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 幻想時空小說 >大道誅天 >第七十章 因為你要和我組隊呀!

第七十章 因為你要和我組隊呀!

小說:大道誅天| 作者:熱乎冰棍兒| 類別:幻想時空

「是英雄榜排名第五的沈東玄師兄?看他的樣子,好像和那小子很熟,怪不得敢挑釁君相卿,原來與沈師兄是舊識!」

「沈師兄比君師兄的排名就差了一位,實力難分伯仲,那小子有沈師兄罩著,的確有與君相卿抗衡的資本。」

「沈東玄,你確定要管這個閑事?」風行笑臉色陰沉。

沈東玄揮手道:「我是為了你們好,帶著君相卿趕緊滾吧,否則說不定我真要出手了!」

風行笑冷冷的看了他一眼,終究還是不甘道:「此事,君相合會與你好好談一談!」

「你轉告君相合,若有那一日,他會掉到英雄榜第五!」

風行笑沒有回答,身軀卻是微微一震,頭也不回的托起君相卿離開了。

沈東玄的目光終於落在了余寒的身上。

「上一次在外院,還沒來得及謝你,這一次,倒是又欠下了一個人情!」余寒苦笑著搖頭。

沈東玄笑道:「你救過芊芊,這些許的小事,何足掛齒?」

然後他看了一眼風行笑的背影,皺眉道:「君相卿在內院勢力不雖然你自己的實力不弱,但日後依然要小心!」

余寒伸手捋了捋有些褶皺的衣襟,眼神充斥著自信:「下一次,就沒這麼簡單了。」

沈東玄看著余寒的目光,不禁暗暗點頭,怪不得他能夠帶領外院擊敗了仙門弟子的挑戰,這余寒,當真不簡單啊。

「我們剛剛進入內門,還有許多事情要處理,等安頓好了,再去拜訪沈師兄吧!」余寒看了看天色,朝向沈東玄說道。

沈東玄聞言卻是一愣,然後笑道:「我剛剛說在這裡等了你很久,你該不會以為我是在說笑吧?」

「難道不是說笑嗎?」余寒撓了撓腦袋,可你沒有等我的理由啊?

後半句話,他沒有說出口,但是那無辜的眼神,卻讓沈東玄一臉的無奈,只得解釋道:「我是真的在這裡等你的,而且是有事情需要你幫忙。」

余寒看著沈東玄笑道:「原諒我,真想不出你有什麼事情還需要我來幫忙的!」

「你還記不記得你救芊芊那天,她拿給你看的那幅獸骨地圖?」沈東玄很無奈的解釋道。

余寒收起了笑容,那幅獸骨地圖,他的確是看過的,而且大致也了解一些。

聽沈芊芊說,那應該是一名弟子臨死前交給沈東玄的,好像記錄了什麼秘密。

沈東玄看到余寒的表情變化,知道他響了起來,繼續補充道:「那地圖,是我們幾名內院弟子冒死記錄下來的,他們也因為這幅地圖被擊殺。」

「我對那些寶藏什麼的不太感興趣,太俗!」余寒笑著道。

沈東玄不禁猛翻白眼,無奈的看著余寒道:「那可不是什麼寶藏,而是一株神果樹,每一顆,都是品級非凡的天材地寶。」

余寒眼前終於一亮,無論大乾坤訣晉級還是自己的修為晉級,對於天材地寶的需求遠遠要超過其他人。

所以聽到沈東玄的話,他的興緻也被勾了起來。

能夠被他稱讚的天材地寶,品級至少也是血菇那個等級的。

「是冰靈果,而且據說,上面的果實已經成熟了!」沈東玄接下來的解釋,讓余寒終於忍不住渾身一震。

冰靈果,是絕對的天材地寶。

而且品級超過了血菇太多。

血菇的珍貴,在於它稀有,但冰靈果,卻是實實在在的高品級,而且一出現就是一株果樹,絕對難以估量其價值。

余寒心動了,不僅僅是為了自己。

記得似乎還欠了子魚一株血菇呢!

總歸是要還的。

「我的修為才武魄後期,你該不會是想要和我組隊一起吧?」雖然心中對冰靈果很迫切,但他還未失去冷靜。

沈東玄眼中划過一絲讚許,然後笑道:「你的陣法,是我找你的一個原因,二級陣法,可以對抗清微中期境界的強者了,像是冰靈果這樣的天地神物,絕對有實力強大的妖獸守護,你的陣法會是致勝的關鍵。」

「還有一個原因呢?」余寒目光閃爍。

沈東玄看向余寒的目光充滿著凝重:「芊芊對你很信任,而且,你在危急時刻將她拋出去的做法,讓我也有同樣的感覺,所以另外一個原因就是,在內院,你是唯一值得我信任的人,所以我才來這裡等你。」

余寒聞言不禁苦笑連連,伸手指著東方靖康說道:「帶上他吧,多一個人,多一分力量。」

「成交!」沈東玄笑了。

然後,他目光變得凝重起來。

「當初幾名逃出來的弟子,遭到了劇烈的攻擊,他們將冰靈果的位置,刻畫在了一段獸骨上!」

「但是,我手裡的這塊並不完全,因為它碎掉了,所以知道這個消息的勢力,或許不止我們一個!」

余寒聞言不禁皺眉,當初他看到獸骨地圖的時候,就感覺到那些地圖好像並不完全,沒想到竟然會是真的。

如果真如沈東玄所說的那樣,恐怕這件事情,還真沒有那麼簡單啊。

就在余寒心念飛閃的時候,周圍忽然傳來一陣騷亂打斷了他的思緒。

「子魚學姐?她怎麼來這裡了?」

不少人看到遠處一點點朝向這裡走近的冰藍色身影,忍不住驚呼道。

看著那款款而來的少女,她的臉上依然如同冰霜覆蓋,不帶絲毫的表情,冰藍色的長裙掩蓋住纖細窈窕的身材。

「她叫子魚,英雄榜排名第一的高手!」沈東玄以為余寒不認識子魚,當即開口解釋道。

整個內院之中,他沈東玄不敢惹的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