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 幻想時空小說 >大道誅天 >第六十九章 君相卿

第六十九章 君相卿

小說:大道誅天| 作者:熱乎冰棍兒| 類別:幻想時空

華貴長衫的少年帶著笑容走到兩人面前,玩味一般的看向東方靖康:「原來是東方靖康啊,終於來內院了嗎?」

東方靖康的表情明顯有些苦澀:「是啊,總歸是要向前看的。」

少年不屑的撇了撇嘴:「寧當雞頭,不當鳳尾,我若是你,一輩子就在外院混,總比來這裡被欺負要強多了。」

他的目光又落在了余寒的身上:「除了你們外院三傑,竟然還有弟子晉級內院,還真讓人驚訝呢,不過,規矩總歸還是要遵守的。」

他攤開手掌:「一個月的保護費,三十顆元石,東方靖康,這個規矩你應該不陌生。」

東方靖康眼中閃過一絲屈辱,咬了咬牙,握緊的拳頭終於緩緩鬆開。

眼前這個少年名叫君相卿,只是清微初期的修為。

然而他有個好哥哥,英雄榜排名第四的君相合。

有了君相合這個後盾,君相卿雖然修為不高,在內院卻混的風生水起,更是有不少人都歸入到了他的門下。

他們專門欺負剛入內院的新人,攫取元石,手段極其卑劣。

然而卻沒有人敢對他怎麼樣,畢竟君相合的聲名擺在那裡,誰也不願意與這樣一個人交惡,所以那些被欺負的弟子,也只能默默的忍耐下來。

這也是東方靖康為何會做出選擇的原因。

然而他的手剛剛探入懷中,準備取出元石,耳旁卻傳來一個淡淡的聲音:「三十顆元石,還真是不少啊,只是可惜了,我不想給!」

東方靖康心裡不禁「咯噔」一聲,怎麼把這個主給忘了?

余寒的桀驁不馴他可是領教過,這傢伙吃軟不吃硬,怎麼可能在這裡吃虧?

同時心中也懊悔不已,早知道自己先和他說明白就好了,也不至於這樣。

君相卿眼睛明顯一亮,看著余寒的目光也逐漸冷漠了下來:「你這樣的新人,我見過沒有一千,也有八百,不過到後來,就一個都沒有了。」

他們有自己的手段,如果新人弟子有不肯交元石的,將會遭到君相卿肆無忌憚的打擊。

甚至連踏入修鍊場都做不到,下場十分凄慘。

所以最後那些弟子也都選擇了了服從。

當然也造就了他的赫赫凶名。

余寒卻淡淡的看著君相卿,面對他的威脅,沒有任何錶情變化。

這一次,君相卿沒有開口,他身邊卻有一個人站了出來,走到余寒的面前,伸出的手指快要碰觸到了余寒的鼻尖。

「小子,不知天高地厚,敢和君少這麼說話,你找死吧!」

余寒看向他的目光帶著幾分嘲弄,搖頭道:「看來真是當狗當慣了!」

「你找」

那弟子的聲音只說到了一半,身體便倒飛了出去,直接落在了君相卿的面前,痛苦的捂著胸口,一句話也說不出來。

君相卿的臉色立刻陰沉了下來。

打狗也要看主人,這小子,膽子真不小啊!

「忘了告訴你,這麼多年,你是第一個敢打我手下的人,看來真要先給你上一課了!」他揮了揮手。

他的身後四五道身影同時搶出,將余寒和東方靖康圍在了中心。

余寒雙目微微眯起,看向君相卿:「你不上來,就沒意思了,這幾個土雞瓦狗,還不夠看。」

「試一試,不就知道了?」君相卿的聲音像是臘月寒冰。

「呼」

五道身影同時出手,瀰漫的掌影立刻將兩人籠罩在了其中。

「這個新人還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,這君相卿,即便是老弟子也都會給他一些面子,惹到了他,只怕以後的日子不好過了!」圍觀的人忍不住嘆息。

「不用以後了,眼前這關能夠去就不錯了!」那些人看向余寒的目光帶著幾分憐憫。

只是,就在這時。

一道雪亮的光芒忽然在余寒周圍亮起。

烏雲壓頂,電芒蜿蜒。

風雷雙殺陣終於第一次出現在內院。

周圍空間扭曲,碩大的龍捲風和肆虐的雷電立刻將周圍那五人的攻擊全部絞碎。

五道身影同時被震飛出去,吐血摔倒在地。

余寒的頭頂,巨大的龍捲風和手臂粗細的雷電不住盤桓,充斥著一種可怕的力量。

「陣師?竟然是陣師,而且構建出了二級陣法,這座陣法,恐怕都能與清微中期強者一拼了,怪不得這小子敢挑釁君相卿,原來還有這等手段!」

君相卿雙目微眯,臉色變得十分難看,他萬萬沒想到,余寒竟是一名可以構建出二級陣法的陣師,從而將自己的五名手下同時擊敗。

「早就說過,他們不行,想要我手裡的元石,只能你自己來拿了。」陣法的籠罩之下,余寒不屑的看向了君相卿。

君相卿咬了咬牙,他不傻,那座陣法之中傳遞過來的力量十分可怕。

根本就不是自己能夠抗衡的。

此刻若是出手,只怕依然還是敗退的局面,到時候自己的威信也會受到影響。

所以此刻他心裡做著劇烈的思想掙扎,不知道該如何找個台階下去。

余寒卻玩味一般的看著他,君相卿心中所想,他十分明白,然而打蛇打七寸,下一次君相卿有備而來,絕對不可能會這樣輕易被自己擊潰,所以趁著這個機會,一定要一棒子打死。

「小子,你可不要太過分,否則你在這內院,恐怕就沒辦法混下去了。」君相卿終於冷聲開口,他很希望對方能服軟。

但是余寒卻攤開手掌,五十四條道紋在掌心盤桓飛舞,眼中的諷刺更加濃郁起來:「你有說這句話的實力嗎?欺軟怕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