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 幻想時空小說 >大道誅天 >第六十二章 仙門約戰

第六十二章 仙門約戰

小說:大道誅天| 作者:熱乎冰棍兒| 類別:幻想時空

「我絕對不會讓你再翻身!給我死」

陳戰眼中閃過一絲嗜血的瘋狂,那扇金色門戶,終於開啟!

「好恐怖的能量,不知道余寒能不能抵擋住!」丁進臉上的擔憂一直沒有褪去。

然後,在無數道目光的注視著,那扇開啟的仙門中,有一束光芒飛出,朝向余寒電射而去!

幾乎是在同時,余寒驀然睜開雙眸,雙臂狠狠一振,恐怖的力量立刻肆虐了開去。

武魄後期,終於突破了!

「土印!」

他單手拍出,那方土黃色大印再一次出現在半空中,迎風暴漲,硬生生的抵擋住了那束金色光芒!

「還是這一招?擋得住嗎?」陳戰雙目微眯,這扇仙門,是仙門前賢以大神通推演出來的一套神通。

雖然以他的實力,發揮出來的能力有限,然而卻不下於玄階中品神通的全力一擊。

而余寒此刻所施展的,不過是玄階下品神通,根本不是小仙門的對手!

果然,金色光束不斷激蕩之下,土印被震得一寸寸的後退。

陳戰的嘴角,終於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意:「我說過,你擋不住的,即便突破到了武魄後期,依然不是我的對手!」

「你的神通,不過是玄階下品而已,如果達到玄階中品層次,那麼這一次,或許還能夠拼一拼!」

他眼中帶著一絲譏諷之色,看向余寒的目光滿是嘲弄。

「玄階中品嗎?那就聽你的吧!」余寒淡淡的開口,聲音風輕雲淡。

與此同時,他一直垂落在身側的左手,緩緩抬起,整條手臂一瞬間化為了瑩白之色。

一股鋒銳之極的氣息,在掌心迅速的凝結。

「大五行法印,金印,出來吧!」

就在他催動大乾坤訣突破武魄後期的同時,已經開始分出一部分心神,抽取體內的金屬性真氣,不斷凝結著金印。

五行土生金,在凝聚出土印之後,下一個法印,便是金印。

好在,體內神丹和血菇的藥力非常雄厚,在突破到武魄後期的同時,金印也終於凝結了出來。

一方白色大印驀然出現,與土黃色的大印並列在了一處,緊緊的貼合。

而後,兩股不同屬性的強大力量,終於依靠著五行相生的至理,相互連通。

土屬性主防禦,金屬性主攻擊!

這兩道法印的相互疊加,威力達到了鼎盛!

兩尊法印轟然撞擊在了那束金色光芒之上,然後在陳戰逐漸凝固的笑容下,將其震得支離破碎!

余勢未衰,兩尊法印化為一道光芒,狠狠的轟擊在了陳戰頭頂的那尊仙門之上。

宛若實質一般,那扇金黃色的大門狠狠的顫抖了起來。

「噗」

陳戰張口噴出一大口鮮血,臉色一瞬間蒼白如紙!

「怎麼可能?」他兀自不可思議,不過是區區一個平民弟子而已,怎麼可能會擁有玄階中品神通?

他不甘的怒吼,面孔劇烈的扭曲著:「我不能輸給你!也不會輸給你!」

仙門光芒大盛,可怕的氣息瘋狂搖曳!

「當」

像是響起了一陣悠揚的鐘聲,兩尊合并在一起的法印,在余寒的操控之下,再次撞擊在仙門之上。

「噗」陳戰渾身巨震,隨著仙門的震蕩,身軀也忍不住顫抖了起來,大口大口的鮮血從口中噴洒了出來。

「終究還是手下敗將而已,破碎了吧!」余寒淡淡的開口。

金土雙屬性法印狠狠鎮壓下來,在那股狂暴的能量之中,金色門戶轟然破碎,徹底炸開了漫天虛無。

陳戰的身體,猶如一葉扁舟般,迅速的被狂暴肆虐的散碎真氣掀飛了出去。

口中不斷漾出鮮紅的血沫,觸目驚心!

「贏了!」丁進一直緊握的拳頭終於舒展開來,一直都不曾出現的笑容也再次出現「我就知道,你一定會贏!」

「真的贏了嗎?好厲害,連陳戰都不是他的對手,這個余寒,已經無法擊殺了,經此一戰,只怕整個講武堂,甚至包括內院,都會關注他了吧!」郭青荷微微嘆息。

雖然這一次大比僅僅是在外院舉行。

然而對於內院長老而言,同樣也是他們挑選弟子的契機,所以他們也會暗中觀看這場大比。

當初的許飛便因為在大比上表現出眾,直接被長老收為了核心弟子。

而現在余寒的表現,比當年的許飛還要耀眼得多,得到講武堂的重視幾乎是板上釘釘,若再想對付他,只怕不會有機會了。

與她一同嘆息的還有郭家長老,從郭家弟子開始,一直到後續陳家弟子的加入,一步一個陷阱,一步一個死局。

然而那個少年,卻依然平安無事的闖了過來。

「難道他真的命不該絕嗎?連陳戰都敗了,同輩之中,還有誰是他的對手?」郭長老一瞬間蒼老了許多。

「接下來,我們的賬,也該算一算了!」看著掉落在地上,重傷的陳戰,余寒嘴角湧現出一絲冰冷。

他緩緩走到了陳戰的面前:「我說過,你是我的手下敗將,從前是,現在是,而將來,你已經不配再做我的對手!」

「你」陳戰想要開口反駁。

卻牽動了傷勢,再次噴出一大口鮮血。

「之前你侮辱丁進的時候,可曾想到會有這麼一天?區區一個大比,你們多少人都想要了我的性命?」余寒的聲音清晰的傳遞到了周圍。

此言一出,下方不少參與了這件事情的長老都忍不住低下頭去。

余寒帶著幾分憐憫的看向陳戰:「在我眼裡,你就是一顆棋子罷了,然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