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 幻想時空小說 >大道誅天 >第七十五章 桓玄小隊

第七十五章 桓玄小隊

小說:大道誅天| 作者:熱乎冰棍兒| 類別:幻想時空

「呸」

密林深處,桓雲狠狠將混著鮮血的口水吐到地上,眼底一片殺機流淌。

「隊長,那小子實在厲害,我看只有讓桓玄師兄出手了!」葛振在一旁小心的說道。

被這般羞辱,桓雲的心情十分不好,他旁邊的幾人也都噤若寒蟬,不敢觸這個霉頭。

桓雲一拳狠狠的擊在旁邊的一株大樹上,咬牙道:「這個余寒,必須要死!」

「隊長是故意將噬空鼠的消息透露給他的吧?」葛振眼中閃過一道光芒,似乎想通了一點。

桓雲英俊的面孔有些扭曲起來:「他最好不會去打噬空鼠的主意,否則的話,絕對會死得很難看。」

葛振渾身一震,忍不住驚呼道:「桓玄師兄已經到了嗎?」

桓雲點頭:「我大哥的小隊已經到達那個地方了,我們也快些過去與他們會合吧,至於那個余寒,山不轉水轉,今日之辱,我會讓他百倍奉還!」

五道身影漸漸遠去,終於看不到邊際了。

仙骨綻放出瑩白的光芒,之前被余寒壓制住的那一幕景象再次出現。

這是兩人第一次看到隕落嶺的全貌,即便沒有身臨其境,都感覺到一股可怕的氣息。

那一片將隕落嶺包裹住的血紅色光芒,好像實質一般,形成一個凝結的光罩,將整個隕落嶺全部都囊括在了其中。

一隻飛鳥不小心靠近了那道血色光罩。

然後,兩人看到了驚駭的一幕。

前一秒還振翅飛翔的小鳥,驀然慘叫一聲,被那血色光芒緊緊吸附住,只是一個片刻,渾身血肉被吸光,化為一片片悲涼的羽毛,飄落在地。

兩人對視一眼,同時倒吸了一口涼氣!

「那是什麼?」又有一道小巧的身影從半空中穿梭,然後降落在了那片光罩之上。

不過這一次,它卻並沒有如同之前那隻小鳥一樣,被吸幹了血肉精華。

「嘎嘣嘎嘣」的聲音不斷傳來。

在那小巧身影吧剬啃食下,血色光罩竟然很快就出現了一個孔洞,然後在他們驚訝的目光下,那道身影直接從孔洞鑽了進去。

「噬空鼠!」

余寒看向了子魚,有些苦澀的說道:「我覺得這一次,比之前殺生塘還要危險。」

子魚的目光也閃爍了片刻:「看來噬空鼠,是唯一能夠破開那道封印的東西,而且已經有不少人知道了這個消息,開始捕捉噬空鼠了。」

「沒那麼容易!」余寒淡淡道:「噬空鼠是所有禁制和封印的剋星,然而它也是這個世界最難抓到的妖獸之一,品級不高,速度卻快的出奇。」

「但那冰靈果的誘惑,實在太大了,噬空鼠雖然難以捕捉,如果那些人聯合起來,也不見得就沒有機會!」子魚反駁。

「既然如此,我們也儘快過去吧!」余寒嘆了口氣。

然後目光帶著幾分淡淡的不屑,微微道:「那個桓雲,自以為給我布了一個局,然而卻不知道,我還有你這麼一個隊友,那麼這個局,試一試也好!」

「你看出來了?」子魚很平靜的掃了余寒一眼。

這種表情,讓余寒有一種深深的挫敗感。

「走吧!」他沒有回答,身形一閃,朝向桓雲所指的方向飛馳而去。

十萬大山,有著數不盡的天地靈物,當然,更加少不了那些大大小小的妖獸。

比如余寒他們遇到的太空戰猿,就是妖獸中比較強大的,然而也只是二級妖獸而已。

如果遇到三級妖獸,他們恐怕連戰鬥的勇氣都沒有,能安然逃走便不錯了。

那可是足以抗衡化骨境界強者的絕世妖獸啊,以他們的實力,想都不敢想。

當然,除了這些妖獸之外,十萬大山那種帶著自然風光的景色,還是十分不錯的。

雖然處在無數的山巒之中,卻也有一些秀美非凡的湖泊。

不少妖獸都會在清晨和夜晚來到這裡喝水。

此刻這座小湖,只有不到三五里方圓,湖水清澈見底,周圍的岸邊布滿了稀奇古怪的巨石。

不少妖獸稀稀兩兩的來到這裡,喝過水後又小心的離開了。

那無數巨石背後,一道道身影隱藏在那裡,看著不斷往來的妖獸,目光緊緊的在它們身上掃視過去。

「桓玄師兄,我們已經在這裡守了一天一夜,也不見那噬空鼠過來,那傢伙可是狡猾之極,會不會已經發現了我們?」一名身穿黑袍的少年開口道。

桓玄淡淡一笑:「不會的,知道噬空鼠秘密的人不多,而且我們這一路,也沒有聽到有別的小隊再打噬空鼠的主意,所以它暫時不會有那麼深的戒備。」

說完這句話之後,桓玄的臉色立刻變得凝重起來,話鋒一轉:「但我們恐怕也只有這一次機會,一旦無法捕捉到,以後再想找到它就難了。」

「已經聯繫到桓雲了,他們正朝著這邊趕來!」桓玄這個小隊中,另外一名清微中期境界的弟子陳清啟忽然開口道。

桓玄點了點頭:「桓雲那個小隊實力雖然差一些,但有他們加入,我們的把握也大一些。」

「不過他們好像出了一些問題!」陳清啟皺眉道。

「嗯?」桓玄眉頭微微一皺。

陳清啟的掌心,有一面陣盤,上面刻滿了密密麻麻的道紋。

陣盤上面,有兩道氣息,其中一道,正在朝向另一道靠近,那便是桓雲那個小隊。

「他們在那個地方停留了片刻,而且本命氣息黯淡了一些,應該是經歷了一場戰鬥,不過好在平安無事,現在又朝向這邊趕來了!」

桓玄有些發冷的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