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 幻想時空小說 >大道誅天 >第八十章 三級陣法

第八十章 三級陣法

小說:大道誅天| 作者:熱乎冰棍兒| 類別:幻想時空

「這裡就是靈藥園了!」隨著沈東玄有些低沉的聲音傳來,眾人也紛紛停住了腳步。

出現在他們面前的,是一片片空地,高大的樹木已經被盡數除去。

依稀能夠看到上面整理的葯田,只是現在已經被雜草覆蓋。

在濃密的雜草之間,還能夠看到一些枯萎的靈藥,已經失去了所有靈性。

「果然是靈藥園!」眾人眼中紛紛閃爍著精芒。

沈東玄卻忽然嘆了口氣,微微道:「我也不知道,帶你們來這裡是對是錯,這一行所遇到的事情已經超出了我的預估。」

君相合嘴角勾起一絲不屑:「人為財死鳥為食亡,這靈藥園已經有一些年頭,如果裡面當真有靈藥存在,至少也是千年級別,甚至還要更長,這個險值得冒!」

此言一出,不少人紛紛點頭。

富貴險種求,這一點大家也都清楚,再加上之前出現了青蝗的事情,他們心裡也同樣有些強烈的戒備。

「陣法就在那邊!」沈東玄嘆了口氣,指向前方。

余寒深吸一口氣,從站在這裡開始,他便感覺到了一絲陣法的波動。

此刻得到沈東玄的確認,不禁暗暗點頭。

這座陣法,直接將一塊葯田籠罩在了其中。

不斷有陣法的氣息流轉出來,雖然氣息上來看並不激烈,然而眾人都清楚陣法的可怕,所以誰也沒有生出半分輕視。

所有人的目光幾乎都落在了余寒的身上。

已經到了這個時候,余寒自然不會推辭,幾步朝向前方走去,右手微微攤開。

五十四條道紋迅速的從掌心消失,朝向對面的那座陣法緩緩靠近了過去。

當初教書長老曾經將他關在了那座草屋之中,讓他依靠自己的感悟,從內部破開了山河伏魔陣。

雖然此刻眼前這座陣法要比山河伏魔陣不知強大多少倍。

但是陣法一道,殊途同歸,所以余寒也想試一試。

五十四條道紋開始不斷的接觸那座陣法,二獄境界的五獄觀心術全力催動,余寒的身心也陷入到了一種特殊的意境之中。

儘管眾人多少都與余寒有些過節,但也知道此刻不是打擾他的時候。

一時間,周圍出奇的安靜,幾乎所有人的目光,全部都落在了余寒的身上。

「呼」

道紋迅速的退回,重新納入到了體內,余寒也長長鬆了一口氣。

「怎麼樣?」

君相合目光閃爍道。

余寒淡淡的掃了他一眼,那種目光讓君相合不由得有些尷尬。

「是三級陣法,我只是二級陣師的初期,無法破開!」他如實回答道。

的確,那是一座三級陣法。

此刻余寒剛剛踏入二級陣師的範疇,而二級陣師和三級陣師之間的道紋數量,是恐怖的一千條。

可以說,這是一個龐大的數量,所以此刻余寒的五十四條道紋,相比之下差了太多。

君相合等人的眼神逐漸冰冷了下來:「就沒有其他辦法了嗎?」

余寒依然沒有回答君相合的話,而是回頭看向了子魚和沈東玄:「我要閉關一下,爭取多凝聚出一些道紋出來!」

子魚輕輕點頭,沒有開口,但意思很明顯,放心就是了!

沈東玄點頭道:「你只管準備,有我們幾個在這裡,不會讓人打擾到你!」

說到這裡的時候,他目光掃向君相合和桓玄等人,帶著幾分警告。

對於子魚等人的實力,余寒有著信心。

當即盤膝坐倒在地,然後從懷中掏出一枚玉**。

有些歉然的看了子魚一眼:「本來是要留給你的,不過現在,只能先應應急了!」

「到時候,還給我冰靈果就是了!」子魚的話,永遠都簡單得沒有一句廢話。

余寒嘴角牽起一絲笑容,然後仰頭將最後一滴神液倒入口中。

這一次,他沒有催動大乾坤訣來吸納神液蘊含的天地靈氣,而是依靠著大乾坤訣運轉在體內,將這些天地靈氣全部都納入到了丹田之中。

此刻的余寒,經時要突破到清微初期境界!

這也是他想了很久才做出的決定。

這一滴神液,已經不足以支撐大乾坤訣繼續晉級,還不如填補體內的真氣空缺,突破到清微境界。

他踏入武魄後期的時間雖然不長,但這段時間一直反覆錘鍊,已經達到了巔峰,並且逐漸凝實。

此刻得到了神液相助,海量的天地元氣瘋狂的沖入到了體內。

與此同時,他的眉心處,那枚印記也再次出現,形成一股氣息,鎮壓著神液狂暴的靈力。

「臨時抱佛腳嗎?大家都跟著他辛辛苦苦的來到這裡,可不要到時候白白在這裡等他!」桓雲忍不住陰陽怪氣的說道。

「你若再敢多說一句話,便割了你的舌頭!」子魚冰冷的眸子掃過,讓桓雲忍不住一個激靈。

步輕煙卻在這一刻目光閃爍,淡笑道:「我倒是想看看,你要怎麼割下他的舌頭!」

子魚雙目微眯:「我若出手,你攔不住!」

「那你儘管試一試!」步輕煙針鋒相對。

子魚眼中的殺機一閃即逝,背後長劍也在這一刻出鞘。

「呼」

就在雙方劍拔弩張的這一刻,一股可怕的氣息忽然以余寒為中心,朝向外面擴散了開來。

一道光芒從他頭頂冉冉升起。

赫然正是那一株草武魄!

「他的武魄,竟然是一株草!」除了沈東玄等知道這件事情的人之外,包括步輕煙在內,都忍不住驚訝不已。

那株小草此刻已經完全染上了一層金黃色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