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 幻想時空小說 >大道誅天 >第三十一章 後台

第三十一章 後台

小說:大道誅天| 作者:熱乎冰棍兒| 類別:幻想時空

十一條道紋繚繞在他周圍,以一種玄奧的軌跡迅速組合,可怕的厚重力量朝向四面八方激蕩。

余寒的頭頂,出現一尊巨大的山峰虛影,隨著那十一條道紋的軌跡移動,越發的凝實起來。

感受到那股氣息,郭青荷雙目微微眯起,就在這座山峰的虛影出現後,一絲莫名的壓抑感迎面而來,她臉色也漸漸凝重起來。

其實從余寒與郭純罡對戰的那一刻,她就一直站在旁邊的角落裡觀看著戰局。

這場戰鬥從頭到尾點滴不漏的盡收眼底,對她來說,無論過程還是結果,絕對是震撼的。

一方面是郭純罡將七星刀魄運用到這般程度,大大出乎了她的意料。

另一方面則是那個叫做余寒的小子,他所展現出來的驚艷,直接遮住了本該大放異彩的郭純罡!

自己即將突破到清微境界,到時候便會離開外院,晉級成為內院弟子。

那時,純罡便是郭家在外院的希望,有可能接替自己,成為外院精英榜的霸主。

只是沒想到,會有一個余寒強勢出現,擊潰了郭家所有的安排。

她自然清楚,余寒取出七星刀魄的那一刻,是為了還給純罡,而並不是要害他。

否則也不會祭出御器環,將他要自爆神兵的氣勢強行阻攔住。

而她之所以這樣做,自己也清楚頗有一些恃強凌弱的意思,但為了家族的榮耀,唯有這把選擇。

只是沒有想到的是,這個余寒,竟然是一名陣師,而且還是凝聚出了十一條道紋的陣師,眼見著這座陣法便要成型,那氣息,連自己都感覺到了壓力。

郭青荷飛速後退,同時氣息暴漲,櫻唇緊咬,看來想要接下這座陣法,只有突破到清微境界才能做到了。

這座陣法的氣息,絕對能夠力壓武魄巔峰的自己,只有突破到清微境界,才可將其擋住。

「呼」

就在郭青荷準備破開束縛,直接突破清微境界壁障時,余寒頭頂那幾乎成型的大山虛影,突兀的搖曳了兩下,竟是就那麼憑空潰散了。

「不好意思,第一次施展,有些手生!」余寒咧嘴苦笑,尷尬不已。

在山洞內閉關的時候,藉助大乾坤訣反饋回來的靈氣突破了武魄中期之後,那靈氣依然還有盈餘。

他索性開始催動「五獄觀心術」來凝聚道紋,得到那股恐怖靈力相助,竟然一舉成功,直接凝聚出九條道紋。

但那山河伏魔陣,卻並未進行演練。

此刻是第一次施展,明知道九條道紋不足以支撐山河伏魔陣,所以拼著根基震蕩,強行再次凝聚出兩條道紋,達到了一級陣師的基本條件,這才開始嘗試著布下山河伏魔陣。

只是陣法一道,修鍊實屬不易,否則整個講武堂,也不會沒有幾名陣師了。

所以第一次凝聚陣法,便以失敗告終了。

然而即便如此,郭青荷的臉色卻很難看,這個混蛋當真可惡,害的自己竟然險些放棄了這一年多的堅持,選擇強行突破。

不僅如此,適才自己飛速暴退時候的一舉一動,都被周圍眾人看在眼裡,憑空又給他增添了不少威勢。

所以即便山河伏魔陣沒有凝聚成功,實際上還是對方佔了便宜。

「膽子不第一次就敢在這種場合下凝聚陣法,真可惜,還是失敗了,所以失敗的後果,只能由你自己來承擔了!」郭青荷冷聲道。

她此刻恨不得立刻就將余寒狠狠的踩在腳下,當即冷哼一聲,周身氣息暴漲,就要朝向余寒出手。

就在這時,一道清朗的聲音忽然傳來:「郭青荷,你是老牌的外院精英榜前三強者,早就有希望晉級外院的存在,如此做法,卻有些過了!」

飄逸淡雅的東方靖康方一出現,便帶來了一陣尖叫之聲。

作為精英榜的魁首,東方靖康在外院弟子心目中的地位,絕對是偶像一般的存在。

再加上他俊朗的外貌,更是諸多外院女弟子的夢中情人,因此方一出現,便立刻引起了軒然大波。

「是東方師兄,真帥啊!」不少女弟子紛紛讚歎。

「如果能夠做東方師兄的道侶,哪怕修為一輩子不進步,我也心甘情願了!」更有甚者開始做起無盡的遐想。

郭青荷眉頭一皺,外院三傑,其實也有過交手,不過並不是在明面上,所以東方靖康的實力她十分清楚,的確在自己之上。

只是,他為什麼要幫余寒?

郭青荷的目光落在了余寒的身上,帶著幾分詢問。

周圍眾人看向余寒的目光也變了。

「怪不得他不害怕郭家,更加不害怕郭青荷,原來是有東方師兄作為後盾。」

「這傢伙,看來後台也不弱啊!」

看著周圍那些羨慕的目光,余寒卻苦笑著搖了搖頭,天可憐見,自己和東方靖康才是第二次見面。

或許上一次談的有幾分投機,然而關係,卻並沒有那麼親密,頂多算是普通的朋友罷了!

「東方靖康,你確定要管這個閑事?」郭青荷皺眉,雖然自己修為不及東方靖康,然而相差並不多。

當真生死相鬥,也不是沒有勝的希望。

所以她看向東方靖康的目光,帶著幾分警告。

東方靖康搖了搖頭,有些苦澀的嘆息:「青荷,若是繼續這樣胡攪蠻纏,我會對與你同屬外院三傑而感到羞恥!」

他目光微微眯起,帶著幾分寒意,然後指了指身後的余寒:「我曾經對他說,我和他會成為朋友,當時他不過武魄初期境界,卻並沒有呈現出多大的驚喜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