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 幻想時空小說 >大道誅天 >第五十五章 兩凰真火印

第五十五章 兩凰真火印

小說:大道誅天| 作者:熱乎冰棍兒| 類別:幻想時空

余寒眉頭微微一皺,從丁進的情況來看,竟然當真沒有認輸的跡象,這傢伙是要做什麼?

「余寒,抱歉了!可我不能永遠生活在你的光環之下啊!」丁進微笑著看向陳戰,心中暗暗道:「師尊說你身上背負了許多,但你沒有告訴我,我知道你不是不信任我,而太了解我,然而我也想幫你啊,這個陳戰,會是你最後的對手,希望我可以為你掀開他的一張底牌吧!」

丁進渾身起息暴漲,他的頭頂,那隻公雞武魄再次出現。

此刻丁進的這隻公雞武魄,渾身上下已經鍍上了一層金色,愈發的顯現出了不凡。

陳戰雙目微微眯起,看著丁進頭頂的武魄道:「好奇怪的武魄!」

「稍後,你會更加體會到他的不凡!」丁進嘴角咧開一絲笑容。

「憑你?」陳戰玩味一般的看向了丁進:「差太多了!」

「那就試試吧!」丁進的臉色一下子凝重了起來,他的眸子里,有兩簇火焰在跳動。

「兩凰真火印!」

他雙手緩緩抬起,掌心各自出現了一團金黃色的光球,冉冉升起。

陳戰也逐漸收起了笑容,此刻丁進身上釋放出來的氣息,竟然帶給他一絲壓力。

他眉頭微微皺起,不可思議的看向丁進。

「我說過,你會更加體會到它的不凡,現在就試試吧!」

丁進的雙手,終於舉過了頭頂,那隻公雞武魄渾身都綻放出可怕的金黃色光華,神聖的氣息流轉不定。

與此同時,掌心已經放大到一米方圓的金黃色光球,轟然炸響。

兩聲清亮的鳳鳴響徹!

火凰盤桓,強大的氣息讓丁進臉色一瞬間蒼白如紙。

以他此刻武魄中期的實力,只能夠操控一凰真火印,然而此刻強行催動了兩隻火凰,對丁進來說,承受著巨大的壓力。

一縷鮮血從嘴角流淌了下來。

「丁進!」余寒嘴角抽搐,他自然知道,丁進為什麼這樣做,心中也淌過一絲暖流。

「從今以後,便是兄弟!」他口中喃喃道。

「這小子,瘋了嗎?」劍閣長老忍不住也握緊了拳頭,眼中滿是擔憂之色。

他的身旁,首座的眉頭終於皺了起來:「這孩子的武魄竟然是一隻鳳凰,只是經過了變異,方才化為了公雞的形狀!」

丁進的情況,被他一語點破。

所有長老看向劍閣長老的目光都變化了,鳳凰是獸魄中的極品,僅次於龍魄的存在,這等弟子前途不可限量。

劍閣長老這次真的撿到寶了。

臉色最難看的便是郭長老了,之前還嘲笑丁進武魄的他,此刻像是被人狠狠打了一巴掌似的,咬牙不已。

決戰台上,丁進的氣息已經迸發到了極點,那恐怖的氣息,更是讓一眾外院弟子都議論紛紛。

之前還質疑丁進的實力不足以支撐他晉級前五的那些人紛紛閉嘴。

因為這一招的力量,實在太過巨大了,經此一戰,即便失敗,也再無人敢輕視丁進。

陳戰的臉色低沉的可怕,他目光一眨不眨的注視著丁進,雙目微微泛起了精芒:「真是不錯的神通,竟然達到了玄階下品!」

「殺!」隨著兩隻火凰成型,丁進幾乎要承受不住那股劇烈的反噬之力。

張口噴出一大口鮮血,雙手同時朝向陳戰拍去。

兩隻火凰,夾雜著無窮無盡的炙熱能量,似乎要將陳戰徹底的湮滅在其中。

「能逼我用出這一招,你足以自傲了!」陳戰的頭頂,一團漆黑冉冉升起,那是他的武魄。

然後那團沒有任何形狀的武魄緩緩變化形狀,化為一把閃爍著森寒光芒的漆黑戰刀。

「這是萬化魄」余寒眉頭微微一皺:「陳戰,你還真是不錯呢!不過你最好祈禱,不要太過分,否則的話,恐怕事情就不會有那麼簡單了。」

「斬紅塵」

陳戰的口中,輕輕吐出三個字。

與此同時,頭頂那把戰刀武魄凌空飛旋,驀然一刀斬出!

可怕的刀芒翻卷著激蕩而出,滾滾蔓延,所過之處,所有的氣息全部都被劈開了。

「這一招」余寒淡淡的看著那道巨大的刀罡,眼底有一抹驚訝浮現出來:「雖然只是黃階下品,然而以武魄後期的力量催動出來,足以與丁進抗衡!」

刀罡所過之處,與兩隻火凰相互抵觸在一起,針鋒相對。

劇烈的震蕩之中,丁進大口的咳血。

「不是神通不行,還是實力太弱了啊!」他有些疲憊的目光帶著幾分不甘。

強行催動這一招,已經耗費了全部真氣,同時體內也遭到了震蕩,如今陳戰的這一招直接選擇了與他正面對抗,從而進入到了僵持狀態。

這種情況下,丁進無疑比陳戰差了太多。

只是僵持了片刻,兩隻火凰終於悲鳴一聲,轟然破碎了。

丁進無力的倒飛了出去,摔落在決戰台上,連動手指的力氣都沒有了。

然而雖然結果依舊是以失敗告終,但是近日一戰丁進的表現,將會成為目前為止最大的亮點。

「蓬」

陳戰的身形,重重的降落在他身旁,抬腳踏在了他的胸口上。

「想要逼出我的底牌給余寒看嗎?你還真是夠義氣啊,只是很可惜,這還不是我的底牌呢!」陳戰踩住丁進的右腳捻了捻。

然後轉頭看向了眼中殺機閃爍的余寒,諷刺道:「你是不是很想殺我?只是可惜,你永遠都不會有這個機會了。」

他右腳再次移動,踩在了丁進的臉上。

羞辱!

這一次,連劍閣長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