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 幻想時空小說 >大道誅天 >第七十八章 隕落之地

第七十八章 隕落之地

小說:大道誅天| 作者:熱乎冰棍兒| 類別:幻想時空

沈東玄陷入到了沉默,他們小隊剛剛從隕落嶺周圍巡視了一周,同樣因為那可怕的結界,所以沒敢過分靠近。

以沈東玄的修為,自然能夠感覺到隕落嶺的氣息,透露著一種不為人知的危險,所以他沒有強行闖入。

而此刻也不願意與同門之間產生衝突,畢竟隕落嶺,才是這一行的最終點。

所以聽到步輕煙的話,他沒有直接開口拒絕,而是將目光落在了子魚的身上。

「你來決定,是去還是不去吧!」子魚又將包裹丟給了余寒。

余寒輕輕咳嗽了一聲,然後說道:「那靈藥園中,可還有靈藥?」

聽到余寒的問題,步輕煙等人不禁也是臉色微微有些發燙,適才聽到了靈藥園的消息,滿心都被這個名字填滿,卻忘了最重要的一點。

這座靈藥園,必定是太古年間遺留下來的。

然而經過了這麼多年,裡面的靈藥是否還存在呢?

饒是自己等人佔據了英雄榜這麼多年,論到心態,竟然還不如一個剛剛踏入內門的弟子。

沈東玄微微頷首:「靈藥園被陣法籠罩著,我也看不太真切,不過透過陣法,依稀能夠看到幾株靈藥的模糊影像。」

他沉默了片刻,然後繼續說道:「芊芊的本事你是知道的,不相信我的眼睛,也應該相信她!」

沈芊芊聽到這句話,靈動的眸子眯起了兩彎新月,然後重重的朝向余寒點了點頭。

余寒笑了,沈芊芊的神奇他可是領教過,既然是她發現的,那就不會有錯了。

想到這裡,轉頭朝向步輕煙說道:「你們想要加入進來,倒也不是不可以,我只是想知道,你能不能做得君相合的主?」

步輕煙轉頭看了君相合一眼,嘴唇翕動,似乎在交流著什麼。

明顯看到君相合的目光閃爍了片刻,終於不太情願的點了點頭。

見到這一幕的余寒不禁淡淡一笑。

「我想,可以了!」步輕煙直接將目光落在余寒的身上。

余寒輕輕嘆了口氣,卻看向了子魚:「我欠你一株血菇的,這次,可以還給你了!」

「我沒找你還!」子魚淡淡的開口。

她似乎依然不太願意與步輕煙聯手,如果換成是從前,早就一走了之了。

然而此刻,她卻沒有開口,即便心中有些不開心。

余寒聽出了她語氣里的幽怨,不由得笑道:「可我,總不能永遠站在你的背後吧!」

他的話,讓子魚的嬌軀微微顫抖了一下。

「麻煩沈師兄帶路了,我們這便出發吧!」余寒深吸了一口氣,很自然的抓住了子魚的手,有一種自私的霸道。

靈藥園的位置,已經十分靠近隕落嶺了。

眾人一路疾行,翻越了幾座巨大的山峰之後,已經能夠遠遠看到籠罩在隕落嶺上的一片赤紅色結界。

「那裡就是靈藥園,不過要達到靈藥園,需要經過一處隕落之地!」沈東玄解釋道。

「隕落之地?」眾人皺起了眉頭。

沈東玄微笑道:「不錯,不同於隕落嶺,隕落之地雖然也有一種特殊的氣息和道韻,但並不強大,也沒有什麼危險!」

「可是很嚇人啊!」沈芊芊站在余寒的身旁,心有餘悸的說道:「裡面全部都是白花花的骨頭,你們都不知道有多嚇人!」

聽到沈芊芊的話,余寒不由得苦笑著揉了揉她的腦袋,然後說道:「都是死者的骸骨,沒什麼值得害怕的,而且我們這麼多人,沒事的!」

他想到了在太古平城裡見到的滿地骸骨,這隕落之地也是白骨累累,然而比起滿城隕落的平民百姓,卻差了太多。

進入到了那所謂的隕落之地,果然有一絲陰森的氣息傳來。

余寒不禁眉頭一皺,這股氣息,與當初太古平城的氣息相差不大。

所以他轉頭看向了子魚,同時也見到子魚投遞過來的目光。

很顯然,子魚也有著與自己一樣的感覺。

「沈師兄,上一次,你們是怎麼通過這片隕落之地的?」余寒忽然問道。

從心裡,他有一種強烈的感覺,這裡並不一般。

沈東玄看了余寒一眼,似乎沒想到他為什麼會這樣問,不過還是如實回答道:「我們就這樣走過去的啊!」

「難道自己的感覺出現了問題?」余寒有些想不太明白。

「有什麼不對勁嗎?」沈東玄反問道。

余寒搖了搖頭:「我總感覺,這裡的氣息有些反常!」

「膽小鬼!」桓雲在一旁忍不住奚落道:「若是害怕,你就跟在後面好了!」

有了桓玄他們在旁邊,他也不怕余寒出手,所以說話有些肆無忌憚起來。

然而余寒卻根本沒有將他的奚落放在心上。

「桓雲說的不錯,你若是害怕,可在隊伍中間,這裡也就你的修為最低,沒什麼不好意思的。現在就不要疑神疑鬼了,取得了靈藥園中的靈藥,我們還要去抓捕噬空鼠!」桓玄也在這時開口,同時若有深意的看了余寒一眼。

「走吧!」相比之下,君相合倒是有些直接,冷哼一聲,直接朝向隕落之地深處走去。

那股陰森的氣息越來越明顯。

這一點眾人雖然都有所感應,但因為有過沈東玄之前平安通過,所以並沒有太多放在心上。

子魚和余寒處在隊伍的最中心,也是桓玄他們有意為之。

而有人主動排斥子魚,步輕煙自然樂得如此,所以很配合的也做出了相同的選擇。

「好像,是有些不太對勁!」這一次開口的是沈東玄。

從進來之後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