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 幻想時空小說 >大道誅天 >第三十九章 大五行法印

第三十九章 大五行法印

小說:大道誅天| 作者:熱乎冰棍兒| 類別:幻想時空

大五行法印,是教書長老傳授自己的一套無上神通,而教書長老能夠將其與大乾坤訣和石壁浮屠相提並論,足可見其不凡之處。

大五行法印一共分為五層,第一層便是凝聚土印,然後依據五行相生,才是金印、水印、木印和火印。

修鍊出一道法印,等於是玄階下品的神通,教書長老也明確說過,隨著法印的不斷疊加,似乎這套神通的品級,也會相應的增加。

「那就先凝聚土印吧!」余寒指尖微動,二十八條道紋在身前不斷交織,形成一個簡單的陣法,籠罩在洞口。

這並不是什麼防禦或者是攻擊的陣法,而是陣法之中最簡單的隔絕陣法,將他的氣息全部都隔絕在了其中,以免修鍊時候真氣外泄,被那少女發覺。

做完了準備工作,余寒這才開始依照大五行法印的運轉方式,全力催動大乾坤訣,開始凝聚土印。

大乾坤訣包羅萬象,雖然此刻因為功法的品級尚低,強度上還差了不少,但其中所蘊含的屬性和氣息,卻堪稱龐雜。

土屬性自然也囊括在了其中,余寒此刻要做的就是從大乾坤訣中汲取土屬性真氣,然後凝聚出土印。

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,余寒的雙手抱圓,兩手之間,一輪尺許方圓的光印已經開始初具模樣。

「大乾坤訣的力量,似乎還有一些不太足夠啊!既然如此,只能從周圍汲取土屬性本源了!」余寒眉頭一緊。

體內象徵著大乾坤訣的陰陽光輪從頭頂升起,隨同光輪一起出現的,還有一株小草。

小草懸浮在了大乾坤訣的上方,二者的氣息相互連通在了一起,然後飛速旋轉了起來。

周圍都是堅硬的石壁,有著濃郁的土屬性本源,此刻一株草武魄與大乾坤訣相互配合,周圍的土屬性本源,開始源源不斷的被他汲取到了體內。

然後隨著經脈的運轉,從掌心迸發而出,融入到了雙手之間的那道光印之中。

不知過了多久,感受到即將成型的土印,余寒嘴角露出一絲笑容:「這種方法果然可行,既然如此,那便成型吧!」

「嗡」

一道道無形的波紋朝向外面擴散了出去,他明顯感覺到了周圍的石壁開始震蕩。

面前出現了一道土黃色的光印,流轉著厚重精純的氣息。

「這便是土印嗎?果然好強大的力量啊!」余寒心中一動,土印嗡鳴不已,直接納入到了體內。

然後懸浮在了丹田的下方,佔據一個方位。

與此同時,武魄和陰陽光輪也同時收回到了體內,回到了屬於自己的位置。

如今余寒的丹田可以說是精彩紛呈。

金黃色的丹田本就是異類,加上上面懸浮著太極光輪,下面懸浮著土印,繼續往上還有一條星河橫貫。

而那條劍意星河上面,更有一株小草懶洋洋的懸浮在那裡。

見到這一幕的余寒都忍不住苦笑著搖頭。

這一次修鍊,似乎已經過去了很長時間,石洞內已經開始明亮了起來!

「竟然用了一整夜的時間,也不知道那少女怎麼樣了?」透過青藤的縫隙,余寒的目光朝外看去。

原本少女所坐的位置空空如也,那宛若工藝品般精緻無暇的少女,竟然不知何時已經離開了。

余寒嘆息了一聲,不過這樣也好,如果少女還在這裡,自己說不定會更加尷尬。

想到此處,便撤去了陣法,將青藤拉開,閃身跳躍了下來。

余寒舒服的伸了一個懶腰,活動了一下有些發麻的身體,一面嘆息道:「縮在裡面一整夜,的確不太美妙啊!」

陽光順著孔洞灑落下來,少女換下的長裙還留在那裡,散發著淡淡的香氣。

「這麼長時間過去,也不知道東方靖康怎麼樣了!」想到東方靖康,余寒心中一動,這傢伙找不到自己,不知道會不會離開。

一念至此,邁步朝向洞口走去!

洞口被青藤遮住了。

想來是少女離開的時候,為了避免此處被別人發現,這才弄出了這麼一出。

「女人的心事,還真是難以捉摸!」余寒搖了搖頭,伸手胡亂的將青藤扒拉開,邁步就走了出去。

然而,他的身形剛剛從石洞之中邁出,便看到面前不足丈余處,一道纖細的身影站立在那裡,瞪大那雙寶石般美麗的眸子,一眨不眨的正盯著自己。

她的手裡,還抓著幾隻鮮紅欲滴的果子。

「糟了!她竟然沒有走,適才是去找吃的東西了!」看到對面那張完美無瑕的俏臉,余寒臉色微微一變,心裡暗暗發苦。

幸好他反應還算是不慢,躬身朝向少女行了一禮道:「在下不知道此處是姑娘的住所,無意間闖入進來,冒犯之罪,還請姑娘見諒,既然姑娘已經歸來,在下也不便久留,告辭了!」

余寒一臉正氣的朝向少女微微一禮,硬著頭皮從少女的身旁走過,朝向山下走去。

他越走越快,讓那氣息冰冷的少女也忍不住露出有些疑惑的目光,然後搖了搖頭,轉身朝向石洞內走去。

「奇怪的人!」少女口中淡淡的說道。

然而她剛剛進入石洞,目光便落在了對面石壁上,那些被拉斷的青藤上,更是看到那個僅容一人坐在其中的洞口。

「吧嗒!」少女手裡的果子掉落在地上。

她白皙的臉蛋上,一抹羞紅瞬間涌到了耳根!

與此同時,森寒的殺機以她為中心,朝向四周狠狠的激蕩了開去,身形幾乎瞬間消失在了原地,朝向洞口外余寒離開的方向追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