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 幻想時空小說 >大道誅天 >第五十四章 陰謀連連

第五十四章 陰謀連連

小說:大道誅天| 作者:熱乎冰棍兒| 類別:幻想時空

「暴血丹!」劍閣長老豁然站起身來,臉色十分難看。

「郭長老,你可知這暴血丹的作用?即便郭興能夠憑藉此丹擊敗余寒,這個弟子也廢掉了!」劍閣長老的臉色十分嚴肅。

「劍塵!」郭長老臉色鐵青,冷哼道:「請注意你的言辭!郭興在台上,我如何知道他要使用暴血丹?」

「暴血丹在講武堂已經禁用,就是怕弟子們因為意氣之爭從而誤入歧途,現在除了世家,根本不再有暴血丹存在,而且世家的管制也特別嚴格,如果沒有你的允許,他如何能夠得到此丹?」劍閣長老分毫不讓。

郭長老雖然資格不如劍閣長老,然而到了現在這種狀態,也針鋒相對起來:「說話要講究事實根據,憑你自己的臆測就認定是事實了嗎?劍閣長老什麼時候如此強勢了?」

「你」劍閣長老臉色難看。

「夠了!」一直沒有開口的首座終於冷喝道:「如此大比之日,你們兩個長老先吵了起來,成何體統!」

他目光在兩人身上一一掃過,繼續說道:「我一開始就說過,這次大比,沒有任何規則可言,郭興雖然服用了暴血丹,然而並不算是違規,此事就此作罷吧!」

劍閣長老目光一滯,嘴角露出一絲無奈的笑容,搖頭嘆息道:「此事,我會向堂主稟明一切!」

首座眼中寒芒一閃即逝,然後說道:「那便由得你!」

就在幾位長老爭執之時,場上的郭興已經仰頭將暴血丹吞入了進去。

他的臉色開始劇烈的扭曲起來,那是強烈的痛楚所致。

與此同時,郭興周身的氣息劇烈瘋漲,竟然直接破開了武魄中期的壁障,突破到了武魄後期的境界。

余寒帶著幾分憐憫看向郭興,輕輕搖頭:「值得嗎?」

郭興咬牙抬起頭,目光死死的注視著余寒,他的嘴角露出一絲瘋狂:「殺了你,就都值得了!」

「給我死」

怒吼聲中,郭興幾乎是貼著地皮朝向余寒俯衝了過去,帶動周圍可怕的氣息,一道五六丈長度的巨大氣芒,朝向余寒當頭斬落。

「太沖!」

劍意神蓮再次出現,那朵蓮花緩緩懸浮,玄妙的氣息內內斂其中。

「劍意化形?這余寒,當真了不得!」一眾長老這邊,終於有人忍不住驚呼。

劍意,對於每一名劍修來說,絕對是了不起的財富。

有些人終其一生只怕都無法修鍊出劍意。

因為那是劍道的本質。

超越了劍道和神通的存在。

廖青衫初涉劍意,便已經被講武堂重視。

然而這個余寒,竟然達到了劍意化形的地步,單純從這個角度相比,整個講武堂,甚至將長老都包括在內,也很少有人能夠做到。

那朵看似孱弱的劍意神蓮,在半空中與郭興的氣芒相互對撞。

然後在所有人不可思議的目光中,一道裂痕從那道氣芒上出現,又急速蔓延,終於不堪重負,轟然破碎!

郭興目光閃爍:「怪不得能夠殺我哥哥,你的手段還真是厲害!」

「只是可惜,今日我破釜沉舟,不會給你留下任何機會!」

他雙手結印,恐怖的氣息在雙手之間不斷匯聚,然後形成一片明亮的彩霞,絢麗的光芒朝向四面八方灑落。

「紫霞三擊!」

冰冷的聲音在郭興口中響起。

「這是黃階上品的神通,是郭家壓箱底的神通之一,威力無窮,三擊之間相互疊加,力量成倍暴漲,余寒這次只怕危險了!」一些了解郭家神通的弟子忍不住嘆息。

「如果余寒突破了武魄後期,或許還有一拼之力,這次」

很多人開始替余寒惋惜不已,畢竟從實力上來看,余寒的實力絕對要超過之前的丁進。

眼見著那道霞光化為三道波紋,朝向自己蕩漾過來,余寒眉頭微微皺起。

「不錯的神通,只是想要用它來勝我,還是有點不夠啊!」余寒淡淡的聲音響起,朝向郭興搖頭道:「忘了告訴你,殺你哥哥的時候是武魄中期,而那個時候,我才不過是武魄初期而已!」

「三劍合一!」

他背後的銹劍終於出鞘,一輪太極光輪激蕩而出。

太陰與太陽兩套劍術神通同時催動,繼而在這道光輪下面,出現了一朵劍意神蓮。

那是太沖劍意的輔助。

三套劍術相互疊加在一起,使得這一招的力量,已經無限接近於玄階神通。

陰陽劍輪在劍意神蓮的帶動之下冉冉升起,與那霞所化的三道波紋相互對撞在了一處!

「蓬」

第一道波紋轟然破碎,陰陽劍輪微微顫抖。

然後,第二道波紋瞬息而至,陰陽劍輪狠狠一震,再次將其擊碎。

「第三擊!」郭興幾乎怒吼著說出這三個字。

紫霞三擊是郭長老交給自己最強大的神通之一,如今全力催動出來,無匹的力量瘋狂的流淌。

尤其是第三擊,相當於三倍力量的疊加,與經過前兩擊消磨的陰陽劍輪狠狠對撞在了一處!

「轟」爆炸之聲響起,恐怖的光浪朝向周圍擴散。

郭興臉色一陣蒼白,望著被光芒遮住的余寒,嘴角勾起一絲笑容。

「余寒,再見了!」

他張口噴出一大口鮮血,一股疲倦襲來。

然而就在這一刻,一道身影從眩目的光芒之中衝出,瞬間便衝到了他的面前。

冰冷的劍鋒抵在胸口,伴隨著余寒冷漠的殺機,讓郭興臉色再次蒼白了幾分。

但他嘴角卻勾起一絲解脫的笑意,看向余寒的目光也帶著幾分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