抗聖令么?」

余寒搖了搖頭,目光顯得越來越譏諷,看向容景道:「你可以告訴我,聖令是誰頒布的么?」

「孤陋寡聞,聖令當然是太古荒帝頒布的?」戰青撇嘴道。

不過這句話剛一說出來,戰青臉色便是微微變化,一個不留意,竟然上了這個小子得當。

荒帝的年代,已經過去了不知多久,甚至很多人已經忘記了荒帝的存在,如此之下,這聖令,遵不遵守,又有什麼作用?

余寒淡淡一笑,一步步的朝向前方走去,看著不斷後退,目光驚慌的人群道:「現在輪到我來佔據主動了,你們是自己退開,還是要我動手?」

「你」容景似乎還想說什麼,不過被余寒充斥著殺機的目光掃中,一句話終於憋了回去。

「這位小兄弟,有話好說!」風蕭笑眯眯的看著余寒道:「今日之事,不過就是一個誤會,我們自然不會留下你,不過也請你冷靜一下,畢竟天機亂的殺機太重了!」

說完,他第一個讓開了一條道路。

風蕭的作為,好像是一個引子,只是片刻之間,所有人紛紛都退到了旁邊,給余寒讓開了一條道路。

余寒目光微微眯起,沒有開口,身形一閃,揚長而去!

周圍依然保持了一種別樣的靜寂,良久,容景方才長長嘆了口氣,眉頭緊緊皺起。

這一次當真是螳螂捕蟬黃雀在後,如果不是自己一心想要驅逐那個少年,好歹也能弄到一部分白雲芝,不至於像是現在這樣空手而歸。

然而雖然心有不甘,卻也慶幸不已,天機亂對著自己的時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