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 幻想時空小說 >大道誅天 >第四十六章 血殺

第四十六章 血殺

小說:大道誅天| 作者:熱乎冰棍兒| 類別:幻想時空

「滋」好像是燒紅的鐵塊投入水中一樣。

鎮神玉符釋放出來的光芒,在接觸到那顆眼球的瞬間,發出一陣劇烈的灼燒。

刻滿道紋的眼球不斷冒出白眼,想要脫離開鎮神玉符的籠罩,然而卻被那道光芒死死的鎮壓住,無法動彈分毫。

「鎮神玉符,果然是鎮壓道紋的神物,可以直接封印心神,看來這才是它最主要的能力!」余寒心中一動,對鎮神玉符愈發的了解起來。

那枚眼球左突右支,不斷的被鎮神玉符煉化,並不安分!

「給我煉化了吧!」余寒咬牙堅持住,催動鎮神玉符的力量,消磨著眼球。

失去了眼球的支撐,缺少了一條臂膀的石人一動不動的站在那裡,再無法進行攻擊,這也給余寒減輕了不小的壓力。

余寒清楚,這或許是自己唯一的機會。

子魚的傷勢不知道怎麼樣了,清微後期強者的全力一擊,絕對不是那麼容易抵擋的。

但是此刻他已經無暇顧及,如果被這枚眼球逃走,那麼憑他和已經重傷的子魚,將會一敗塗地!

「嗡」被困在鎮神玉符下面的那枚眼球,忽然間光芒大作,瘋狂的顫抖了起來。

與此同時,一股暴虐的氣息朝向四面八方激蕩了開來。

只是一個瞬間,鎮神玉符的力量便被撕碎了!

余寒臉色大變,瞳孔猛地收縮,一朵絢麗的煙花在眼前炸裂。

這枚眼球,在無法躲避開余寒的鎮壓之後,竟然選擇了自爆。

隨著巨大的爆炸之聲響起,可怕的力量直接將余寒淹沒在了其中。

「余寒」子魚嘴角依然掛著嫣紅的血跡,冰冷的眸子乍現出一抹柔和,口中喃喃道。

余寒渾身上下,都被一股暴虐的力量牽扯著,即將被撕碎。

然而就在這時,他眉心處,那道隱沒在體內的印記浮現而出。

嫣紅的印記,一瞬間光芒大盛,竟是化為一道光罩,將余寒籠罩在了其中。

隨後,穿透了那股爆炸力量的阻隔,朝向地面墜落下去。

余寒張口噴出大口大口的鮮血,渾身一陣酸痛:「這一次,還真是危險啊!」

好在那枚印記還有這等守護的作用,否則的話,自己絕對難逃一劫。

「噗通」他的身體,直接跌落在了子魚的旁邊,然後朝向子魚揮了揮手:「子魚學姐,還真是同病相憐啊!」

子魚輕輕哼了一聲,別過頭去。

「不過,還有三尊石像呢,我們兩個,似乎不太樂觀!」余寒只能轉移了話題。

子魚這種冷淡的態度已經讓他習慣了,所以並不覺得如何。

聽到余寒的話,子魚黛眉微微皺起,目光有些掙扎。

余寒知道,她的體內,封印著一把可怕的長劍,在封印還未完全解開的時候,便可以抗衡鎮神玉符。

這把劍的品級,絕對達到了恐怖的層次。

所以見到子魚此刻的目光,他心中便有所猜測,子魚或許要動用自己的底牌了。

然而,就在兩人各有所思之際。

原本平靜的祭壇,忽然有隱約的光芒閃爍,祭壇的最頂端,有一道光束衝天飛起,一直朝向天穹之上射出。

天穹似乎都被破開了一般,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孔洞。

有無數道血紅色的光芒從那孔洞之中流淌下來,形成一道血色光芒,從九天之上蜿蜒而下,直接沒入到了被兩人擊潰的石人頭頂。

然後,在兩人驚訝而又苦澀的目光中,石人掉落在地上的手臂猛地飛起,伴隨著一陣咔嚓咔嚓清脆的聲響,竟然再次接續在了身體上。

而失去了那枚眼球的右眼,也同樣被血色光芒充斥!

「我靠,不會吧!」余寒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。

血色光芒漸漸散去,那尊石人被擊碎的右眼,竟然回復如初龐大的身軀晃動了兩下,渾身精芒閃爍。

「這似乎不太合乎規矩啊!」余寒的嘴角忍不住抽搐著。

兩人拼著重傷才幹掉了一尊石人,可是人家頃刻間便再次恢復了過來,這完全就是要將他們抹殺在此處的節奏啊。

只不過,石人恢復之後,並未朝向兩人攻擊,而是退回到了之前所處的位置,與其他三尊石像一起,光芒漸漸暗淡了下去。

再次化為普通的石像,連氣息也消散了。

余寒與子魚相視一眼,紛紛鬆了口氣。

祭壇上面的光芒,還在持續連同著天穹,然後隨著石人歸位,漸漸縮回。

一隻金黃色的酒樽,出現在了那裡。

與此同時,一股濃濃的香氣傳來,酒樽微微傾斜,裡面似乎有一抹七彩霞光閃爍的液體緩緩流淌。

「賜神液!」清朗的聲音在兩人耳旁響起。

「這是打敗石人的獎勵!能夠在這裡出現,絕對不是凡品!」余寒直接取出從丹室得到的那枚玉**,將裡面的丹藥倒了出來!

身形閃爍,因為隨著酒樽的傾斜,有一滴晶瑩的液體,滴落下來。

好像是一抹七彩琉璃的折射,這一滴液體,閃爍著七彩光芒,一股精純的靈氣瀰漫而出。

這一次,連子魚也忍不住側目起來。

余寒手臂一動,那滴液體準確的落入到了白玉**中。

然後抬頭看向酒樽,嘿嘿笑道:「看在我們費了這麼大力氣的份兒上,再來一滴!」

「刷!」

酒樽似乎聽懂了余寒的話一般,又有一滴晶瑩的七彩液體滴落下來。

「我先幫你收著,一會兒再給你!」余寒轉頭看向沒有走過來的子魚說道。

子魚淡淡的看了他一眼,口中輕哼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