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 幻想時空小說 >大道誅天 >第九十四章 劍樓

第九十四章 劍樓

小說:大道誅天| 作者:熱乎冰棍兒| 類別:幻想時空

在乾坤明輪的碾壓之下,上蒼之手根本不堪一擊,直接被鎮壓的寸寸崩潰!

「噗」

柳擎天張口噴出一大口鮮血,臉色蒼白如紙,朝後跌退出去!

余寒如影隨形,乾坤明輪催動到了極致。

他嘴角的笑容,綻放出一道不可磨滅的殺機!

他記得,之前柳擎天是要動手擊殺東方靖康來著,所以這一刻,他也沒準備留手。

對於仙門中人,余寒從未有過半點憐憫。

乾坤明輪迅速的壓下,頃刻間將柳擎天吞沒在了其中。

「不」

柳擎天撕心裂肺的聲音響起,聽在旁邊剩下的兩人耳中,忍不住一陣毛骨悚然。

「快走!」

那兩人瞬間便反應了過來。

不敢再有分毫的逗留,身形一閃,分成兩個方向各自逃遁!

「真聰明」

余寒目光閃過一絲讚許,乾坤明輪猛然調轉方向,帶著刺耳的嗡鳴之聲,將最開始出手的戚若海再次籠罩在了其中。

慘叫聲隨著乾坤明輪的光芒漸漸散去,余寒的目光帶著莫名的冷漠,搖頭嘆息道:「可惜,還是逃掉了一個!」

他轉身朝向東方靖康走去。

「有漏之魚,你這裡已經不再安全了!要立刻轉移!」他微微眯起雙目。

東方靖康也有些發怔,沒想到余寒如此殺伐果斷,舉手投足之間便將兩名仙門弟子盡數抹殺。

他嘴角露出一絲苦澀的笑容:「現在仙門弟子越來越多的出現在這裡,能躲到哪裡呢?」

說完,他深深的看了余寒一眼:「我倒是無所謂,反而是你,殺了仙門弟子,他們一定不會善罷甘休,該躲起來的應該是你。」

余寒搖了搖頭:「躲不掉的,他們今天可以來找你,明天還可以去找別人,甚至是外院,總之有的是方法逼我出來,我若離開,只會連累了你們。」

東方靖康有些輕鬆的笑了笑:「無妨,記得為我們報仇就是了!」

余寒咧嘴笑了笑:「還沒到那種程度,仙門之所以猖獗,就是因為內院弟子的忍讓,這一次我殺了他們兩人,一是給他們下了一道戰書,還有一個目的就是警告他們,欺負人的時候,也要做好丟了性命的準備。」

說到這裡,余寒嘴角有一絲不屑漸漸浮現出來。

「他們其實沒有想像中的那麼高傲,骨子裡比誰都怕死!」

東方靖康嘆了口氣,或許余寒說的是對的,因為他的理由,說服了自己。

「那你接下來要去哪裡?」

余寒目光閃爍了片刻,輕輕開口:「劍樓!」

這段時間,他所有的心思全部都用在了後來修行的陣法和大乾坤訣上面,卻忽略了自己體內那條衍生出來的劍意星河。

在靈藥園的時候,劍意星河爆發出來的力量是可怕的。

這是除了那些被衍化為大星的劍術神通之外,一種更加恐怖的神通。

而現在除了四套浮屠古經衍化出來的三十六顆大星之外,剩下的七十二顆星辰,還都處在基礎劍術的層次。

所以,要提高劍意星河的力量,只有去劍樓中修行一些劍術神通。

劍樓比外院的劍閣要高級許多,那裡面的劍術神通,應該足夠將這些星辰補齊,即便比不上四套浮屠古經,也能夠提升不少的實力。

想到這裡,余寒將目光落在了東方靖康的身上:「你先去教書長老那裡吧!」

他將另外一朵萬載冰花遞到了東方靖康手中,繼續說道:「這朵萬載冰花,應該能夠讓你突破到清微中期!」

感受到那朵冰花傳遞過來的濃郁靈氣,東方靖康目光閃爍,囁嚅了兩下嘴角,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。

「不要謝我,這一次你險些隕落,說起來還是因為我,快些提升實力,到時候也幫我省去了不少的麻煩!」余寒笑道。

然後揮了揮手:「時間不早了,那些傢伙估計也快到了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我們走吧!」

劍樓之所以被稱為講武堂三奇,其中有著太多的劍術神通。

論到品級,與外院的劍閣根本不是一個層次。

而且雖然名為劍樓,但其中卻並非全部都是劍術神通,也有不少其他的黃階神通,甚至黃階上品的也不在少數。

余寒來到這裡的時候,門口有不少弟子準備進入其中。

這倒讓他心情稍微輕鬆一些。

仙門弟子的到來,還沒有讓講武堂的弟子徹底失去鬥志,否則也不會來這裡修鍊了。

想到這裡,他緩緩來到隊伍的最後方,目光開始漸漸打量著這棟古樸的閣樓。

閣樓一共分為三層,外面流轉著陣法的氣息。

作為講武堂重地,守護自然十分森嚴。

這一點,讓余寒暗暗點頭。

「快點,想什麼呢?」

一聲不耐煩的聲音打斷了余寒的思緒。

他微微一怔,這才發現,前面的人已經都進去了,守在門口的執勤弟子正看著他,臉色十分不善。

「不好意思,第一次來,有些走神了!」

余寒歉然的開口,微微有些尷尬,抬腳便要走入其中。

「站住!」

那執勤弟子站起身來,伸手攔住余寒,呵斥道:「不知道規矩嗎?進入劍樓,需要交納相應的任務點,把你的任務令拿出來!」

任務令余寒倒是有一枚,之前教書長老賜給他的。

只是裡面好像沒有任務點!

他的臉色不由得有些尷尬!

執勤弟子的臉色愈發的冷漠起來,哼聲道:「看你的修為,也不像是有任務點的樣子!」

然後不耐煩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