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 幻想時空小說 >大道誅天 >第六十八 內院弟子

第六十八 內院弟子

小說:大道誅天| 作者:熱乎冰棍兒| 類別:幻想時空

余寒一瞬間通體冰冷,從開始進入外院努力修鍊,他心裡最終的目標就是能夠有朝一日,借到講武堂的渡天舟,從而橫渡十萬大山,回到齊州上。

然而此刻教書長老卻說,講武堂沒有借出渡天舟的資格。

好像一瞬間從天堂打入了地獄,余寒忍不住臉色蒼白,倒退了兩步。

「洪荒七州講武堂,都配備了一條渡天舟,但全部都歸七州武院統一調度、使用!」堂主有些歉然的看了余寒一眼。

教書長老眼中掠過一絲不忍,看著臉色煞白的余寒:「我知道渡天舟對你來說很重要,但你或許不清楚,啟動一次渡天舟所需要的元石,要徹底的將整個講武堂的所有庫存消耗一空,我們承受不起。」

余寒雙目微微閃爍:「那如果我找到足夠的元石呢?」

堂主微微搖頭:「那也不行,七州武院當初將渡天舟送過來的時候便曾經有過交代,只有得到他們的允許,才可私自使用。」

余寒微微握緊了拳頭:「難道,就沒有其他的辦法了嗎?」

「有!」堂主的聲音讓他眼前一亮。

「除非有朝一日,你能夠突破清微後期,或者是化骨初期境界,通過入門考試,成為七州武院的弟子!」

「七州武院嗎?」余寒眼中再次閃過一絲希冀。

雖然以自己此刻的修為來看,還差了太多,但有希望就好。

「而且,你需要在七州武院,登上聖武榜,並取得前十,才有使用渡天舟的權利!」堂主的聲音再次傳來。

「聖武榜?」余寒的情緒,已經漸漸平復了下來。

「聖武榜,與我們講武堂內院的英雄榜和外院的精英榜一樣,是七州武院弟子實力的象徵,不同的是,聖武榜一共羅列了整個七州武院前一百的弟子!」這一次開口的卻是教書長老。

「余寒,我知道你身上有秘密,但若想要借到渡天舟,只有這一個辦法,當然,投靠仙門或許是一個捷徑!」堂主看向余寒。

余寒的嘴角,勾起一絲淡漠的笑意:「兩年之內,我會登上聖武榜前十。」

此言一出,堂主的臉色都變得有些古怪了起來。

兩年嗎?我會看著的,雖然這個目標很難實現,但你的話,讓人忍不住期待啊。

堂主沒有開口,看著余寒轉身朝向台下走去,嘴角露出一絲高深莫測的笑意。

「從今日起,余寒晉陞為內院弟子!」

堂主看著余寒的背影朗聲道。

台下沒有人反對,更加沒有人質疑。

余寒雖然並未達到清微初期,然而他的實力大家有目共睹,連一清都擊敗了,此刻即便普通的內院弟子,也不是他的對手。

余寒笑著搖了搖頭,耳旁卻再次傳來堂主的聲音:「還有半年就是內院大比,兩年之內要踏上聖武榜,需要半年之內進入英雄榜才有希望。」

這句話,堂主是通過傳音入密送入他的耳中,沒有人聽見。

余寒輕輕轉身,露出一絲自信的笑容:「我會的。」

郭長老不再繼續擔任外院長老,而是遣送回了郭家,對他來說,已經開一面了,這是堂主的決定,不容反抗。

外院首座直接被押入到了講武堂古牢中囚禁了起來。

他的情節比較嚴重,甚至與仙門有一些勾結。

外院的局面塵埃落定,由劍閣長老劍塵擔任首座,風光無兩。

「啪!」柳雲杉一掌將面前的桌案拍成了靡粉。

「講武堂!」

他的臉色,出奇的冷漠,目光掃向下方的一眾弟子。

「劍塵與我仙門勢不兩立,日後我們想要繼續從外院獲得有用的情報,只怕不太容易了。」柳雲杉皺眉說道。

「都是那個余寒!」一名弟子咬牙道:「如果不是他,教書長老和講武堂主根本就不可能出現,冰源師弟也不會如此。」

「冰源已經送走了嗎?」柳雲杉漸漸恢復了冷靜。

說話的弟子點頭:「已經送回瓊華派了,那余寒也不知道用了什麼手段封印住了冰源師弟的元神,我們沒辦法解開。」

「哼!」柳雲杉眼中忽然閃爍出一道精芒,嘴角也浮現出一絲笑容:「那不是什麼手段,而是一件秘寶。」

「秘寶?」下方弟子有些不解。

柳雲杉豁然站起身來,雙手負在背後:「鎮神玉符,血宗的神物,賜給了嗜血小隊的血戰,如今卻出現在余寒手中,只能證明,血戰已經死在了他的手裡。」

「冰峰,你立刻將消息傳給血燃,現在嗜血小隊只剩下他和血風兩人了,我想他們對這個消息一定很感興趣!」

冰峰聞言臉上也閃過一絲笑意:「弟子明白該怎麼做了!」

講武堂內院,相比於外院的魚龍混雜,內院的氣氛要嚴謹了許多。

「內院不同於外院,因為內院弟子都是外院弟子中的翹楚晉級上來的,所以對修鍊十分熱衷,不像外院那樣散沙一片。」東方靖康微微開口。

余寒點了點頭,轉頭朝向丁進說道:「經過這一戰,你的修為也愈發凝實了,估計突破到武魄後期也不遠了,要儘快來內院與我會合,否則我等不了你了。」

丁進苦笑著點了點頭:「我儘力吧,自知之明還是有的,和你比不了。」

余寒伸手在他肩膀拍了拍,柔聲道:「回去吧,首座還在等你修鍊呢。」

丁進點了點頭:「余寒,如果有那麼一天,我會隨你一起去你想要去的地方。」

然後他有些自嘲的一笑:「我很少做出承諾,所以你先不要急著拒絕,因為我也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