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 幻想時空小說 >大道誅天 >第四十五章 神壇

第四十五章 神壇

小說:大道誅天| 作者:熱乎冰棍兒| 類別:幻想時空

戀上你看書網630bookla,大道誅天最新章節!

急速飛行之中,子魚輕輕擺脫了余寒的大手。

「天無絕人之路,我們真的可以活著!」余寒尷尬的一笑,有一搭沒一搭的說道。

「如果可以平安離開,我會殺你!」子魚的話,此刻似乎沒有多少殺傷力。

事實上,她有很多次機會殺了余寒,然而卻始終沒有。

余寒並未點破,而是轉移話題道:「適才那位前輩提及神壇的時候,表情似乎有些變化,我們這一行,或許並不平靜。」

「你害怕了?」子魚反問,漆黑的眸子帶著幾分譏誚。

余寒搖頭,然後笑道:「我只是害怕,沒有來得及死在你的手裡!」

說完這句話之後,他的速度再次加快了幾分,將子魚甩在了身後。

子魚的目光,看著余寒肩膀那一大片血紅之色,貝齒輕輕一咬,終究還是快步跟了上去。

他們足足前進了將近一個小時,這才停止住了腳步。

「這裡,竟然還別有洞天!」余寒倒吸了一口涼氣。

處在一大片斷壁殘垣之中的,是一座宮殿,當然,那是以前的時候。

而此刻,已經倒塌了!

中心處,有一座祭壇,還未走近,便有一股太古的久遠氣息撲面而來。

而且,那股力量似乎形成一層保護層,將方圓百餘丈的範圍全部都保護了起來。

祭壇旁邊,有四尊石像分列兩側,高達五六米,手持兵器,十分威武。

「祭壇是一個種族的信仰,充滿著神奇的力量!」子魚開口,同時抬頭看向十餘米高度的祭壇,目光深邃。

祭壇兩側有兩行台階,直通頂部,整座古城之中,這裡或許是唯一沒有損毀的建築。

能夠保存這麼久,足可見其神奇之處。

「那位前輩說,這裡應該能夠找到離開的路,不過似乎,也沒有什麼出奇的地方!」祭壇周圍已經沒有什麼東西了。

除了一些散落的骸骨之外,十分空曠。

而且適才余寒已經以心神掃視了一眼,並未發現道紋的氣息,應該不會有陣法存在。

「我們上去看看!」子魚指了指祭壇兩側的石階。

余寒點了點頭,兩人緩步而行,祭壇傳遞出來的守護力量並沒有對他們產生抵觸,而是放任他們走進了自身的範圍。

周圍那股古樸的力量愈發的濃郁起來。

「鏘——」

銹劍預警,發出一聲鏗鏘的劍鳴,余寒眉頭一皺,心生警惕。

「咔嚓咔嚓!」一連串清脆的聲音,在這片靜謐的空間內,讓人毛骨悚然。

兩人同時停住了腳步,瞪大雙目。

守護在祭壇兩側的四尊石像,脖子竟然開始來回扭動了起來。

隨著不斷的扭動,那清脆的聲音不斷傳來。

與此同時,四尊石像的手臂,身體,劇烈的顫抖著,碎石隨著他們身體的顫抖,簌簌掉落在地。

原本顯得有些陳舊的石人,在褪去了一層石皮之後,周身都泛起了一層淡金色的光芒。

「呼——」

一名石人猛地一拳轟殺過來,拳風冷冽,帶動周圍的天地大勢,恐怖之極。

「三劍合一!」感覺到這可怕的一拳,余寒不敢有半分保留,三道劍意瞬間擰成一股,化為一道丈余長度的劍罡,狠狠劈斬!

與此同時,子魚指尖轉動,冰寒的劍氣轟然逆卷出去。

「轟——」

合兩人的攻擊,全力催動之下,方才將那尊石人逼得接連倒退數步。

而與此同時,倒退出去的石人再次動作,笨重的身軀並未影響到他的速度,朝向兩人殺伐過去。

好在其他三尊石人並沒有同時動手,否則的話,兩人根本就抵擋不住。

「這四尊石人,每一尊都有清微後期的實力,你一個也打不過!」子魚打擊道。

余寒不屑的撇了撇嘴:「再厲害也是死物,總歸會有辦法的!」

「多餘!」子魚淡淡的說了一句,嬌軀立刻化為一道清影,劍氣在她指尖凝聚成為一道恐怖的劍罡,驀然橫掃。

石人再次被震退,不過這一次,只是退出了一步,便再次沖了上來。

這是余寒第一次見到子魚真正意義上的出手,那道劍氣在她手中,像是活過來了一般。

除了清微中期的修為之外,子魚的實力,絕對非同小可。

不過此刻的子魚並不輕鬆,石人刀槍不入,根本就不懼怕她的劍氣,即便被劍氣擊中,外表也只是出現一道淺淺的白痕。

子魚眉頭愈發的皺了起來,如此下去,只怕自己真氣消耗乾淨,也無法擊潰對方。

她雙目微眯,一面遊走戰鬥,不再與石人硬拼,一面思索著應對之法。

余寒也沒有閑著。

這石像,分明就是真正的石像,用最普通的青石雕刻而成,然而卻能夠發動攻擊。

這其中一定包含著什麼機關,否則石人的力量從何而來?

心神突破到了二獄境界之後,余寒的感知變得愈發靈敏起來,他目光如電,不斷在石人身上掃視。

「在那裡!」

石人雖然渾身上下都散發著一層淡淡的光芒,然而青石表面卻展露無疑,上面並未刻畫出道紋,這一點余寒能夠看清楚。

唯獨他的右眼,似乎有些不太一樣。

甚至與左眼也有一些差距。

相比於左眼的獃滯無神,石人的右眼上面布滿了密密麻麻的紋理!

「是道紋!」余寒心中微微一動。

雖然看不透道紋的品級,然而找到了事情的關鍵,那就好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