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 幻想時空小說 >大道誅天 >第四十七章 又見摘魄

第四十七章 又見摘魄

小說:大道誅天| 作者:熱乎冰棍兒| 類別:幻想時空

「還是那麼果斷啊!」血殺淡淡一笑,指尖輕彈,光芒蓬然爆發,兩隻拳頭,全部都包裹在一團血紅色的光芒之中。

「我倒是要看看,重傷之下的你,還能堅持多久!」他嘴角勾起一絲冷笑,沒有著急與子魚硬拼,拳芒鋪張開一片區域,將子魚籠罩在了其中。

兩人的戰鬥,因為血殺的故意拖延,一時間陷入到了焦灼狀態。

子魚很清楚自己此刻的狀態,若是這般僵持下去,最後敗亡的絕對是自己。

然而卻沒有辦法,這個血殺實在是太狡猾了。

當初她接下了誅殺嗜血小隊的任務,一路追殺血殺,兩人經歷了大大小小十餘次的戰鬥。

單純從實力來看,血殺比起自己略遜一籌。

可是每一次他都能夠從容逃脫,反而在最後一次交手時,突施詭計偷襲自己。

以至於受了不輕的傷勢,逃到了石洞內,也就有了後來見到余寒的一幕幕。

如今他鐵了心要耗盡自己的真氣,所以招式之間綿綿密密,根本不給自己變招和思索的機會,將自己拖入到了他的節奏之中。

這份心機,讓子魚生出一絲無力的感覺,只能暫時與之周旋,暗中尋找突破口。

而此刻,余寒與晨鐘之間的戰鬥,也進入到了白熱化的階段。

從開始戰鬥的那一刻起,晨鐘原本以為,憑藉自己武魄巔峰境界的修為,絕對能夠力克對方,迅速的解決戰鬥。

只是方一交手,便徹底的讓他震驚了。

余寒的手段,已經達到足以與自己抗衡的地步,不過是區區一個武魄中期,卻硬生生的逼得自己不斷掀開手中的底牌。

「轟」

劇烈的爆炸聲中,兩人的身形一觸即分,踉蹌著後退。

「真是不錯的劍術,只是可惜,不是玄階的神通,否則的話,想要殺你還真是困難啊!」晨鐘淡淡的說道,眸子里划過一道冷芒。

余寒無所謂的看了他一眼:「是什麼品階的神通不要緊,能殺你,就夠了!」

「是嗎?那就讓你見識一下,我仙門的手段吧!」晨鐘的臉色一下子凝重了起來,與此同時,他掌心一動,帶動周圍的虛空,也產生了陣陣波動。

「仙門?」余寒雙目微微眯起,眼見著晨鐘身上的氣息越來越濃重,心神卻陷入到了沉思之中。

「嗜血小隊,果然與仙門有關係,怪不得能夠在講武堂的無數次截殺之中安然脫身。」想到這裡,余寒嘴角勾起一絲冰冷。

「還真是無孔不入啊!」

「神仙照!」晨鐘的眼中精芒爆閃,口中輕輕喝道。

與此同時,他雙手緩緩上揚,掌心之上,一輪驕陽浮現而出,被他托著不斷的朝向上方舉起。

恐怖的氣息讓余寒雙目微微眯起:「玄階下品神通?」

「玄階下品,你們講武堂或許有幾部,然而以你的修為,卻根本沒有資格修行,所以很遺憾,那就死吧!」晨鐘冷笑道。

隨即,頭頂那輪驕陽,開始綻放出一道道炙熱的光芒,朝向余寒籠罩了過去。

「好可怕的灼燒力量,一旦被擊中,絕對無法倖免!」余寒不斷的後退。

只是那片眩目的光芒如影隨形,根本不給他絲毫的機會,勢必要將其鎮壓。

「你說的不錯,講武堂的玄階神通不多,然而很不幸,我手裡正好有一部,所以誰生誰死,或許還不一定!」余寒的目光帶著幾分玩味。

與此同時,他左手緩緩托起,一道土黃色的光印緩緩成型。

一瞬間,厚重的氣息朝向四面八方擴散,光印釋放出來的氣息波動,立刻就將神仙照的氣息死死的抵擋住。

晨鐘臉色一變,臉色陰沉了下來,咬牙道:「真是好運氣,竟然連玄階神通都會,只是,這玄階下品神通,也分為三六九等,如此,那就看看誰的能更勝一籌吧!」

話音落,他腳下接連踏出,身形朝向余寒俯衝過去。

同時,雙手托起的那輪驕陽,狠狠朝向余寒砸落下去。

「大五行法印土印!」余寒口中輕輕念道,一掌拍出,土印凌空旋轉,厚重的氣息,似乎要將周圍的虛空都壓塌了。

「好可怕的力量!」余寒也忍不住瞳孔微縮,玄階神通,在力量所能夠達到的程度上,竟然比黃階上品神通強過了不知多少倍。

那是天與地的區別,力量上得到了升華。

這是他第一次施展大五行法印,所綻放出來的力量,卻堪稱恐怖。

半空中,土黃色的法印與那輪光芒四溢的驕陽相互對撞在了一處。

針尖對麥芒,兩股截然不同的力量,不斷交匯、撞擊、散落。

「轟隆隆」散碎的真氣餘波朝向四周擴散,地面都是一陣飛沙走石。

「轟」

隨著一聲震天的轟鳴之聲響徹,兩道身影紛紛倒飛了出去。

這一次,余寒退出了七八步,而晨鐘足足退出了十餘步,嘴角也沁出了一絲血跡。

高下立判!

「竟然將晨鐘碾壓了!」一旁一直用餘光暗暗關注這邊的血殺也忍不住臉色微微一變。

「子魚,我倒是小看了你的眼光,這隻螻蟻,還真是不錯!」血殺淡淡的說道,看向余寒的目光,卻充斥著殺機。

子魚催動體內的冰寒劍氣,面對血殺的碾壓絲毫不落下風,聽到血殺的聲音,這才輕哼道:「至少比你強多了!」

「你就嘴硬吧!不過,也堅持不了多久了!」血殺臉色陰沉了下去,拳芒如電,再次增加了幾分威勢。

子魚感覺到了鋪天蓋地的壓力,也不敢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