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 幻想時空小說 >大道誅天 >第七十一章 隕落嶺

第七十一章 隕落嶺

小說:大道誅天| 作者:熱乎冰棍兒| 類別:幻想時空

沈東玄的嘴巴幾乎可以塞下一顆雞蛋,他使勁的揉了揉耳朵,第一次懷疑自己的聽覺出了問題。

「子魚說要和別人組隊?」

在內院,似乎沒有比這個消息更加勁爆了!

所有人的目光幾乎都集中在了余寒的身上,他們似乎也不理解,這個新來的小子,到底有什麼地方值得子魚肯定的。

余寒看著子魚純凈的眸子,忍不住苦笑著搖頭。

「子魚!」沈東玄輕輕咳嗽了一聲,忽然想起自己來這裡的目的,如果自己這支隊伍沒有餘寒的話,無疑會大打折扣。

然而,如果有子魚加入的話,這一行將會平添數倍的勝算。

「我看不如你和我們一起算了,這樣大家一起也有個照應?」

「為什麼?」子魚看向沈東玄的目光有些不解。

她是很認真的那種發問,好像對她來說,這件事情很難做到一樣。

但是沈東玄卻不知怎麼回答,這個問題太簡單,也太難了。

「別人,我信不過!」子魚認真的說道,然後目光落在余寒的身上:「而且他欠我一條命!」

好直接的拒絕!

可沈東玄只能苦澀的搖頭,這是不容反駁的拒絕啊。

「我們只有兩個人,勢單力孤,我建議和沈東玄師兄他們聯手!」余寒忽然開口道,讓沈東玄感激不已。

子魚卻偏過頭,用一種異樣的目光看向余寒:「可我不同意!」

「我寧死不從!」

子魚的眸子里閃過一抹殺機,握住長劍的玉手也緊了緊,帶著一種莫名的氣息,朝向余寒走去。

余寒還是和子魚組隊了。

而沈東玄那邊,雖然沒有餘寒,但因為東方靖康的加入,也算是沒有什麼損失,加上他之前的兩個朋友,也是一股不弱的勢力。

當然,最難以釋懷的便是周圍的那些內院弟子。

直到子魚拖著余寒離開,他們依然沒有從那種震驚之中回過神來。

「此事不簡單,必須要儘快通知宋天行師兄!」人群之中,一命藍衣少年皺眉道,眼中有寒芒流轉。

他口中的宋天行,內院英雄榜排名第二。

最重要的是,他還是子魚的追求者。

「子魚學姐對宋天行師兄都不苟言笑,不知拒絕了他多少次的組隊邀請,卻偏偏對那個叫余寒的小子情有獨鍾,這件事情只怕不太樂觀。」藍衣少年繼續說道。

他旁邊,另一名少年也是點頭道:「宋師兄好像也要組隊去試煉了,事不宜遲,我們立刻過去!」

十萬大山,余寒有些委屈的跟在子魚後面,穿梭在看不到邊際的密林之中。

「等一下!」他忽然開口。

子魚停住了腳步,回頭看向余寒,黛眉微微皺起。

余寒深吸一口氣:「你總該告訴我,應該到哪裡去吧?」

子魚沉默了片刻,從懷中掏出一段獸骨地圖,遞到了余寒面前:「根據我這張獸骨地圖上面顯示,冰靈果出現的地方,就是隕落嶺!」

「隕落嶺?」余寒的眉頭狠狠一跳。

與殺生塘一樣,位列十萬大山六大禁地之一,凶名猶在殺生塘之上。

余寒打了一個寒戰,殺生塘的事情,依然讓他心有餘悸。

旋即嘴角牽起一絲苦笑:「那冰靈果,對你來說很重要?」

子魚深深的看了他一眼,淡淡道:「本來是不重要的,不過現在很重要!」

余寒從懷中掏出了那枚玉**,遞到子魚面前:「這裡面,是之前我們在太古平城祭壇那裡得到的神液,我之前突破境界用去了一滴,現在只剩下一滴了!」

「我不要!那是你拿到的!」子魚看向余寒。

余寒卻一把抓起了子魚柔弱無骨的玉手,將玉**塞到了她的手裡,然後說道:「我是希望,你別再去冒險,這滴神液的功效,絲毫不下於冰靈果的藥力!」

「你害怕了?」

感受到余寒大手傳遞過來的暖意,子魚臉上的紅暈一閃即逝,隨即目光閃爍道。

余寒輕輕嘆了口氣,轉過身去,看向了遙遠的地方:「我怕死!但卻並不是因為害怕死亡,而是我**!」

**!

他說的沒有錯,他的確**,齊州余家,自己惹下的禍事還未平復,殺了仙門護道者,仙門如何肯罷休?

講武堂的態度又不明顯,余家幾乎每一日都有覆滅的危險。

這種情況下,自己死得起嗎?

只是這些,余寒不會說出來罷了,那一句「**」,已經透露了太多。

子魚的眸子里,有幾道柔和閃動:「冰靈果不僅對我有用,對你也有用,我聽說,你要在兩年之內登上聖武榜,如果真的能夠得到,或許會讓這個時間縮短!」

余寒聞言不禁渾身一怔,轉頭看向子魚。

被他目光觸及,子魚俏臉微微一熱。

「在古城內,如果不是你最後時間選擇摘魄,那天或許就是我的祭日,說是我救了你一命,倒不如說你救了我一命!」子魚的解釋明顯有些蒼白。

然而她還是繼續說道:「我從來不願意欠任何人,所以這一次,我會站在你前面。」

看著子魚一本正經的說出這樣一番豪氣的話,余寒忍不住莞爾,心情也好了許多:「隕落嶺,據說是太古時期,仙人隕落的地方。」

「後世不少人都認為裡面有仙人留下的秘寶,所以前往尋找,但卻沒有一個人能夠從裡面走出來。」

子魚點了點頭:「可是這一次,有人走出來了。」

「但他們還是死了!」余寒糾正道,那幾名講武堂弟子雖然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