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 幻想時空小說 >大道誅天 >第五十九章 五方雷霆陣

第五十九章 五方雷霆陣

小說:大道誅天| 作者:熱乎冰棍兒| 類別:幻想時空

那柄大劍,凌空懸浮,帶動著周圍的空間都開始產生了微微扭曲,宏大浩瀚的破滅之氣充斥在周圍。

余寒眉頭一皺,首當其衝的他,對這一招的感覺最為強烈。

那柄大劍還未攻擊下來,可怕的毀滅性氣息便已經透體而入。

「真是恐怖啊!」

他緩緩探出右手,四十六條道紋迅速的幻滅,相互交織在了一處。

「余寒還要用陣法嗎?山河伏魔陣明顯抵擋不住這一劍的攻擊,這是黔驢技窮了嗎?」下面觀戰的丁進都忍不住擔憂起來。

「陣法或許可以壓制普通的武魄後期境界強者,然而很可惜,我並不普通!」頭頂那把大劍綻放出一道道璀璨的劍芒,映襯著陳清揚的身形有一種說不出的神聖。

「這招一劍誅仙,是陳家壓箱底的絕學,據說是當年一名仙門強者留下來的,威力無窮,沒想到陳清揚竟然修行成功了!」廖青衫也忍不住目光閃爍。

「余寒能夠走到這一步已經實屬不易,以他武魄中期的實力,擁有這等戰績,即便接不下這一招,也足以自傲了,畢竟他的時間還長!」戚征也搖頭嘆息。

很顯然,所有人都不看好余寒。

尤其是陳戰,看著余寒開始構建陣法,他的忍不住搖頭,眼中有一抹失望一閃即逝:「余寒,這便是你所有的底牌嗎?還真是無趣啊!」

「受死吧!」

此刻的陳清揚,雙手虛抱合攏,狠狠朝向下方劈下。

那道巨大的劍芒,伴隨著他手臂落下,凌空帶起一蓬可怕的誅滅之力,將余寒籠罩在了其中。

「就憑這一招想要殺我,還差得遠呢!」余寒的嘴角終於咧開一絲笑容。

隨即,掌心羅織出來的道紋,終於成型!

「五方雷霆陣!」清朗的聲音在他口中響起。

然後,以他的周身為中心,噼里啪啦的電火花繚繞不定,越來越多的雷電之力蜿蜒往複,繼而停留在了他的掌心。

一顆足有尺余直徑的雷球,在他手中凝結出來,上面纏繞著可怕的雷電,充斥著暴虐的氣息。

「本來是要留給陳戰的,既然你這麼著急要幹掉我,那就先來體會一下吧!」余寒的嘴角,勾起一絲莫名的冰冷,拖住雷球的手臂平推而出!

那圓形的雷球,就在脫離手臂的那一刻,化為一道手臂粗細的巨大雷電,將整個決戰台都鍍上了一層銀白之色。

「你們是否還記得,早年時期,教書長老曾經憑空幻化出一道巨大的電芒,從而一舉擊潰了仙門強者?」看著那道巨大的閃電,首座也忍不住目光閃爍道。

他旁邊,陳長老與郭長老同時點頭,心底湧起一絲苦澀:「沒想到,他竟然連這等高難度的陣法都能夠構建出來,這道雷電,只怕已經達到了武魄後期的巔峰了,陳清揚,不是他的對手!」

在余寒和陳清揚之間,粗大的雷電與宏大劍氣兩相碰撞到了一起。

針尖對麥芒!

可怕的的氣息朝向四周狠狠掀了出去。

地面的青石板紛紛碎裂,席捲了滿天都是!

在那混亂的氣流之中,兩道身影朝後跌退了出去。

余寒踉蹌著飛退,嘴角有一絲血跡沁出,一直退出了十餘步距離,方才穩住身形。

然而他卻並未停止,眼中的光芒一閃即逝,腳下一踏地面,身法展開,鑽入到了那股暴虐的混亂氣流之中。

陳清揚的身體,整個橫飛了出去,雙臂率先遭到了強大的震蕩,齊齊骨折。

隨即身體重重的摔落在地,繚繞著噼里啪啦的電火花在身體上閃爍不定,每一次閃現,都讓他的身體狠狠的抽搐一下。

「這座陣法,不好對付!」陳戰眉頭微微皺起,看向余寒的目光也多了幾分驚艷:「你果然沒有讓我失望,看來要對付你,所有的底牌都藏不住了!」

與此同時,丁進終於鬆了口氣,隨即苦笑連連:「余寒這個傢伙,你永遠都不知道他最後一刻會帶給你怎樣的驚喜!」

「那是因為他懂得隱忍,這是你要學習的東西!」劍閣長老的聲音傳來。

丁進重重的點頭。

余寒的身形出現在了陳清揚的面前,嘴角的血跡早已經被他擦拭乾凈,就在他面前蹲了下來。

「從你上台的那一刻,其實就想要置我於死地,然而我卻不清楚,是誰給了你們這麼大的勇氣!」他淡淡的開口。

陳清揚眼中閃過一抹決然,冷哼一聲,一句話也不肯說。

余寒輕輕一笑:「我也沒想過要讓你說出來,郭長老和你們陳家的長老沒有這個能耐,能夠這樣做,還不怕教書長老怪罪的,恐怕也只有首座了吧?」

陳清揚渾身一震,不可思議的看向了余寒。

「你卑鄙!」他臉色大變,伴隨著沉重的傷勢,一瞬間蒼白如紙。

余寒伸手在他肩膀輕輕拍了拍,用一種憐憫的目光看向了他:「論到卑鄙,誰又能比的過你們呢?對付我一個區區武魄中期的外院弟子,首座、長老,包括你們這些精英榜上的傢伙,無所不用其極,我真的很想問你們一句,到底是為了什麼?」

他輕輕搖頭:「所以我不會動你,接下來的事情,你自己去向首座解釋吧,看看他是否相信不是你告的密?」

陳清揚轉頭看向了首座,赫然發現首座看向自己的目光,已經是殺機乍現,一股徹骨的冰寒從心底浮現出來。

「算你狠!這一次我認栽了,害人終害己,完全是我自作自受!」他有些自嘲的說道。

「那就下去吧!」余寒站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