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 幻想時空小說 >大道誅天 >第二十九章 戰郭純罡

第二十九章 戰郭純罡

小說:大道誅天| 作者:熱乎冰棍兒| 類別:幻想時空

「他就是余寒嗎?竟然當真敢過來,郭純罡可不一般,雖然精英榜僅僅排名第七,但聽說只是他一直都沒有挑戰而已!」有人開始議論。

「是啊,我也聽說,郭純罡的實力,至少也能排在第五位,絕對不是馮泗水能夠比擬的。」

「這下有的看了,余寒不過才進入外院不到兩個月而已,根本不可能會是郭師兄的對手!」

郭家幾名弟子看著余寒,臉上的笑容舒展開來,這傢伙,膽子真不小!

只有陳戰雙目微眯,此刻余寒臉上的那種淡然,對他來說便如同噩夢一般,因為當初自己要挑戰他的時候,他也是這樣的表情。

然後,擊敗了自己!

此刻依然也是一樣,陳戰看著一身白衣的余寒,眼中泛起森寒的光芒:「余寒,越來越有意思了?」

郭純罡也將目光落在了余寒的身上:「余寒?」

「你不會連自己挑戰的人長什麼模樣都不知道吧?」他嘴角帶著淡淡的譏諷。

然後轉頭又踢了丁進一腳:「閃到一邊去看著!」

「好嘞!」剛才還要死要活的丁進一骨碌站了起來,乾淨利落的站到了場邊,笑眯眯的看著余寒說道:「這傢伙,人還不錯!」

「早知道,再晚一點走出來就好了!」余寒瞪了他一眼。

丁進嘿嘿一笑,撓了撓腦袋。

「你很勇敢,也很有勇氣,不過郭家,沒有你想像中的那麼簡單!」郭純罡目光閃爍。

余寒活動了一下拳頭,緩緩從背後抽出了那把銹跡斑斑的鐵劍:「正好,我也不是那麼簡單呢!」

鐵劍出鞘,立刻惹來一陣鬨笑。

「這什麼破劍?銹成這樣還拿出來?兄弟,你若沒有趁手的兵器,我可以借你一件,不收你費用如何?」有人嚷嚷。

不過明顯起鬨的成分居多。

余寒回頭朝向那人一笑:「謝謝了,不過不必了,用著順手就行!」

「出手吧!否則沒有機會了!」郭純罡周身氣息暴漲,雙手之上,一道道星芒涌動!

「也好!」余寒沒有推辭,一劍刺出,不過並沒有施展那三套古劍術,劍鋒轉過,劍氣竟然以瞬間變得虛幻了起來。

郭純罡眉頭一皺:「黃階中品神通,藏劍術?」

「見識不錯,接下這一劍,再來一戰!」劍鋒帶著凌厲的破空之聲,朝向郭純罡籠罩了過去。

劍氣凝聚在銹劍表面,隨著劍鋒的嗡鳴之聲,根本判斷不出下一刻會刺向哪裡!

「練習得不錯,不過有一招叫做,一力降十會!星辰拳,給我破!」他一步踏出,包裹著星芒的拳頭轟出。

迎著銹劍刺來的軌跡轟殺過去!

「不用一力降十會,藏劍術,我也沒打算要藏!」余寒淡笑。

劍鋒處,劍氣一瞬間暴漲,針尖對麥芒,就那麼直接的與郭純罡的拳芒對撞在了一處!

兩人中心,一陣光芒炸裂,噼里啪啦的聲音響起。

隨著爆破之聲傳出,兩道身影同時後退而出。

「武魄中期?」郭純罡眉頭一皺,看向余寒的目光,變得凝重了許多。

「好厲害!竟然擋住了郭師兄的星辰拳!」旁邊的郭家弟子都忍不住暗自驚訝,這傢伙,竟然突破到了武魄中期。

進步,還真是快啊!

「又是一個武魄中期,竟然和那陳戰差不多,不到兩個月的時間,就突破到了武魄中期,怪不得敢接受了郭純罡的挑戰!」

一時間,之前對余寒很不看好的人,紛紛轉變了話鋒。

郭純罡嘴角浮現出一絲笑意,眼中也有戰意生出:「武魄中期,這才值得我真正的出手!」

「呼」

他的頭頂,一尊武魄瞬間成型,恐怖的氣息瘋狂的肆虐!

「竟然讓郭師兄用出了刀魄,看來郭師兄對這小子的實力,也很推崇,不過這次,估計他該抵擋不住了!那可是一級武魄中的極品啊!」

郭純罡頭頂懸浮的,是一把光芒閃爍的寶刀,刀身上有七顆大星鑲嵌,按照北斗七星的順序排列,使得這道刀魄的氣息更加凝重了許多。

「竟然是特殊武魄,這郭純罡不簡單!」一旁的陳戰也忍不住讚歎。

除了那些普通的武魄之外,還有一種凌駕於極品武魄之上的,便是變異武魄。

像是他自己的萬化魄,便是變異武魄中的極品!

郭純罡的七星刀武魄,雖然比不上萬化魄,但是在這小小的燕州,也絕對屬於上層的存在。

陳戰的目光落在了余寒的身上,他記得,余寒的武魄,好像是一株草來著。

然而那是一株不普通的小草。

不僅他自己,連同護道者也沒有看明白這株草到底有什麼不同之處。

但若將它看輕,那結果絕對會是悲劇的。

「七星破!」郭純罡渾身都沐浴在了一片星芒包裹之中,頭頂七星刀武魄上的七顆星辰同時亮起。

化為一道光芒,湧入到了他的體內。

同時,郭純罡的身上,出現了七道亮線,從頭頂一直蔓延到了拳頭上!

「這一招,你接下試一試!」

一拳轟出,恐怖的星芒流轉不定,帶著恐怖的氣勢,將余寒籠罩在了其中!

「郭師兄好厲害!單單是這一招,恐怕就能夠穩穩進入精英榜前五了!」那些人看向郭純罡的目光,也帶著幾分羨慕。

「那小子完了!」看著那星芒映襯之下的余寒,眾人忍不住嘆息。

余寒雙目微微眯起,他的頭頂,那株小草終於再次出現!

迎風而上,看似孱弱不堪的草莖,竟沒有受到對方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