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 幻想時空小說 >大道誅天 >第三十七章 底牌盡出

第三十七章 底牌盡出

小說:大道誅天| 作者:熱乎冰棍兒| 類別:幻想時空

血戰的表情變化,被余寒盡收眼底,心中忽然生出一絲不好的念頭!

「既然你這麼急著送死,那就死了吧!」血戰冰冷的聲音傳來,隨即,他那閃爍著「鎮神」二字的掌心猛地爆開一團光芒。

一道小巧的玉符從掌心分離出來!

「誰生誰死,還不一定!」余寒此刻也發了狠,三道劍氣再次凝聚成型,狠狠一劍斬殺下去,頭頂,一株草武魄瘋狂搖曳,無窮無盡的劍意灌注到了銹劍之中。

「鎮神!」血戰冷哼一聲,玉符脫手飛出,迎上了余寒的劍氣!

「轟」

光芒狠狠炸裂,余寒大口的咳血,劍氣在被那玉符接觸的瞬間,迅速的瓦解!

然後,那道玉符化為一道光芒,直接沒入到了他的胸口!

「死吧!」血戰的嘴角,一抹笑容悄然綻放!

「該死的是你!」余寒猛地咬牙,那尊玉符入體之後,混亂的氣息已經朝向五臟六腑狠狠的掃蕩了開去,讓他渾身不住的顫抖著。

然而他卻清楚,此刻若是不能擊殺血戰,下一刻自己和東方靖康都要死!

他的身形不退反進,瞬間欺近到了血戰面前!

與此同時,掌心出現了一道黑金相間的光輪!

「大乾坤明輪!」余寒的目光閃爍著瘋狂的殺機,那道光輪,被他狠狠拍入到了血戰的胸口。

位置赫然正是之前被東方靖康炸的血肉模糊的傷口!

「蓬」血戰一掌將余寒拍飛了出去,隨即仰天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叫!

胸口處,那道黑金相間的光輪飛速旋轉,將他整個胸膛,全部都絞成了一團血沫!

「轟隆」山河伏魔陣失去了抵擋,轟然降臨下來,將血戰整個鎮壓在了其中。

余寒重重的摔落在地,血戰最後那一掌,幾乎油盡燈枯,並沒有多大的力量。

但是體內被打入的鎮神玉符,此刻卻已經破開了他的肉身,直接來到了丹田的上方,可怕的封鎮力量升騰而出,竟然要將自己的丹田鎮壓住!

余寒臉色大變,他曾經被廢過丹田,這種似成相識的感覺,讓他似乎再次回到了當年那個時候。

「給我滾開!」體內大乾坤訣瘋狂的催動,懸浮在丹田上方的太極圖案綻放出一道道光芒,死死的抵擋住鎮神玉符的侵蝕!

「余寒!」東方靖康終於恢復了一絲,看向此刻痛不欲生的余寒,忍不住一陣愧疚。

看來自己還是低估了這個血戰,本以為,藉助那道偶然得來的「天雷破」,能夠出其不意,一舉將其擊殺。

只是沒想到,對方的生命力竟然如此頑強,如果不是最後余寒大發神威,這一次伏殺,很可能會以自己兩人的隕落告終。

那鎮神玉符沒入余寒體內的時候他看的真切,自己這一身傷勢正是被這道可怕的玉符所傷。

而現在余寒直接被對方以玉符灌注到了體內,東方靖康幾乎可以想像,他此刻承受著多麼巨大的痛苦!

所以他搖搖晃晃的站起身來,朝向余寒走了過去!

「不要過來!」

短短瞬間,余寒的衣衫已經被汗水浸透,額頭上大滴大滴的汗珠滾落在地!

大乾坤訣雖然神秘,然而現在剛剛晉級到人階中品的功法,所以只是支撐了片刻,便被玉符震開!

鎮神玉符,夾雜著恐怖的封鎮力量,終於印在了他的丹田之上!

「呼」

就在余寒痛不欲生之際,他那變異的金色丹田上,所有密密麻麻的紋理忽然轉動了起來。

然後,一條星河橫貫!

璀璨的星芒釋放著一種異常鋒銳的不屈氣息,轟然降臨!

只是一個瞬間就崩滅了鎮神玉符散發的光芒,將其狠狠的鎮壓在了下方!

余寒的身體終於恢復了平靜,丹田處,一陣暖洋洋的感覺傳來,四肢百骸舒坦之極,傷勢也在這一刻恢復了不少。

「這金色的丹田果然不凡,竟然能夠催動那條星河,將鎮神玉符鎮壓了!」余寒長長鬆了口氣,心有餘悸。

好在擁有這般變態的丹田,否則的話,這一下足以要了自己的命。

「好險啊!」他看了東方靖康一眼,苦笑道:「東方師兄,貌似這一次,是被你坑了呢!」

東方靖康眼中的苦澀比他還要重,搖頭嘆息道:「余寒,這一次當真對不住你,是我沒有準備充分,險些害了你!」

余寒揮了揮手,撇嘴道:「先不要說了,把傷勢恢復一些,這樣的狀態,恐怕沒辦法回去了!」

他自己倒是好說,丹田最後一刻反哺過來的那股氣流,不僅平復了被攪亂的真氣,連同五臟六腑的傷勢也恢復了小半。

雖然並未痊癒,卻比東方靖康的情況好了許多。

東方靖康也不矯情,指了指余寒腰間的乾坤袋說道:「那裡面有丹藥!」

服下了丹藥之後,兩人的傷勢恢復更加迅速了幾分,余寒已經好了七七,不得不說,經過丹田重生之後,身體的恢復能力也強橫了不少。

東方靖康也恢復了將近三成,臉色稍微紅潤了一些。

他一聲不吭,在余寒不解的目光中站起身來,走到了被山河伏魔陣碾壓成一堆碎肉的血戰旁邊,雙目微微有些泛紅。

「妹妹,哥哥終於為你報仇了,從今以後,你可以安息了!」

東方靖康緩緩閉上了雙目,兩行清淚緩緩流淌。

余寒也站起身來,沒有去打擾他,只是站在了旁邊,感受著東方靖康氣息的波動,心中也忍不住微微嘆了口氣。

「鏘」

就在這時,余寒背後的銹劍忽然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