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 幻想時空小說 >大道誅天 >第八十七章 四象誅仙陣

第八十七章 四象誅仙陣

小說:大道誅天| 作者:熱乎冰棍兒| 類別:幻想時空

老者嘴角的笑容漸漸瀰漫開來,他布滿褶皺的臉上,閃爍著一種異樣的光華。

兩側雙手同時平托而起。

每一隻掌心上,各自有十五枚道印懸浮,冉冉升起。

道印在半空中凝聚,自動組合成一組玄奧的圖形,停留在老者頭頂。

「四象誅仙陣!」

「轟隆隆」地面劇烈的顫抖,整座葯廬彷彿都要倒塌一般。

可怕的氣息從四面八方開始朝向老者頭頂匯聚。

青龍、白虎、朱雀、玄武,四大神獸,分別從四個方向衝出,龐大的氣勢已經將整座葯廬全部都籠罩在了其中。

余寒的眸子終於眯起,這座陣法,已經遠遠超出了他的認知範圍。

甚至當初在教書長老的小院內,也從未感覺到這種強悍的陣法氣息。

而處在陣法籠罩之下的白衣人,此刻臉色終於大變。

原本就慘白的臉色顯得更加蒼白。

「給我開!」

他掌心的骨笛脫手飛出,厚厚的冰層再度出現。

之前,他便用這件秘寶抵擋住了余寒那堪稱絕世的劍意星河轟殺。

如今,這道冰層再度浮現出來,氣息比之前抵擋余寒那一擊時候不知強橫了多少倍。

冰層宛若實質一般,折射著瑩白的光芒,迎上了四象神獸的聯手轟殺。

「擋住了!」

余寒熱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,那骨笛也不知道是何物,竟然擁有如此可怕的防禦能力。

看來,這白衣人當初便已經感應到了葯廬之主的存在,所以並未與自己全力相鬥,否則的話,自己不可能堅持這麼久。

「那隻骨笛,吸收了大量冰寒屬性的天材地寶,才擁有這等能力!」

葯廬之主的聲音從背後傳來,他的目光也落在了只剩下兩朵的萬載冰花身上。

「他之所以圍困這裡這麼久,有一部分原因是為了這株萬載冰花,如果讓他再次煉化,只怕骨笛還會有所晉級,到時候,勝算就更大了。」

余寒目光閃爍:「前輩的陣法,似乎還差了一些力量啊!」

葯廬之主驚訝於余寒的眼力,同時無奈的搖了搖頭:「我這殘軀,能夠做到這一步,已經到了極限,如果再強大的話,連我也無法控制。」

「滾開!」

半空中,那厚厚的冰層狠狠激蕩了開來,數不盡的光芒瘋狂搖曳,形成一道折射陽光的七彩冰環,一舉將四象神獸全部都震飛了出去。

「要破開了嗎?」余寒忍不住有些擔憂。

「哪有這麼容易?」葯廬之主淡淡微笑,頭頂那三十枚道印再度流轉,形成一股可怕的洪流,分成四股,各自注入到了四象神獸體內。

原本被震開的四象神獸,紛紛搖頭咆哮一聲,四道力量形成一道玄奧的微妙循環,在它們之間凝聚。

「四靈絞殺!」

那道力量瘋狂暴漲,化為一道巨大的光柱,狠狠降臨而下,轟擊在了那道冰環之上。

「轟」

巨大的轟鳴之聲傳來,冰環寸寸崩碎,朝向四面八方擴散。

然而,那可怕的光芒余勢未衰,依然朝向白衣人的頭頂碾壓下來。

「老傢伙,竟然還有這一手!」白衣人惱火之極,無數青蝗在他頭頂化為一尊巨大的盾牌,硬生生的抵擋住了那道光柱的轟殺。

「蓬」

沉悶的聲音傳來,在這瘋狂的一擊之下,無數青蝗不斷掉落下來,直接被震死。

白衣人不住的後退,那枚骨笛在他頭頂懸浮,散發出瑩白色的淡淡光華。

「死吧!」

四象神獸驀然俯衝而下,恐怖的氣息撕裂了虛空,整個將白衣人全部都籠罩在了其中。

「要拚命了嗎?等的就是這個時候!」

白衣人原本慌亂的眸子瞬間變得清明一片,讓余寒熟悉的玩味感覺再度襲來。

然後,在兩人驚訝的目光中,他一條手臂竟然脫離了肩部,就那麼平飛而出。

那是握住骨笛的手臂,隨著不斷朝向天空迎上,可怕的氣息彷彿一下子被引爆了。

「轟」

幾乎是在瞬間,白衣人那條手臂直接被骨笛吸納到了其中。

原本只是平華無奇的骨笛,一瞬間綻放出眩目的瑩白色光芒。

那些光芒不住的顫抖,最後形成一面足有七八丈厚度的冰罩,將白衣人籠罩在了下方,同時也迎上了俯衝下來的四靈神獸。

「蓬」

勢不可擋的四靈神獸,撞擊在這片冰罩上的瞬間,只是將其震得微微晃動了片刻。

然後四隻龐大的身軀忽然從與冰罩的接觸點開始,一層淡淡的冰甲漸漸浮現出來。

繼而迅速蔓延到了全身,化為了四尊巨大的冰雕,保持著最後俯衝的姿態,停留在那裡。

與此同時,嗡鳴之聲大作,漫天青蝗盤桓飛舞,朝向余寒和葯廬之主瘋狂的籠罩了過去。

冰罩下面,依稀可見白衣人已經跌坐在地上,口中不斷的喘息著,顯然自斷一臂,然後又強行催動青蝗,讓他也承受巨大的壓力。

然而他成功了。

那最後凝聚出來的冰罩,一舉將四靈神獸全部封印住。

而失去了陣法的葯廬之主和已經重傷的余寒,根本無法抵擋住數量恐怖的青蝗。

所以就在青蝗籠罩下來的那一刻,葯廬之主和余寒嘴角同時勾起一絲苦澀。

「我可拼盡全力,強行催動四靈神獸破開冰甲,從而發出最後一擊!」葯廬之主微微開口。

余寒的雙眸也是微微眯起:「關鍵是那層烏龜殼」

葯廬之主嘴角浮現出一絲笑意:「我有辦法破開那層冰罩,然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