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 幻想時空小說 >大道誅天 >第九十六章 劍意星河

第九十六章 劍意星河

小說:大道誅天| 作者:熱乎冰棍兒| 類別:幻想時空

有了之前的事情,這一次余寒很順利的進入到了劍樓之中。

劍樓一共分三層,第一層基本上都是黃階下品的神通。

以此類推,第三層才是最高的黃階上品神通。

余寒直接花掉了一千任務點,選擇了進入劍樓第三層。

劍意星河內的一百零八顆大星對劍術神通的要求很高,像是之前許飛拿給自己的那幾套,每一套也僅僅留下了兩招而已。

對應起來,就是兩顆大星。

而且通過對它的了解,余寒心裡也越發的了解體內這條神秘的劍意星河。

劍術神通越是強大,給它帶來的品級晉陞就越大。

所以他會選擇最好的。

一千任務點,換做在這裡的時間是三天。

劍樓不同於外院劍閣,進入其中後就沒有時間限制。

然而三天的時間,對余寒來說應該足夠了。

踏著木梯,余寒一步步的走上了第三層。

第三層並不大,裡面有一些弟子,都在聚精會神的握著一套神通玉簡在感悟。

這種感悟方式是最直接的,通常也是講武堂弟子們常用的,就是通過與玉簡的接觸,來感悟其中的神通。

余寒目光朝向四周掃了一眼。

果然不愧是講武堂三奇之一,內院的重地,這裡的神通不下數千種。

而且每一種都是黃階上品的神通。

至於黃階之上的神通,是由教書長老保管的,這一點余寒是知道的。

不過對於講武堂的底蘊,他還是有些震驚。

目光不斷在一枚枚神通玉簡上停留,然後掃過。

「就從你想先開始吧!」余寒單手握住一塊玉簡,心念一動,元神立刻侵入到了其中。

一道道鋒銳的劍意從那玉簡之中傳遞了出來。

余寒微微閉上雙目,感受著那些道韻劍意在腦海中不斷的旋現,好像自動衍化為一招招劍術一般。

然後,那些劍術在不斷的演練之中,招式越來越少,終於僅剩下兩招,循環在腦海中回放。

他輕輕點了點頭,眼中閃過一絲釋然:「果然,黃階上品神通只能夠衍化為兩招劍術神通,看來我猜得不錯,之前在石壁浮屠上面得到的三套劍術神通,雖然也差不多屬於黃階上品,然而卻可以衍化出九招劍術,最後化為九顆大星!」

「劍意星河對於劍術神通的選擇,並不僅僅是依照品級來確定,更多的還是其中所蘊含的劍意程度。」

想到這裡,余寒的眸子愈發明亮起來。

「感悟這招劍術,不過用了半個小時左右的時間,依照這種速度,估計兩天左右,劍意星河中的大星數量,便可補齊了!」

余寒嘴角勾起一絲自信的笑容。

於是,劍樓的第三層出現了一個奇怪的弟子,在不斷的遊走在無數的神通玉簡旁邊,然後拿起一塊開始感悟。

只不過,每一塊玉簡他都只是感悟了半個小時左右,不會有所增加,然後繼續換下一塊的神通玉簡來感悟。

這種走馬觀花的速度,很快就引起了不少弟子的注意。

然而卻並不是那些正在修鍊中的弟子,而是第三層劍樓的執勤弟子。

他目光無數次看向余寒,對於余寒的做法,這名執勤弟子眼中閃過一絲不屑。

這似乎是最典型的遇到困難就退縮回去的做法,所以他心裡也自動認為,余寒是那種好高騖遠,沒有定性的弟子。

所以眼中的不屑之色愈發濃郁了起來。

想到了君相卿派人交代的事情,他嘴角不禁勾起了一絲不屑,悄悄掏出一塊空白的木牌,在上面寫了幾個字,就那麼順手從窗口丟了出去。

劍樓下方,原本因為連續吃癟而臉色不善的君相卿,在看過木牌上面的字之後,嘴角終於露出一絲淡淡的笑容。

「換的這麼頻繁嗎?」他有些喃喃自語。

嘴角的笑容卻帶著深深的嘲弄:「還是想要強行記住這些神通?」

「不論怎樣,這傢伙都註定要失望了!」

一座清冷的小院內,到處都是一片冰寒的氣息。

這座小院的氣候,似乎與外界完全違背了一般,連同周圍那些花草樹木,都結上了一層淡淡的冰霜。

在那無數冰寒之氣的籠罩之下,一道冰藍色的身影盤膝坐在那裡。

她雙手不斷的結印,冷冽的寒氣不斷從體內湧出,充斥在周圍。

她的頭頂,有一朵美麗的妖異的透明花朵懸浮在那裡,然後隨著法印的變幻,化為一道道涓涓流淌的純凈靈氣,從頭頂灌注到了她的體內。

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,少女的頭頂,已經開始出現了一層冰霜,連帶著她白皙的面孔,也透露著幾分寒意。

驀然,她緊閉的雙眸一瞬間睜開。

兩道寒芒投射而出,不知蔓延向了哪裡。

那朵已經變得有些虛幻的萬載冰花,整個化為一道瑩白的光芒,沒入到了她的頭頂。

子魚緩緩收功,冰冷的眸子掠過一絲欣慰,然後深深吸了一口氣,站起身來。

腳下的冰霜一點點的化開,連同溫度也漸漸回升。

然而她的目光卻好像透過了那道院牆,投向了不知多遠的距離。

「我已經突破到了清微後期,你呢?也突破了嗎?」

「記得之前你好像問過我,為什麼不願意突破到清微後期來著。」

「因為,我想多陪你幾天。」

「可是現在,似乎不行了,不過我相信,你會很快追上來的!」

「因為你從未讓我失望過!」

她清冷的俏臉浮現出一絲淺淺的笑容,然後朝向木門走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