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 幻想時空小說 >大道誅天 >第六十四章 余寒的算計

第六十四章 余寒的算計

小說:大道誅天| 作者:熱乎冰棍兒| 類別:幻想時空

冰源眉頭忽然一皺,臉色也瞬間陰沉了下來。

余寒嘴角勾起一絲淡淡的笑意:「東方師兄,這個傢伙,就交給你了。」

「什麼?」聽到余寒的話,不少人紛紛臉色一變。

三人之中,無疑東方靖康是最強大的。

可是這樣安排,讓東方靖康對上一個對方最弱小的,即便能夠贏下這一場,後面的兩場怎麼辦?

東方靖康先是一怔,隨後明白了余寒的用意,點頭微笑道:「交給我便是了,不過後面,就要辛苦你了。」

他一步踏出,與冰源站在了對面。

「好一個田忌賽馬!」堂主看著身旁的教書長老笑道:「教書長老,你這個弟子,我也越來越喜歡了。」

教書長老聞言卻是撇嘴道:「這小子可是心高氣傲的很,我這個便宜師父,人家到現在還不承認吶!」

堂主聞言一怔,教書長老的理論,絕對是整個講武堂最深奧的,連自己遇到修鍊的**頸,都會向他請教。

然而此刻他卻說,那小子不願意承認是他的弟子。

「還真是心高氣傲啊!」堂主微微搖頭。

「不過這一場雖然贏了,但是後面兩場,恐怕不容易!」他轉而擔憂道。

教書長老目光落在了余寒的身上:「這小子,也不知道有什麼把握!」

相比之下,柳雲杉卻對余寒這樣的安排嗤之以鼻。

一清和龍寂空,即便面對東方靖康和郭青荷,也有絕對的優勢,更不用說只有武魄後期的余寒。

因此即便冰源失敗了,按照三局兩勝來算,己方還是贏了。

「你不是我的對手!」東方靖康淡淡開口。

冰源的嘴角卻咧開一絲笑容:「可還是要試一試的!」

「那就開始吧!」

他雙手同時捏動印訣,冰冷的氣息忽然間迸發出來,白蒙蒙的霧氣,似乎連周圍都被凍結了。

東方靖康也不敢大意,長劍鏘然出鞘,凌空划出一道軌跡,與冰源對戰在了一處。

冰源雖然比東方靖康低上一個等級,然而仙門手段諸多,東方靖康想要取勝也不容易。

所以戰鬥剛一開始便陷入到了焦灼的狀態。

「余寒,下一步,你要怎麼安排?」郭青荷的聲音從背後悠悠傳來。

余寒本來沒有將郭青荷打算在內,剩下的兩人,由她自己選擇便是了,畢竟自己與郭家的關係擺在那裡,他不願意自討無趣。

此刻聽到郭青荷的聲音,有些訝然的轉身,看向了郭青荷。

郭青荷看著余寒,鄭重的說道:「雖然你和郭家有過節,但是在對仙門的立場上,我們一樣,所以這一次,我聽你的安排。」

余寒目光閃爍了片刻,郭青荷目光誠摯,這一點讓他也頗有些意外。

「既然如此,龍寂空就交給你!」

郭青荷眉頭一皺:「可是堂主說過,一清的實力要超過龍寂空,我的修為已經達到了清微初期的臨界點,可以立刻突破,勝算要大一些。」

余寒輕輕一笑:「正是因為考慮到這些,才讓你去與龍寂空一戰的,突破到清微初期,即便你不是龍寂空的對手,至少也能保住性命。」

「可是你」郭青荷獃獃的看向余寒。

至少從這一刻起,郭青荷的內心是複雜的,余寒的選擇,完全是為了自己著想,即便他不說,自己也能感覺到。相比於余寒的大局觀,郭家在這一點上,已經敗了。

「我自有安排!」余寒看了一眼依然激戰的東方靖康與冰源,微微開口道:「他們這一戰要結束,估計還需要一些時間,加上你和龍寂空一戰也一樣,我想,時間應該足夠了。」

說完,他幾步走到了擂台邊緣,竟是盤膝坐了下來。

「他要做什麼?臨陣抱佛腳嗎?這麼短的時間,修為能有多大的進步?」見到余寒這樣,一些弟子們紛紛表示不解。

「現在要修鍊?難不成想要在這麼短的時間內,突破到清微初期?」龍寂空也注意到了余寒,開口取笑。

「多此一舉!」一清的評價卻簡練了許多。

眾人的目光只是在余寒身上掃過,然後再次落在了東方靖康與冰源之間的戰鬥上。

畢竟,這一戰才是他們所關注的。

余寒從懷中掏出一枚玉**,這裡面,有一滴神液,是當初在太古平城的祭壇內得到的。

之前煉化了血菇和半顆丹藥的靈力,使得大乾坤訣突破到了人階上品層次。

修為也因為大乾坤訣的反饋,提升了一個等級。

然而現在,他要藉助這滴神液,再次提升大乾坤訣的品級!

「希望你的藥力,不會讓我失望吧!」他仰頭將那滴神液吞了進去。

「呼」

狂暴的氣流在體內近乎瘋狂的肆虐了開去!

「好霸道的力量!」余寒雙目微眯,這滴神液的靈氣,已經達到了一個頂點,即便當初那半顆靈藥,也無法與之相比。

「不好!」

體內幾乎要被撐爆了,余寒全力催動大乾坤訣,飛速的吞納著神液綻放出來的天地靈氣。

然而,大乾坤訣吸收的速度,明顯沒有神液在體內爆開的速度快,猛烈的衝擊下,他的身體劇烈的顫抖了起來。

「好強大的氣息?」堂主也忍不住微微皺眉:「這小子到底吃了什麼?」

他身形一動,便要出手解救。

只是卻被教書長老一把拉住:「不必管他,他在強行催動大乾坤訣晉級!」

堂主目光閃爍:「可這樣會很危險。」

「不拼一拼,那就真的輸了!」首座苦笑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