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 幻想時空小說 >大道誅天 >第三十八章 鎮神玉符

第三十八章 鎮神玉符

小說:大道誅天| 作者:熱乎冰棍兒| 類別:幻想時空

余寒的嘴角帶著淡淡的笑容,即便對方的修為比自己強過太多,然而他的笑容,卻顯得無比輕鬆,甚至帶著幾分玩味。

血怒眼見著一個小小的武魄中期,竟然敢對自己如此輕視,眼中殺機更盛。

「不得不說,你的淡定讓我很欣賞,但是你的表情,也讓我很生氣,所以,還是死吧!」他周身的氣息漸漸升騰而起。

帶動周圍的落葉,都簌簌捲起,繞著他的身體紛飛,周圍的氣息一瞬間冰冷了下來。

感覺到對面那股龐大的壓力,余寒眼中的笑容終於消散。

掌心一動,黝黑的天機亂赫然出現在手中:「很遺憾,你說的話,我不太贊同呢!我還是因為你死會比較好一點!」

余寒終於觸動了天機亂!

然後,在血怒近乎驚恐的目光中,天機亂那密密麻麻的孔洞,有一大片黑芒激射而出,鋪天蓋地,好像是暗夜裡,一群驚起的鳥群。

「不!」血怒臉色大變,此刻他才終於看清楚,這小子手中的那件黝黑的條形盒子,竟是已經失傳了許久的天機亂。

那是一個只在傳說中出現的凶兵啊!

天機亂下,從不留活口。

這便是對這件凶兵最直接的評價!

「生死盾!」血怒催動渾身真氣,在身前凝聚了一道血色光盾,不敢有絲毫的保留,近乎全部真氣都灌注到了其中。

然而,一切都是枉然,那一片黑色光芒,像是降臨下來的夜幕,只是一個瞬間,便將血怒連同他所凝聚出來的生死盾整個吞沒了。

「咔嚓!」

天機亂上,那七顆流轉著光芒的元石,在催動了這一擊之後,所有的靈氣都被抽空了,變成了灰白色,上面布滿了密密麻麻的裂紋。

「蓬」黑色的盒子直接在余寒的掌心爆開!

余寒悶哼一聲,身形倒飛而出,仰天噴出一大口鮮血。

這便是天機亂的反震之力!

上面刻畫了密密麻麻的陣紋,真是因為這些陣紋的力量,才得以讓其發揮出可怕的力量。

然而一旦催動了那一擊之後,天機亂便會自動毀掉。

余寒自然清楚這一點。

只是爆炸的力量實在太恐怖了,饒是他早有準備,依然傷勢不輕。

看著身上如同乞丐一般變成布條的衣衫,余寒忍不住搖頭苦笑。

此刻的他顯得凄慘無比,身上的皮外傷也很嚴重,被凌厲的勁風切割出無數大大小小的傷口。

轉頭看了一眼已經化為一堆碎肉的血怒,余寒終於鬆了口氣。

雖然浪費了天機亂這唯一的一次攻擊,然而他卻並不覺得吃虧,像是血怒這等強者,以自己此刻的狀態來看,不禁算不上是浪費,反而足夠幸運了。

咬牙爬起身來,劇烈的痛楚讓他的嘴角忍不住抽搐了幾下。

「得找個地方療傷才行!」他四下看了一眼:「這種狀態,怕是不足以應付接下來的情況變化啊!」

他踉踉蹌蹌的走在山路之上,心中也有些擔憂,十萬大山的妖獸隨處可見,此刻若是遇到一兩隻,即便是一級妖獸,也夠自己喝一壺的了。

好在還算是比較幸運,只是走了不過半個時辰,便看到了山腰處一個隱蔽的石洞。

「這裡還算是不錯,洞口沒有腳印和妖獸留下的痕迹,應該不是它們的巢穴!」四下打量了一眼,略微放下心來,閃身便鑽入了進去。

石洞內十分寬敞,周圍有幾處孔洞折射下來一些陽光,使得洞內並不十分漆黑。

「倒是很清靜,不過如果有人找過來,的確算不上是安全,還是小心一些為好!」余寒的心思十分細膩。

為了確保自身的安全,他在石壁上的一處凹陷又打通了僅容一人坐立的小洞,閃身便鑽了進去。

又扯下石洞內垂落下來的青藤遮住洞口,這樣一來,如果不仔細查看,根本就發現不了此處別有洞天。

「得儘快療傷了,好在之前在東方靖康那裡順了幾顆丹藥,應該足夠了!」他取出一隻白玉**,倒出兩顆碧綠色的丹藥,一口氣全部都吞入到了口中。

丹藥入口即化,化為一股暖流,瞬間便涌遍全身,受傷的經脈得到藥力的輔助,恢復得十分迅速。

余寒心中稍微安定了一些,同時也開始運轉大乾坤訣,不斷配合著藥力恢復傷勢。

也不知過了多久,余寒忽然眉頭一皺,驀然睜開雙目,耳邊傳來一陣陣凌亂的腳步聲。

「有人來了!」他收斂了氣息,透過青藤的縫隙朝外瞧去。

此刻天色已經漸晚,那幾處孔洞漏下來的光芒十分暗淡,視線也模糊,只是隱約看見一道瘦小的身影,從洞口閃爍了進來。

「是個女的?」余寒皺起了眉頭。

那是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女,長發及腰,瀑布般的散落在背後,精緻的面孔帶著幾分清冷,好像冰山雪蓮一般,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。

少女的臉色十分蒼白,嘴角還掛著一絲血跡,冰藍色的長裙破開了好幾條口子,如果不是用手扯住,雪白的肌膚便再也遮掩不住。

她四下看了一眼,發現周圍並沒有危險的氣息,這才稍微鬆了口氣,同時鬆開了扯著衣服的玉手。

肩膀上已經被切斷的長裙立刻就滑落下來,露出一大片雪白晶瑩的肌膚,連同胸前的光景,也時隱時現。

余寒瞪大雙目,呼吸也在這一刻急促了起來。

當下心中大驚,急忙平復了一下心情,暗道好險,此刻若是被發現,自己肯定是被當成偷窺狂了。

他努力不去看那少女的身體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