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 幻想時空小說 >大道誅天 >第七十六章 步輕煙

第七十六章 步輕煙

小說:大道誅天| 作者:熱乎冰棍兒| 類別:幻想時空

戀上你看書網630bookla,大道誅天最新章節!

「攔住它!」桓玄下意識的喝道。

剛剛趕到的余寒和子魚不由得愣住了。

倒不是因為桓玄那一聲如同春雷般的斷喝,而是朝向他們飛撲過來的噬空鼠。

「天意啊!」

余寒瞬間反應了過來,掌心道紋交織,山河伏魔陣瞬間成型,將周圍的空間盡數籠罩在了其中。

對於山河伏魔陣,余寒十分熟悉,加上二獄境界的五獄觀心術配合,完全有把握將噬空鼠暫時困住。

而事實上,山河伏魔陣的籠罩範圍,也將噬空鼠囊括在了其中。

然而,噬空鼠並未如同想像中的一般左突右支,要突破陣法的束縛。

那瘦小的身形沒有改變任何的方向,瞬間便逼近到了余寒的面前。

余寒忍不住一陣頭皮發麻。

「大意了啊!這傢伙,真他娘的狡猾!」

身側,一道光芒激射而出,迎著噬空鼠激射了過去。

他旁邊的子魚,終於在這一刻出手,青蔥般的玉指點出,直接盪開了一拳漣漪。

噬空鼠小巧的身形在急速掠進中,猛地調轉了一個方向,竟然硬生生的避開了子魚的這一擊。

余寒還未來得及鬆了口氣,這一變故再次讓他臉色大變。

只不過,噬空鼠並未朝向他攻擊。

而是順著他胸口的縫隙,一下子鑽了進去。

然後在余寒的衣服裡面一陣扭動,兩隻小爪子輕輕扒開余寒的衣襟,只露出了一隻小腦袋,黑豆般的雙目嘰里咕嚕的轉個不停。

余寒瞪大雙目,不敢相信的看著這一幕,然後苦笑著轉頭看向子魚。

子魚也有些訝然,感覺到余寒投遞過來的目光,伸手指了指他懷中的噬空鼠:「有可能,它拿你當它母親了!」

余寒一陣猛翻白眼,掃了子魚一眼道:「我沒那功能,要是你還差不多。」

子魚臉色微微泛起了幾分紅暈,目光卻帶著幾分冷意看向余寒。

「開個玩笑,不要那麼認真!」余寒趕緊訕笑道。

「呼——」

這一耽擱之間,衣袂破空之聲傳來,桓玄和風行笑兩支小隊一共十人,已經將余寒和子魚圍在了中心。

噬空鼠鑽入余寒懷中的情景,桓玄他們都看到了,心中更是忍不住一陣嫉妒。

而且,他們也在這一刻,看到了余寒旁邊的子魚。

不由得紛紛倒吸了一口涼氣。

那一日在英雄榜前余寒與君相卿發生衝突的時候,因為沈東玄的到來,所以風行笑離開的比較早。

他沒有看到子魚邀請余寒組隊的那一幕。

而此刻,雖然余寒和子魚站在了一起,然而如同桓玄這些清楚子魚性格的人都沒有想到,他們兩個此刻是一個小隊的。

桓玄目光在余寒身上淡淡的掃視過來,然後落在子魚的身上:「子魚,你怎麼也來這裡了?」

「你來做什麼,我就來做什麼!」子魚的話很精鍊。

而桓玄等人似乎已經習慣了,聽到子魚的話,嘴角勾起一絲笑意,然後落在了余寒的身上:「小子,噬空鼠關係重大,可不是你能夠擁有的,快些交出來吧!」

余寒有些訝然的看向桓玄,指了指胸口探出的那個小腦袋:「他自己進來的,又不是我非要搶的,而且,讓我交出來,你們憑什麼?」

桓玄眉頭微微一皺,看向余寒的目光也多了幾分譏諷,又是一個要錢不要命的傢伙啊。

武魄後期,應該是講武堂外院的弟子吧!

想到這一點,他眼中的不屑更加濃郁起來:「我是內院弟子桓玄,你應該是外院弟子吧,這噬空鼠你守不住,交給我,我會給你相應的好處。」

「原來是英雄榜排名第六的桓玄師兄!」余寒嘿然笑道。

見到對方認識自己,桓玄臉上的笑意越來越盛。

然而下一刻,余寒的話卻讓他雙目幾乎噴出火來。

「可是,憑什麼給你?」

桓玄的臉色陰沉了下來,雙目微微眯起:「你要知道,你在和誰說話。」

余寒四下看了一眼,撓了撓腦袋:「還有別人嗎?」

風行笑自然是認識余寒的,當即附在桓玄耳旁,將那一日英雄榜前發生的事情簡單說了一遍。

桓玄看向余寒的目光微微變化了片刻:「看來自己小瞧了他,竟然還是一名內院弟子!」

可雖然是內院弟子,但對於英雄榜第六的他來說,差了太多,他輕輕嘆了口氣,終於繼續開口:「看在同是內院弟子的份上,之前的頂撞,我可以既往不咎,最後一遍,將噬空鼠交出來!」

「真是麻煩,同樣的話,還要說一遍!」余寒搖頭有些不耐煩的揮手道:「不給!」

「初生牛犢不怕虎!」桓玄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:「看來你是敬酒不吃吃罰酒了!」

話音落,他身形搶進。

同時,屈指成抓,朝向余寒的肩膀扣去!

武魄後期,對他來說彈指間可擊潰,所以根本就沒有將余寒當成是對手。

「我和你真的不熟,所以你的酒,無論敬酒還是罰酒,我都不想喝!」余寒翻手一掌拍出,氣浪翻騰。

金土雙印同時澎湃而出,可怕的勁氣狠狠撞在桓玄那一抓之上。

桓玄是清微中期的佼佼者,所以他不敢有半分保留,一出手就是強大的玄階下品神通。

「蓬——」

光芒炸響,余寒踉蹌著後退,金土雙印扭曲了片刻,紛紛破碎。

桓玄皺眉看向了余寒,眼中閃過一抹訝然。

「好厲害的小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