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 幻想時空小說 >大道誅天 >第六十五章 乾坤明輪

第六十五章 乾坤明輪

小說:大道誅天| 作者:熱乎冰棍兒| 類別:幻想時空

而此刻,余寒依然處在修鍊之中,物我兩忘,外面的紛紛擾擾,彷彿與他沒有絲毫的關係。

一清緩緩登上決戰台,帶著幾分嘲弄的看向了盤膝坐倒在地的余寒:「再給你一個月的時間,其實結果也是一樣的。」

「余寒怎麼還在修鍊?」一些外院的弟子已經開始暗暗著急。

「他才剛剛突破到武魄後期,而且尚未達到巔峰,而那個一清,是奉天道門的核心弟子,三人之中的最強者,早已經達到了清微初期境界,可想而知,他的壓力有多麼巨大,現在郭師姐已經敗了,所有的擔子都壓在他一個人的身上。」說話的弟子忍不住嘆息。

此言一出,周圍一眾弟弟紛紛露出一絲苦澀的笑容,相比於一清,余寒無論修為還是出身,都差了太多。

即便心中希望余寒能贏,在強大的事實之下,也只能無奈。

畢竟他們兩個,似乎根本就不在一個層次上。

然而余寒卻在這一刻睜開了雙目,一道精芒在眼底一閃即逝,看著台上投來不屑目光的一清,一絲笑容漸漸在嘴角浮現。

然後站起身來,身形一閃,降落在了他的對面。

「不好意思,久等了!」余寒淡淡的開口。

一清無所謂的搖頭:「無妨,也沒等多久!」

「余寒!」教書長老的聲音傳來。

余寒回頭,同時耳旁傳來他凝重的聲音:「儘力便是了,這一戰無論輸贏,你都是好樣的。」

余寒沒有回答,有些洒脫的笑了笑:「無論輸贏嗎?可我想贏啊!」

一清淡漠的目光落在余寒身上:「你準備好受死了嗎?」

「倒是準備好了,可是要殺我,恐怕沒那麼容易呢!」余寒開口,同時,周身氣息瘋漲,武魄後期的力量凝實了許多,幾乎達到了巔峰。

「這小子,這麼短的時間,修為竟然凝實到了這種程度,還真是變態啊,如果給他足夠的時間,只怕一清還真不一定是他的對手!」感覺到余寒的氣息,堂主都忍不住讚歎起來。

教書長老卻搖頭不已:「或許這一戰,不該讓他參加。」

「總歸是需要一戰的!」堂主目光閃爍:「這一次不死,他將會出現質的蛻變,對他來說是好事。」

「可那需要活著啊!」教書長老重重的嘆了口氣。

「先出手吧,否則你將不會再有機會!」一清就那麼淡淡的看向余寒。

余寒笑著點了點頭:「可以,不過你還是要小心一些,如果是趁著你大意,即便贏了也沒什麼意思!」

「土印!」

巨大的土黃色印記憑空出現,帶著厚重的碾壓之勢降臨在一清頭頂。

余寒沒有保留,一出手就是最強大的玄階下品神通。

「神通不錯,然而力量上還差了一些!」一清淡淡的開口,同時單手拍出,看似輕柔的一掌,卻激蕩出一片可怕的風暴。

「大明勁!」

那風暴的衝擊之下,土印光芒炸裂,竟然方一接觸,便要被破開了。

「既然差一些,那就再增加一道吧!」余寒咧嘴一笑,金印打出,雙印同時催動,連通在一起。

兩股力量相互疊加,光芒瞬間暴漲了數倍。

「蓬」光芒炸響,兩道攻擊紛紛炸成了靡粉!

劇烈的震蕩之下,余寒踉蹌著跌退出十多米距離,卸去了可怕的壓力。

「真厲害!果然不愧是仙門的核心弟子!」他目光閃爍。

「咦?沒有受傷?」一清看向余寒的目光多了幾分驚訝,原本以為,以余寒的修為,這一擊即便不能直接取勝。

至少也會讓對方重傷。

然而對方竟然擋住了,雖然被震退,卻並未受傷。

「不愧能夠擊敗陳戰,奪得外院大比的第一名,的確有兩下子,只是可惜,這才是一個開始而已!」一清冷漠一笑,終於再次出手。

「崩雲滅!」

清朗的聲音從他口中響起,與此同時,一清雙手交疊,狠狠朝向下方一按。

從他的雙手中心,一道恐怖的波紋朝向余寒瘋狂的擴散了開去。

勁氣所過之處,連青石地面都被掀翻,朝向四面八方飛射。

「好強大的力量!」余寒雙目微眯,這一清,看來是想要速戰速決,不願意繼續與自己糾纏了。

「五方雷霆陣!」

余寒的掌心,碩大的雷球出現,孕育著一股暴虐的氣息。

然後化為蜿蜒的雷電,轟然與那狂涌過來的波紋對撞在了一處!

「轟隆隆」

兩股可怕的力量不斷相互對撞在了一處,然後相互消弭,毀滅的氣息開始朝向外圍擴散。

「一定要擋住啊!」外院弟子紛紛握緊了拳頭。

此刻,即便是當初支持陳戰的弟子,也都替余寒捏了一把冷汗。

無論他與陳戰之間的結局如何,此刻余寒所代表的是外院,甚至是整個講武堂。

大義之下,那些許的仇怨,也都被掩蓋了。

「轟」

終於,兩股狂暴力量的最後對峙之下,破碎的真氣開始瘋狂的掃蕩開去。

散碎的光芒之中,余寒的身形倒飛而出,重重的摔落在地,臉色一陣蒼白,張口噴出一大口鮮血。

「真夠勁兒!」余寒咳嗽了兩下,緩緩站起身來。

一清也退出了十多米的距離,不過比起余寒,他只是臉色蒼白一些。

「這小子,竟然將我震退了!」一清此刻表面看似平淡,心裡卻已經翻起了一片驚濤駭浪。

余寒的強大顯然出乎他的意料之外。

他嘴角漸漸勾起一絲冰冷的笑意:「竟然還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