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 幻想時空小說 >大道誅天 >第三十六章 殺血戰

第三十六章 殺血戰

小說:大道誅天| 作者:熱乎冰棍兒| 類別:幻想時空

東方靖康根本不曾想到,余寒竟然會在背後忽然偷襲,摔倒在地的時候十分狼狽,當即轉身質問道。

他倒不是不相信余寒,否則也不會邀請他與自己一同參加任務,只是事情發生的太過突然,讓他有些應接不暇。

然後他看到余寒朝向自己不住的使著眼色。

「哈哈,蠢貨,你以為我是真心實意幫助你嗎?這株血雲芝如此珍貴,足夠我突破到武魄巔峰境界了,要怪,就怪你太容易相信別人了!」余寒獰笑道。

東方靖康恍然大悟,心中暗自讚歎,這傢伙,心思實在是太活絡了。

同時為了配合余寒,硬生生吐出一大口鮮血,指著余寒,斷斷續續的說道:「枉我這般相信你,沒想到你竟然如此待我,毀我經脈,傷我根基,為了便只是那一株血雲芝?」

余寒眼中寒芒乍現,冷哼道:「人為財死鳥為食亡!黃泉路上,你再去講兄弟情面吧!」

一道劍氣從他指尖激射而出,瞬間沒入到了東方靖康的胸口。

「你」東方靖康仰天栽倒在地!

余寒緩緩朝向東方靖康走去:「外院三傑?從今日起,我便是新的外院三傑了!」

他俯下身子,在東方靖康身上摸索著。

「誰?」剛剛一把拉下東方靖康的乾坤袋,余寒臉色驀然一變,身形飄然後退。

與此同時,一道血色光芒瞬息而至,沒入到了他之前所在的地面之上。

余寒嚇了一跳,不是這一擊險些傷到了自己,而是因為它差點洞穿了東方靖康的手臂!

「咦?」

一個驚訝的聲音傳來,隨即,那無邊的濃霧之中,一道身影若隱若現,緩緩走近。

「好警覺的小子!」

余寒看著站在對面停止下來的身影,眉頭緊緊皺起:「你是誰?」

那人伸了伸懶腰,玩味一般的看向了余寒:「小小年紀,倒是心狠手辣,不過你這手段,我倒真是有幾分欣賞!」

隨即目光落在了余寒掌心的乾坤袋上,勾了勾手指道:「主動交過來,我答應你,不僅不會殺你,還會送你一個美好的前程!」

余寒猶豫了片刻,似乎有些不太敢相信:「你到底是誰?」

那人嘿嘿一笑,看著余寒的目光充斥著戲謔:「不知道你有沒有聽說過嗜血小隊!」

「嗜血小隊?」余寒瞬間面如土色,手臂也有些顫抖了起來:「你是嗜血小隊的成員?」

「看來你還不算是孤陋寡聞!我叫血戰,現在,可以將血雲芝送過來了!」血戰哈哈大笑,對於余寒的表現十分滿意。

豈知,余寒卻驀然將乾坤袋舉過頭頂,開口道:「嗜血小隊的聲名,可沒有那麼高尚,只怕我將這血雲芝給你,你立刻就會將我擊殺!」

血戰有些驚訝的看著余寒,嘿然笑道:「警惕性倒是不錯,我答應你,將血雲芝交給我,我決計不會為難你就是了!」

「我如何相信你?」余寒看著有些不耐煩的血戰,補充道:「你若是想要強搶,我立刻就將它毀掉!」

「以你的實力,我根本沒有欺騙你的必要,趁著我心情還算不錯,這是你最後的機會!」血戰淡淡道,臉上的笑容也漸漸失去。

余寒看著眼中已經開始出現殺機的血戰,這才嘆息道:「如此,這一次算我栽了,希望你能履行承諾!」

他緩緩朝向血戰走去,暗暗戒備。

血戰卻是無奈的搖了搖頭,攤開手掌,淡笑道:「多餘!」

看著面前近在咫尺的乾坤袋,血戰臉上的笑容終於再次浮現出來:「很好,這才」

「呼」

光芒一閃即逝,血花乍現!

血戰的身形暴退而出,食指竟是被余寒那道鋒銳的劍氣削掉了小截,劇烈的痛楚傳來!

「很抱歉,我不想給了!」余寒一把將乾坤袋掛在了腰間,同時抽出了背後的長劍!

「你知道,你這是在找死嗎?」感受到指尖鑽心的疼痛,血戰面色扭曲。

一直以來,都是自己在陰別人,可是此刻卻陰溝裡翻船,被一個修為不過是武魄中期的小子削去了一截手指。

如果此事讓兄弟們知道,非要笑話死自己不可。

血戰的眼中殺機爆閃,恐怖的血色光芒蓬然爆發而出,朝向余寒滾滾籠罩了過去。

「山河伏魔陣!」余寒暴喝一聲,掌心忽然出現了二十八條道紋,瞬間朝向四面八方狂涌而去。

與此同時,血戰的頭頂,出現了五座巨大的山峰!

恐怖厚重的氣息迎面而來!

「竟然是陣師?看來還真是小瞧了你!」血戰雙目微眯,感受到了頭頂那座陣法傳遞下來的壓力,嘴角勾起一絲笑容。

好在只是一級陣法,如此的話,還難不住自己!

他掌心光芒閃爍,出現了一把閃爍著血色光芒的斷刃,凌空虛劈!

與此同時,頭頂血芒衝天,一尊血色武魄冉冉升起!

「噬血貂?」余寒雙目微眯,單手猛然壓下。

兩座大山同時碾壓下來,要將血戰鎮壓!

「看你有沒有這個能力!」血戰冷笑連連,頭頂噬血貂仰天長鳴,同時,手中斷刃光芒激蕩,形成一道恐怖的刀芒,劈在了兩座山峰之上。

巨大的山峰虛影一陣搖晃,險些被劈碎!

余寒目光閃爍,果然,清微初期境界的強者,不容易對付啊!

「兩座不行,那就五座齊鎮!」隨著他掌心法印一動,五座山峰同時轉動了方向,帶著瘋狂的碾壓之勢,狠狠朝向血戰的頭頂鎮壓了過去!

「這才有點意思,只不過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