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 幻想時空小說 >大道誅天 >第五十一章 新精英榜

第五十一章 新精英榜

小說:大道誅天| 作者:熱乎冰棍兒| 類別:幻想時空

「果然,還真是姍姍來遲啊!」郭青荷雙目微眯,終於看到了余寒,讓她心中大定。

終於他還是來了,如此,這次大比才有意義。

與此同時,余寒與丁進的身影,出現在了擂台旁邊。

然而他們卻並未立刻登上擂台,而是在一旁停住了腳步。

郭長老眼中的殺機一閃即逝,嘴角也勾起一絲冰冷的笑容。

「你終於來了啊,真是一個棘手的小傢伙,不過今日,你可沒有那麼好運了,要知道,為了對付你,我足足準備了三個月呢!」

「他是新精英榜排名第七的弟子,名叫余寒。他身旁那個更是了不得,是劍閣長老的關門弟子!」旁邊有一名長老解釋道。

首座點頭,余寒他是認識的,教書長老的那個關門弟子。

也正是因為他,自己在外門的威嚴損失了一些。

「竟是劍閣長老的關門弟子嗎?」有些平時不怎麼出來的長老,還不知道最近風聲鵲起的余寒,反而更加關注做為劍閣長老的關門弟子的丁進。

「你這老傢伙,什麼時候也開始收弟子了?」一名長老笑著朝向劍閣長老問道。

劍閣長老方要開口,他身旁的郭長老卻忍不住笑道:「劍閣長老的這名弟子可不簡單呢,武魄更是了不得。」

劍閣長老聞言不禁眉頭一皺,不過卻沒有開口。

這個問題上,他實在不願意對牛彈琴,所以目光落在了余寒和丁進的身上。

「終於功成出關了嗎?還以為你趕不上了呢!」

他懸著的心也終於放了下來,再不理會旁邊長老們的議論。

「你暫時不宜衝上去!」余寒轉頭朝著丁進說道:「雖然突破到了武魄中期,但以此刻的情況,那些世家們都已經聚集在了一起,你自己一個人不是他們的對手。」

丁進也點了點頭道:「我等到快要塵埃落定的時候,再去挑戰那個傢伙!」

他的手指向了郭家所在擂台上的一道身影,那個是郭飛,當初抓住自己的就是他,這個仇,一定是要報回來的。

丁進握緊的拳頭微微鬆開,朝向余寒問道:「你要哪一座擂台?」

「拔毛也不能由著一隻羊的身上來,雖然我和郭家的仇恨比你還要大,但既然你選擇了,那這個機會就給你!」

余寒伸手指向了一座擂台,目光閃爍:「我就選陳家吧!」

然後補充道:「左右陳戰也會與我一戰的,還不如佔了他們陳家的一座擂台,也省的便宜了他們。」

丁進點了點頭:「加油,希望我們可以聯手踏上精英榜。」

說出這句話的時候,他出奇的平靜。

而此時,郭純罡等人終於加入到了爭奪擂台的戰鬥之中。

余寒目光落在了郭純罡的身上,他選擇的擂台,正是郭家被戚征帶領平民弟子佔領的那一座。

「他的修為,果然又有精進,看來這三個月,也沒有閑著。」余寒微微點頭。

郭純罡身上爆發出來的氣息,明顯要比之前更加強橫了幾分。

「戚征不是他的對手,這一戰的結果,應該很明顯了!」余寒搖了搖頭。

對於戚征的身份,他心裡實際上還是非常認同的,以平民弟子做到了這一步,的確不容易。

只是可惜,他遇到了郭純罡。

兩人的交手,還是在第九招的時候結束。

戚征的胸口被郭純罡掃中,凌空噴出一大口鮮血,跌落下了擂台。

隨即他身後的那些平民弟子,也紛紛被從擂台上趕了下來。

戚征臉色蒼白,有些懊惱的搖了搖頭,卻看了身旁的一眾平民弟子一眼,嘿然道:「沒關係,我們還年輕,這一次不行,下一次再來就是了。」

然後,他竟然將目光落在了余寒的身上,沒有開口,只是輕輕點了點頭。

余寒微微一笑。

戚征的意思他懂,這就足夠了。

「我也要上去了!」他轉身朝向丁進說了一舉,身形一閃,朝向陳家所在的一座擂台上撲去。

陳家除了精英榜排名第三的陳清揚之外,排名第四的陳西歸也是,除此之外,還有諸多優秀的弟子。

比如此刻守在另一座擂台的陳玉清,也是新一代突破到武魄中期境界的弟子,而且已經被陳家內定為新一代陳家的領軍人物。

所以這兩座擂台,應該都不會有什麼問題。

當然,那是他們沒有考慮到一個可能。

余寒會選擇他們陳家。

所以那道白色身影悄然站立在擂台上的時候,陳家弟子紛紛臉色大變。

廖青衫此刻已經站穩了腳跟,從陳家口中硬生生的奪取了一做擂台。

索性他們之前佔據了三個,此刻還剩下兩個,倒是不會有什麼問題。

然而余寒卻來了,而且再次將目標選定了陳家。

「還沒有去找你,你卻主動送上門了,還真是得來全不費工夫啊!」陳玉清雙目微眯著看向了余寒。

余寒的目光根本沒有在他身上停留片刻,只是輕輕掃了一眼周圍陳家的二十多名弟子,搖頭道:「人,還是少了一點!」

「那就試一試吧,大家一起出手!」

面對余寒,陳玉清也不敢大意,揮手之間,二十餘道身影紛紛朝向余寒撲殺了過去。

余寒眉頭一閃:「竟然有殺機!」

他們要下殺手!

「鏘」銹劍出鞘,一抹森寒的劍芒浮現而出。

那無數道籠罩過來光芒之中,余寒劍氣橫掃,硬生生的將那鋪天蓋地的可怕氣勁劈開一道縫隙,身形也從那包圍之中跳躍了出來。

「就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