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 幻想時空小說 >大道誅天 >第四十八章 連你也不要走了!

第四十八章 連你也不要走了!

小說:大道誅天| 作者:熱乎冰棍兒| 類別:幻想時空

「摘魄!」看著余寒嘴角蔓延開來的瘋狂,連同血殺在內,都忍不住震驚!

他們都知道摘魄的後果,不是任何人能夠承擔得起的。

然而他卻做出了這樣的選擇!

子魚眸子里的冰封,終於在此刻寸寸瓦解,貝齒緊咬,輕輕的呢喃:「為什麼這麼傻呀!」

那株草,被余寒握在了掌心,也是在這一刻,可怕的毀滅氣息朝向四周無形的擴散。

所有人都知道,摘魄以後,武魄與肉身兩立,一身修為已經廢了。

可是他們都不知道的是,余寒這已經不再是第一次摘魄了!

第一次,因為余飛被仙門重傷,余家的尊嚴被踐踏,所以他選擇了摘魄。

而這一次,同樣是面對仙門弟子,他再次選擇了摘魄!

唯一不同的是,上一次他抱著必死的信念,沒有想過以後。

但這一次,他擁有足夠的底氣。

這是他一直都隱藏著的一招,沒有人知道,重新凝聚出武魄之後,這株小草武魄,可以承受住摘魄的一擊。

不僅如此,一株草武魄與體內劍意星河,還有那神秘的丹田相互連通,三位一體,即便此刻將武魄摘落下來,依然沒有斷去聯繫。

所以此刻的摘魄,算是他最大的底牌,一招兩敗俱傷的神通。

這一點,只有他自己知道。

一株草武魄在手,余寒的氣息,一瞬間可吞天地!

眸子里燃燒著熊熊戰火,嘴角帶著瘋狂的殺機,玩味一般的看著驚駭無比的晨鐘:「這便是仙門和我講武堂的差距,即便知道這一招,你們卻永遠都不敢用!」

「所以死的不會是我,而是你!」

那株小草,終於在余寒的催動之下,狠狠的劈斬而出,羸弱的草莖似乎弱不禁風,然而就在劈出的那一刻,鋒銳無匹的劍氣直透雲霄。

那是一股不屈,面對著任何力量,都勢必斬破的不屈!

可怕的劍意融合成為一道巨大的劍罡,形成一株小草的虛影,從半空中劈落而下!

六角星芒被那株小草的虛影狠狠的碾壓在了下方,不斷發出一聲聲讓人毛骨悚然的刺耳之聲。

「咔嚓!」一聲清脆的聲響傳來!

晨鐘驀然色變,頭頂大星武魄瘋狂的激蕩出一道璀璨的星芒,源源不斷的力量灌注到了六角星芒之中,想要以此來抵擋住余寒的這一擊。

「擋不住的!」余寒淡淡的說道。

那株小草的虛影再度碾壓!

六角星芒光芒搖曳,終於支撐不住,被那小草虛影之中蘊含的無上劍意劈斬成了靡粉。

「轟」光芒狠狠的炸裂了開去。

那株小草虛影,在劈碎了六角星芒之後,再次斬落在了晨鐘頭頂的那顆大星之上。

然後,可怕的氣息崩滅了周圍所有的抵抗力量。

那顆明亮的大星上,出現了一道道細密的裂紋,繼而響起了清脆的聲音,所有的裂紋漸漸擴散了開去。

「蓬」

終於,那顆大星武魄再也無法抵擋住摘魄的力量,炸開了漫天光芒!

晨鐘仰天噴出一大口鮮血,身體倒飛而出,重重的撞在了一尊石像上,委頓在地。

所有的光芒漸漸消失了,余寒微微鬆開了握住武魄的手,任由那株小草緩緩升上了天空。

他臉色蒼白如紙,眼耳鼻喉全部滲出了斑斑血跡。

雖然可以施展摘魄,不需要擔心武魄的損毀,然而摘魄對武魄的傷害,卻是實打實的,所以在一擊擊潰了晨鐘之後,余寒本身也遭到了嚴重的反噬。

「好狠的手段,竟然連命都不要了,還真是捨得啊!」血殺暗暗咬牙。

原本以為,晨鐘的出手,從一定程度上,能夠碾壓余寒。

而落入下風的余寒,也勢必會讓子魚分心。

這個少女實在太厲害了,即便此刻受傷,他依然沒有完全的把握,所以晨鐘是他給子魚布下的一個局。

只是沒想到,一個叫做余寒的小子,破開了這個局。

他目光之中流轉著強橫的殺機,淡淡的掃了余寒一眼,冷笑道:「只是,殺了晨鐘,你也改變不了這一戰的後果!」

「因為她,不是我的對手,所以你們兩個,都會給晨鐘陪葬!」

話音落,血殺的氣息,愈發的濃重了起來,他的頭頂,出現了一桿長槍,那是他的武魄,強橫霸道的氣息從那武魄之中流淌出來。

「終於要拚命了嗎?」子魚擔憂的看了余寒一眼,心中卻突兀的一緊。

戰鬥了這麼久,自己一直苦苦支撐,如今傷勢已經十分嚴重,估計抵擋不了幾招。

而且因為之前的消耗,實力大打折扣,此刻決戰,反倒是對自己不利了。

只是她沒有其他的選擇。

眼見著血殺的氣息越發的可怕起來,子魚不敢繼續分心,一道道冰寒之力繞體疾走。

與此同時,頭頂綻放出冰藍色的光芒。

一隻藍色的鳳凰仰頭髮出一聲嘹亮的鳳鳴!

這不僅僅是一隻鳳凰,鳳凰的背後,還坐著一道人影。

那是子魚自己!

還是變異武魄,這是余寒第一次看到子魚的武魄,同時也感覺到了這尊武魄的強橫!

「武魄倒是不錯,只是已經來不及了!霸王一怒滅蒼生」

血殺頭頂的長槍武魄,不斷擴散出一道道妖異的血紅色光芒。

那些光芒所過之處,溫度降低到了極點。

不同於子魚的是,這股冰寒之中,帶著一股嗜血肅殺的氣息。

「殺」

隨著血殺一聲斷喝,恐怖的槍芒直接飆射而出,那股殺戮的氣息,將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