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 幻想時空小說 >大道誅天 >第三十二章 陣法凝練

第三十二章 陣法凝練

小說:大道誅天| 作者:熱乎冰棍兒| 類別:幻想時空

「我講武堂成立的初衷,便是培養洪荒本土的天才弟子,有朝一日,可扶搖直上,成就巔峰。」首座並未出現,聲音卻清晰傳入到了每個人的耳中。

余寒的雙目卻微微眯起,這首座恐怕話裡有話,是要針對自己了啊!

果然,首座的聲音繼續傳來:「爾等都是洪荒的子民,卻自相殘殺,違背我講武堂本意,全部都應受到處罰!」

「郭青荷!」首座第一個點了郭青荷的名字。

郭青荷急忙低頭行禮。

「你是外院三傑,即將晉陞內院的天才弟子,此刻落了下乘,致使道心不穩,罰你面壁三個月!」

「弟子聽命!」

余寒眉頭微微皺起,首座看似懲罰了郭青荷。

但這三個月的面壁,實在不疼不癢,而且三個月後,正是外院大比之日。

那麼這一個月的面壁對郭青荷來說,絕對算是好事,可以藉助這個機會,穩定住起伏不定的道心。

「東方靖康、陳清揚!」首座的話同樣不容質疑:「你們兩人同樣處罰,可有異議?」

兩人同時點頭,首座是外院至高無上的存在,即便在整個講武堂,也是數得上的高手,他們自然不敢忤逆首座的意思。

「郭純罡和其他三名郭家弟子,主動挑起事端,並且私自對劍閣長老的弟子動手,罪加一等,停發三個月的月供元石!」

元石是一種蘊含著天地靈氣的靈石,像是余寒手裡的天機亂,也是以元石來作為力量源泉的。

而且弟子們修鍊,也要依靠元石,停發三個月的月供,或許並不少,但那是對於普通弟子而言。

對於郭純罡這等世家弟子,卻不會影響到什麼。

余寒心中微微嘆息,首座此舉雖然巧妙,卻過於玩弄權術了,對郭純罡等人的處罰,固然封住了劍閣長老的口,讓他不能繼續替自己出頭。

然而在場誰也不是傻子,這其中的利益關係,自然都可以分析出來,到時候,只怕連他自己的威信,也會受到一絲影響。

「接下來,便是此事的罪魁禍首余寒!」

余寒雙目微眯,該來的,終究還是來了啊!

「作為講武堂弟子,竟然如此心狠手辣,接連擊殺了兩名外院弟子,這等行徑,其心可誅,我以外院首座特令,廢除余寒的修為,將其逐出講武堂!」

「呼」

所有人紛紛感覺到呼吸一滯,外院首座,竟然對余寒做出了這等嚴厲的懲罰!

廢除修為,逐出講武堂!

這等於將他逼上了絕地,一旦失去了修為,郭家如何能夠放過他?

眾人看向余寒的目光,不禁充滿了憐憫。

而余寒的神色,卻沒有半分的抵觸,只是帶著幾分凄然和失望的笑意,自顧的輕輕搖了搖頭。

「首座!此事」劍閣長老心中一緊,踏前一步便要請求首座收回成命!

不料首座根本不給他反對的機會,冷哼道:「夠了!劍塵,本座已經給你一個交代,此子如此狠辣,將來必定會成為我講武堂之禍,若不如此,來日誰來承擔?」

劍閣長老據理力爭:「可是首座,以余寒晉級的速度來看,將來的成就絕對會超過外院三傑,如此天才弟子,怎麼能」

「這是我的決定!」首座的聲音越發嚴厲了起來:「而不是你能夠改變的!」

余寒的臉色卻愈發的淡然了起來,他只是笑了笑,輕輕咳嗽了一聲,便要開口。

然而就在這時,一道聲音忽然傳來。

「如果我非要改變呢?」

聲音的主人同樣沒有現身,但這熟悉的聲音卻讓余寒忍不住渾身一震。

「教書長老!」首座威嚴的聲音緩和了許多,顯然對教書長老十分忌憚。

教書長老的聲音再次傳來:「余寒是我的弟子,你這般做法,我倒是有不同的意見,要不然,我們也來理論一番?」

「他竟然是教書長老的弟子!」郭長老都忍不住臉色一變,這一次,當真小瞧了余寒。

作為長老,他們自然清楚教書長老在講武堂的特殊地位。

可以說縱觀整個講武堂所有的長老中,有將近一半都出自他的門下,只不過卻並不是真正的弟子。

只是或多或少,都受到過他的指點。

然而指點之恩,卻也足夠了!

正因為如此,教書長老絕對是整個講武堂最有地位的人。

因為當今堂主,同樣也是他的門生。

他是講武堂資格最老的一位長老,但卻從未聽說過,他真正收了誰作為弟子。

這麼多年都沒有!

而此刻,他卻說,余寒是我的弟子!

這似乎是一年來,整個講武堂最勁爆的消息了。

所有人都羨慕的看向了余寒,這傢伙,到底何德何能,竟然得到了教書長老的青睞?還破例收為了弟子?

連身為內院弟子的沈東玄,臉色都帶著幾分不敢相信,看向了余寒。

只是他並不知道,此刻余寒的目光卻有些複雜,低頭不知道在想些什麼。

沉默了良久,首座終於開口:「教書長老是我講武堂最德高望重的長老,我們自然相信您會給出一個公平的解釋,既然余寒是您的弟子,那便由您來定奪如何處罰吧!」

外院首座果然不凡,直接將皮球踢給了教書長老,同時言語也說的清楚,教書長老今日若是不處理得當,只怕面子上也說不過去。

然而他卻忘記了教書長老的為人,對於面子,他似乎從未在乎過。

「既然如此,那就由我來定奪了!」教書長老淡笑道:「余寒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