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 幻想時空小說 >大道誅天 >第六十章 天才之戰

第六十章 天才之戰

小說:大道誅天| 作者:熱乎冰棍兒| 類別:幻想時空

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,這一戰,即便他們只是觀戰者,依然如同置身其中,會忍不住隨著兩人的一舉一動而緊張。

看著陳戰頭頂的劍魄,余寒雙目微微眯起,多麼熟悉的氣息啊!

然而此刻,卻已經不再是自己的武魄了!

思量之間,他的頭頂,那株小草冉冉升起,在半空中懸浮。

纖細的草莖顯得羸弱不堪,然而面對著劍魄帶來的鋒銳威壓,卻沒有落下絲毫的氣勢。

翠綠的葉子已經沾染上了幾道金色的絲線,每一次隨風擺動,都會綻放出無窮的劍意。

不同於陳戰頭頂劍魄綻放出來的那種吹彈可破的鋒銳。

那株小草的氣息,看似柔弱淡然,卻蘊含著一股不屈的意志,鋒芒內斂!

「只是一株草嗎?」不少曾經暗嘆自己沒有好的資質,武魄品級太低的弟子不由得羞愧的低下頭去。

論到武魄的品級,還有比一株草武魄更低的嗎?

然而它的主人,卻一路過關斬將,達到了最頂峰!

「化劍!」

即便所有人都看輕了余寒的武魄,陳戰卻不會,因為他深切感覺到過這股氣息。

口中輕喝一聲,一指點出,劍氣在指尖激射而出,鋒銳的劍芒肆虐而出!

只是最普通的一擊,第一次出手,陳戰依然只是試探!

論到修為,余寒僅僅是武魄中期,比自己低上一個等級,但是通過之前的一場場比試來看,他絕對不是普通的武魄中期。

「繞指柔!」

余寒心念一動,掌心一道翠綠的光芒一閃即逝,在半空中猶如飄蕩的絲絛,迎著那道劍氣對撞了過去。

這不是招式,只是余寒靈機一動,以武魄為基礎催動出來的一招化形攻擊,與陳戰的這一擊有著異曲同工之妙。

劍氣和那道小草的虛影對撞在了一處。

並未發生激烈的碰撞,就在兩道光芒相互接觸的瞬間,那株小草虛影,直接纏繞在了劍氣之上。

陳戰臉色微微一變,那柔弱的小草,在纏繞上自己的劍氣之後,竟然一舉將這道劍氣綻放出來的氣息壓制了下去。

「爆」

他輕喝一聲,劍氣蓬然爆炸開來,連同纏繞在劍身上的小草虛影一起,化為靡粉。

兩道身影同時後退,這一招,雙方都只是試探,並未用出各自的神通,拼了一個旗鼓相當!

「不錯,看來還是小瞧了你!」陳戰淡淡一笑,頭頂武魄再次變化,之前的鋒銳氣息,迅速轉化為無匹的霸氣。

刀芒冷冽,在他面前,也出現了一道刀罡!

「斬紅塵」隨著陳戰輕輕喝出這三個字,兩人之間的戰鬥,終於在這一刻真正的爆發。

「三劍合一,陰陽輪盤!」

三道劍氣,在半空中凝聚,化為一尊飛速旋轉的輪盤,太陰、太陽、太沖三道劍意充斥在其中,化為一股可怕的力量。

刀罡與陰陽輪盤交織在一起,相互消磨,發出一陣陣刺耳的摩擦之聲,讓人不寒而慄!

「轟」

恐怖的爆炸之聲響徹,劇烈的波動朝向四面八方擴散。

余寒的身形朝後跌退而出,臉色一陣蒼白。

陳戰卻僅僅退後了散步,臉上閃過一絲玩味,看向了余寒:「這一次,你才是手下敗將!」

「被震退了嗎?」不少人暗暗替余寒捏了一把冷汗。

「不過是武魄中期而已,你們還天真的以為,余寒會是陳戰的對手嗎?」之前被余寒擊敗的陳西歸咬牙切齒的說道。

他的傷勢已經恢復了不少,看向余寒的目光充滿著怨毒。

只是此刻,他已經沒有擊敗余寒的實力,所以心中暗暗祈禱陳戰能夠替自己報仇。

「是啊!」眾人這才恍然,余寒還只是武魄中期而已,心中忍不住嘆息:「可是,就這樣失敗了嗎?」

余寒緩緩抬頭,淡淡的迎上了陳戰的目光:「現在說手下敗將,還太早了一些!」

「五方雷霆陣!」

他掌心光芒電閃,一條條道紋迅速交織,周身被一團散亂暴虐的電光包裹在了其中。

「又是這座陣法嗎?用過一次,還想用第二次?註定你不可能會成功!」陳戰淡淡的笑道。

「早就猜到你可以突破到陣師,這一招,就是特意為你準備的!」

「混世!」

頭頂,萬化魄再次變化,那隻八隻手臂的魔王虛影出現在眾人面前。

「那就試試吧!」余寒微微開口,手臂粗細的雷電蜿蜒著朝向陳戰轟擊了過去。

「鎮殺!」

八隻手臂的魔王渾身狠狠一振,八條手臂齊齊震蕩,狠狠的朝向那道閃電拍擊了過來!

「蓬」

雷電暴虐的氣息,直接將最先接觸的那道手臂炸成了靡粉,繼而又是第二條手臂,也轟然碎裂。

「好強大,之前陳清揚敗得太快了,這座陣法的氣息都沒有來得及感受到!」一名弟子目光閃爍道,同時也生出了一絲希望。

「余寒,加油啊」

接連五條手臂,全部都被那道雷電擊潰了,在陳戰的面前,只剩下了三條,然而他的臉上,卻沒有分毫的緊張。

余寒雙目微眯,那些被雷電擊碎的手臂並沒有完全消散,而是化為黑色的霧氣,懸浮在周圍。

而且,這些黑色的霧氣,似乎帶有一種黏性,附著在了那道雷電之上。

「好算計!」即便身處對立面,余寒也忍不住讚歎了一聲。

「更好的還在後面!」陳戰嘴角愈發的冰冷起來。

然後,剩下的三條手臂,同時晃動了起來。

三隻手臂驀然分開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