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 幻想時空小說 >大道誅天 >第四十三章 血海潮生

第四十三章 血海潮生

小說:大道誅天| 作者:熱乎冰棍兒| 類別:幻想時空

「子魚學姐,你該不會在這個時候落井下石吧!」余寒忍不住苦著臉說道,一面不住的後退。

子魚冰冷的俏臉不帶絲毫的表情,就那麼平靜的看著余寒:「我說過,你必須要死!」

「可你也不能過河拆橋啊!剛剛如果不是我,你也不一定能堅持下來!」余寒揮手道。

「你若不封印我的修為,我能抵擋!」她一步步朝向余寒走近。

然後看著余寒眼中那越來越強烈的恐懼,子魚眼中閃過一絲濃濃的失望。

余寒的臉色,此刻已經蒼白一片,嘴角也忍不住有些抽搐了起來。

這種表現,著實讓子魚之前對他與怨靈對峙時候的不屈意志,再次產生了懷疑。

所以,她玉手探出,指尖鋒銳的劍氣開始激蕩!

「血海」余寒伸手指向子魚的背後,倒吸了一口涼氣。

子魚皺眉回頭,同時也愣住了。

她的背後,原本就是那道血線的位置,但是隨著余寒喝退了那些怨靈,那道血線也隨之消失了。

然而此刻,出現在子魚眼前的,卻是一片血紅色的驚濤駭浪。

那是一片紅色的海洋,幾乎席捲了半邊天際,滾滾朝向這邊拍打了過來。

原來余寒之前的表情,是看到了這片血海,而不是因為害怕了自己。

「看來,你暫時還是不能殺我!」余寒喃喃道:「這血海很厲害,你看那些飛濺過來的海水,連同這麼多年沒有腐蝕的城牆,都被灼穿了!」

子魚黛眉微蹙,果然,血海那飛濺在斷壁殘垣上面的水珠,直接將那一片片青石穿透。

這血海之水,竟然帶著恐怖的腐蝕性。

兩人的血肉之軀,若是沾染上一絲,只怕便會立刻被融化。

「還不快走!」子魚耳旁傳來余寒那如夢初醒的聲音。

隨即玉手一緊,已經被余寒拉住,朝向後方飛奔了過去。

像是爆發了海嘯一般,那血紅色的海洋不斷的沸騰,朝向這邊狂涌而來,似乎要將這片淹沒的古城全部都吞噬一般。

「那血海,是殺氣,不屬於古城的原著居民,應該是白起的氣息!」子魚不著痕迹的甩開余寒的手臂,淡淡的開口。

余寒不以為意,點頭表示認同:「當年白起雖然勝利了,但也同樣損失不那血海,應該就是隕落在這裡的荒帝軍!」

「古城居民可以凝聚出怨氣,那些荒帝軍同樣也一樣!」

子魚聞言不禁補充道:「而且他們有組織,衝殺的時候很有規律,血海之中,似乎有一股力量在操控著他們一樣,那應該是白起封印在這裡的戰意!」

子魚看著余寒有些疑惑的目光,繼續說道:「白起是他們的軍魂,看來,他也不願意這些戰士埋骨他鄉,便封印了自己的戰意在此,卻沒想到,凝聚了他的戰意,那些逝去的荒帝軍,竟然會化為這等龐然大物!」

余寒聞言不由得也是臉色大變,血海不斷朝向這邊吞沒過來,然後他看到,那條怨靈組成的亮線再次出現。

只是相比於血海而言,這道亮線顯得十分渺小。

兩股力量相互對撞在了一處。

看似不起眼的亮線,卻硬生生的抵擋住了血海的沖刷,阻止住了它的繼續侵蝕。

「焚我殘軀,護我城池!」嘹亮的聲音響起,像是奏響了一曲末日黃昏的悲愴戰歌!

「我們快些離開!」兩人迅速的朝向遠處飛逃,明顯能夠感覺到,怨靈絕對不會是血海的對手。

所以他們必須要儘快找到安全的地方!

同時余寒心中也生出一絲不忍,一定是自己適才與那怨靈對峙的時候,那股氣息勾起了沉睡中的白起戰意。

然後才化為血海,要繼承生前的遺願,將這片古城夷為平地!

「這裡,或許逃不掉了!」子魚微微嘆了口氣,周圍全部都是古城的範圍,那血海,勢必要將這裡淹沒的。

所以他們兩個,應該是出不去了!

余寒剛要開口,眼前卻忽然一亮,同時嘴角有一抹笑容勾勒出來:「也不一定,我們到前面去看看!」

前方有一座古樓,已經倒塌了一半,周圍的石牆上,同樣布滿了被殺伐的痕迹。

然而比起那些殘破的城樓,卻完整了太多!

余寒看到了這座古樓之所以驚訝,並非是因為它完整,而是這座古樓的石牆上,刻滿了一種玄奧的紋理。

那是道紋。

古樓外,竟然刻畫了一道陣法!

思量之間,兩道身影已經落在了古樓的門口。

朱紅的大門已經黯淡了太多,門板裂開了一條條密密麻麻的裂紋,腐蝕也十分嚴重。

不過這片古城被埋在此處那麼久,連石牆都有些風化了。

那些民房搭建用的木頭,早就變成了飛灰,不復存在。

而這扇大門依然還在,足可見這座陣法的不凡。

余寒回頭看了一眼已經被血海壓制的怨靈長河,皺眉道:「這座古樓,曾經應該是一處重地,所以被布下了陣法!」

「陣法?」子魚忽然想起,余寒曾經用陣法對付自己的事情,立刻相信了幾分。

「不錯!」余寒點頭:「只是這座陣法很強大,以我現在的陣法水平,不一定就能夠將其激活,勝算不大!」

「總歸要試一試的!」子魚的話非常簡潔,她似乎很不願意說廢話。

余寒看了她一眼,微微嘆了口氣:「我們這便進入其中,不過一旦發生難以預估的變化,必須立刻離開!」

「逃不掉的!」子魚說道。

余寒深深的看著她精緻的面孔:「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