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 幻想時空小說 >大道誅天 >第七十七章 靈藥園

第七十七章 靈藥園

小說:大道誅天| 作者:熱乎冰棍兒| 類別:幻想時空

步輕煙,傾國傾城,與子魚並列為內院雙嬌。

只是,不同於子魚的是,步輕煙的性格比較開朗,反而更加受人喜歡。

當然,喜歡子魚這種清冷如同仙子一般的人也不在少數。

這也是步輕煙與子魚之間關係緊張的原因。

子魚對這一切看的很淡,並未想過要與步輕煙攀比一些什麼。

然而步輕煙不同,她對名利的看重,要遠遠超過子魚,更加不允許眾人矚目的焦點,會從自己身上分出一些給子魚。

所以幾乎是步輕煙一手挑起了兩人之間的矛盾。

此刻見到步輕煙來到這裡,子魚的臉色微微有些變化,不善言辭的她,加上清雅淡然的性格,註定在正面交鋒中,會在步輕煙手中吃虧。

「這種氣氛,似乎有些不太對勁啊!」余寒捏了捏下巴,感覺到了子魚的情緒有些沉悶。

步輕煙如同水蛇般的身形瞬間出現在了眾人面前。

這支小隊的其他四人,也全部都站在了她的身後。

步輕煙小隊,應該算是整個講武堂內院最強大的一支小隊。

因為這支小隊除了英雄榜排名第三的步輕煙之外,還有一個英雄榜上赫赫有名的弟子。

君相合,英雄榜排名第四,僅次於步輕煙。

據說,君相合的修為,似乎並不比步輕煙要差,而之所以會排在她的後面,而且委身到這個小隊當一個副隊長,原因只有一個。

他是步輕煙的追求者。

「輕煙,倒不是我小氣,現在的情況你也能看得出來,噬空鼠已經不屬於我了!」桓玄很成功的將禍水東引。

步輕煙若有深意的看了余寒一眼,輕笑道:「好俊俏的小哥兒,怪不得連子魚都會破了凡塵護著你。」

余寒沒有開口,對於這個步輕煙,他實在不是很感冒。

子魚沒有說話,轉身主動拉起了余寒的手:「我們走!」

「等一下!」步輕煙阻止道:「要走也行,不過要把噬空鼠留下來才行!」

子魚雙目微微眯起,看了步輕煙一眼,眼中寒意更濃。

「除非你認為,憑你們兩個,能夠打得過我們這麼多人聯手!」她的目光帶著幾分玩味。

子魚很認真的想了想,然後說道:「其實,可以試試。」

「真霸氣!」子魚的回答,讓余寒都忍不住暗暗豎起了大拇指。

不過他也知道,如果當真戰鬥起來,以自己的修為,只怕是要拖了子魚的後腿,如此的話,形勢還真是不太樂觀。

「此事,交給我處理吧!」余寒在子魚耳畔低聲說了一句。

然後一把將懷中的噬空鼠揪了出來,緩緩舉過頭頂:「其實,我原本就沒有想過要抓它,是它自己撞到我這裡的,不過既然你們都想要,那就給你們吧!」

余寒的嘴角,有一絲笑容擴散出來,他甩手將噬空鼠丟了出去,不過卻並未丟向眾人。

噬空鼠凌空翻滾了一周,小巧的身法展開,迅速朝向密林深處飛掠而去。

「你」

步輕煙根本沒有想到,余寒會突然間來了這一手,俏臉露出幾分怒意。

「現在公平了,想要噬空鼠,就自己動手搶回來便是了,不要纏著我們,因為我們也很忙呢!」

這一次,余寒拉起了子魚。

雖步輕煙暗暗咬牙,余寒然這一手,雖然讓自己折了面子,然而她也清楚,如今沒有了噬空鼠這個戰利品,繼續與子魚好勇鬥狠,也沒什麼意思。

況且余寒之前的話說的很清楚,若是自己繼續與他為難,反倒落了下乘。

步輕煙看向余寒的眸子里,多了幾分別樣的味道。

「君相合師兄!」

就在余寒拉著子魚就要離去的時候,桓雲的聲音忽然響起,讓余寒的臉色不由得狠狠一變,心中暗道不好。

果然,桓雲繼續說道:「那小子就是余寒,之前將君相卿打傷,並且當眾羞辱的那個!」

君相合雖然也是步輕煙小隊副隊長,但如果步輕煙與子魚之間當真起了衝突,他也不太好出手。

畢竟大家都是同門,所以從步輕煙咄咄逼人開始,他一直都沒有幫忙。

直到此刻桓雲的話,讓原本表情淡漠的他眉頭瞬間皺起。

「原來是你,既然這樣,那就不要走了!」君相合沒有廢話,身形一閃,掠過眾人,直接朝向余寒當頭抓落下去。

君相合的修為,比桓玄強了不止一星半點,如今全力出手,立刻讓余寒感覺到了壓力。

「我來!」

身旁傳來一個淡淡的聲音,隨即,子魚的劍再次劈出。

劍光隱藏在虛空中,有一種特殊的道韻流轉其中。

余寒好像並沒有見到過子魚施展什麼神通劍術,但是她劈出的每一劍,似乎都帶著一種不同尋常的意味。

兩道身影一觸即分,誰也沒有佔到便宜。

「子魚,你當真要為了這小子,與我們為敵?」君相合皺眉。

子魚沒有絲毫猶豫的點了點頭:「我答應過他的!」

步輕煙當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,淡笑著站在了君相合身旁:「既然如此,那就試一試,你能不能帶他從這裡走掉了!」

「算我一個!」桓玄也在此刻站了出來,隨即開口道:「這余寒之前傷了我弟弟,這個場子,總歸是要找回來的!」

「再加上我!」陳清啟邁步來到了桓玄的身旁,不屑的看著余寒道:「此子在外院的時候,多次羞辱我陳家弟子,長老早已對其恨之入骨,如此,自然少不了我!」

風行笑沒有開口,不過也踏前一步,意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