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 幻想時空小說 >大道誅天 >第二十八章 精英榜

第二十八章 精英榜

小說:大道誅天| 作者:熱乎冰棍兒| 類別:幻想時空

「陳戰,是新來的那個?聽說他剛剛入門還不到兩個月呢!」一眾弟子開始議論紛紛。

畢竟,馮泗水乃是老牌強者,能夠在無數外院弟子中脫穎而出,足可見他的實力,更是到了不少外院弟子的認可。

但是現在,那個新來不足兩個月的弟子陳戰,竟然擊敗了馮泗水,從而登上了精英榜。

這在講武堂創立開始到現在,新進弟子踏上精英榜,時間最短的一個。

「他們兩個的那一戰據說很精彩,那陳戰的武魄不同凡響,連作為裁判的李長老,都忍不住驚訝不已呢!」

「是啊,李長老當時就要收他作為入室弟子,那是長老的入室弟子啊,恐怕都能夠得到核心弟子的待遇了!」

旁邊人聞言不禁介面道:「可是我聽說,陳戰拒絕了,而且對長老說,他自己能修鍊好!」

「別說了,陳戰來了!」

眾人紛紛收聲,退到了一旁,自動給陳戰讓開了一條道路。

陳戰一身黑色長袍,眼中帶著幾分自信,幾分驕傲,緩緩從中心之間穿行,他的背後,一臉苦澀的馮泗水退到了人群中。

陳戰雙目微眯,徑直的來到了精英榜旁邊,伸出食指點在了自己的名字上。

然後,手指緩緩上移,落在了排在第五名的廖青衫上。

嘴角浮現出一抹淡淡的笑意,終於開口道:「今日,我擊敗了馮泗水,名字上升到了第九,這,不過才是一個開始而已。」

目光落在了廖青衫的名字上,然後朝向眾人掃視了過去:「下一個會是他,兩個月後,我的名字會到達這裡,然後這裡」

他指尖划過的位置,赫然落在了排名第四的段西歸上,然後繼續上移,在排名第三的李清揚和排名第二的郭青荷掃蕩過去,落在了東方靖康的名字上面。

「最後,才是這裡,只是不知道,他們三個還會不會等我一戰才會晉級內院,否則,這外院會很無趣的!」

狂妄!

然而誰也不敢提出質疑,此刻的陳戰,或許擁有張狂的實力,但是自己沒有!

陳戰雙目微微眯起,目光在下面掃視了幾圈,卻並沒有看到那個熟悉的身影,不禁輕輕哼了一聲:「余寒,我已經著手準備了,你準備好了么?放心,我可是準備了一份大禮給你,就是不知道你能不能接得住!」

沒有看到余寒,陳戰的心思也有些索然無味,就在所有人崇敬的目光中,再次朝向外面走去!

「余寒,你記住,上一次,是我輸的最後一次,以後,你將會成為我的墊腳石!」

「大家不要在這裡呆著了,快去演武場,聽說精英榜排名第七的郭純罡擺下了擂台,要挑戰一個叫余寒的弟子!」

就在陳戰剛要離開的時候,耳邊忽然傳來有人說道。

他忍不住目光一閃,一抹精芒一閃即逝!

「余寒?」人群中眾人的目光帶著幾分迷茫,全部都看向了說話的那個人!

「怎麼沒有聽說過這個人?到底是什麼來歷,竟然讓郭純罡都為他擺下了擂台?」

一些新進入外院的弟子,自然會比他們知道的要多一些,當即就有人開始解釋道:「余寒也是剛剛進入外院的弟子!」「新人?」一些人面露譏諷之色,不過想到旁邊這位強悍到了極點的陳戰,似乎也是新來的。

所以紛紛也就閉了嘴!

「這個新人同樣也不一般,聽說是因為一株草的武魄,被劃分為三等弟子!」

「只是因為在劍閣之中修鍊的事情,與郭家發生了一些矛盾,似乎連郭家長老都出面了,最後如果不是劍閣長老力保,只怕性命攸關!」

「而且我還聽說,郭家派出了不少弟子暗中要擊殺余寒,不過卻被他反殺了呢?連郭長老的上品寶器,都被搶奪走了!」

「更重要的是,這個余寒,似乎還沒有陳戰入門的時間早!」

此刻眾人大聲的議論已經變成了小範圍的竊竊私語,顯然這些並不知道真假的消息,讓他們也有些小心翼翼,不敢大聲張揚。

然而耳聰目明的陳戰卻聽到了一些實質性的東西。

「連擁有上品法寶的郭家弟子都擊殺了么?余寒,果然,你的修為也進步了,只是不知道,進步到了什麼程度。」

「這個郭純罡交給你也好,希望你不會讓我失望吧!如果連他都勝不了,你便不配做我的對手了!」陳戰嘴角浮現出一絲冷笑。

演武場上,郭純罡一身藍色長衫,就那麼站立在那裡,目光一眨不眨的注視著對面一個被三名郭家弟子控制住的少年身上。

「丁進,你不必嘴硬,現在聽我們的話,立刻給余寒傳出消息,讓他來此應戰,便少受不少的皮肉之苦。」

丁進卻冷笑不語,聽到最後的時候,索性閉目養神,再也不搭理開口的那名弟子。

如果換成以前的自己,只怕立刻就會卑躬屈膝。

但是現在不同了。

因為他認識了余寒!

那個讓自己重新找回尊嚴的年輕人!

他是自己的兄弟!

也是他,讓自己變得充滿了自信!

只有自己清楚,余寒有多麼的可怕,隱藏在他平靜眸子下面的冷靜,絕對是對方的噩夢。

然而這群蠢貨,卻都不知道啊!

「你找死!混賬東西!」那說話的郭家弟子臉色一變,看了郭純罡一眼,發現對方並未回頭,反手一掌就要朝向丁進的胸口拍落。

「不要出手!」郭純罡的目光忽然掃了過來,那名要動手的郭家弟子只得尷尬的笑了笑,便退到了一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