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 幻想時空小說 >大道誅天 >第一百章 殺你仙門弟子又如何?

第一百章 殺你仙門弟子又如何?

小說:大道誅天| 作者:熱乎冰棍兒| 類別:幻想時空

一濁的目光,終於落在了對面那個白衣少年身上。

冰冷的嘴角漸漸勾起一抹弧度。

「余寒,你終於出現了!很高興你能自己送上門來,讓我省去了不少的麻煩!」

「不過,殺我仙門弟子,你膽子真不小!」

「鏘」

刺耳的破空之聲傳來,余寒沒有開口,手裡那截劍尖卻化為一道流光,朝向一濁急速激射而去!

「殺了就殺了,你能如何?」

這就是他的回答,沒有絲毫拖泥帶水的殺意盎然!

「蓬」

一濁輕輕點出一指,如水水波般的紋理漸漸擴散。

那截劍尖所有的沖勢,隨著陣陣激蕩的波紋逐漸散去,化為一截凡鐵,掉落在地。

「原本以為,講武堂儘是一些無能之輩,現在看來,並不絕對!」

他淡笑著看向余寒:「至少你還算有幾分本事!」

余寒的臉上始終不見分毫的表情,他沒有回頭,卻揮了揮手:「將受傷的弟子帶回去療傷!」

剛剛趕到的沈東玄和趙括率先動作,各自托起兩名受傷的弟子朝後退去。

不少弟子紛紛出手相助,甚至連君相合,目光也閃爍出幾分複雜的神色,隨即彎腰托起了兩名弟子。

一濁並未阻攔,目光始終與余寒遙遙對視。

「清微初期?」一龍掃了余寒一眼,帶著幾分不屑輕輕搖頭,轉頭坐到了之前的椅子上,淡淡的聲音,卻傳遞了出去。

「一濁,給你一刻鐘的時間解決戰鬥!」

一濁目光注視著余寒,伸手朝後打了一個手勢:「用不了那麼久,十分鐘好了!」

然後,伸手指向余寒:「你準備好受死了嗎?」

「呼」

話音落,可怕的氣勢自他周身蓬然爆發而出,帶動著周圍的空間,都開始漸漸波動起來。

「鏘」

面對那席捲過來的氣勢,余寒率先出手,隨著銹劍出鞘,一道蜿蜒的劍氣順勢刺出,劍意橫空,瞬間奔襲而出。

「外強中乾,如果就這點本事,十分鐘,都抬舉你了!」一濁不屑的聲音傳來。

他手臂飛速探出,朝向那道劍氣拍落。

「拂雲手!」

碩大的手臂虛影在拍出的瞬間,化為無數道重影,愈發的飄忽不定起來!

比起余寒那道劍氣,那漫天掌印,顯得有些深不可測壯觀。

不少人都投來一絲擔憂之色,無論是之前嘲笑過余寒的內院弟子,還是那些處在中立情況下的弟子,他們的內心都是一樣的。

余寒此刻所代表的,是整個講武堂!

「余寒雖然厲害,可惜修為差了太多,清微初期,比起清微中期巔峰的一濁,相差了整整一個等級!」有些弟子開始嘆息。

「據說,余寒還未進入內院的時候,便曾經以武魄後期的實力,擊敗過清微初期的一清,如今面對一濁,也不一定就會輸!」有些了解余寒的弟子還抱有一絲希望。

「蓬」

無數掌影籠罩之下的那道劍氣,終於被徹底的包裹住。

「每一道掌影,竟然都可以附帶著真氣,這一招是挺不錯的!」

余寒臉色如常,銹劍在手中嗡鳴作響,不過那道劍氣,卻始終無法突破漫天掌影的壓制。

一濁的嘴角,譏諷的笑容愈發濃郁起來:「真是不堪一擊啊!既然如此,那就一招擊敗你!」感覺到對方被壓制的那道劍氣,一濁冷哼一聲,掌心猛地朝下一翻,輕輕按下!

「嗡」

無數掌影,一瞬間化為虛無,全部都凝聚成為一隻巨大的手掌,狠狠的朝向下方拍落!

「給我碎!」

那隻大手,充斥著可怕的力量,甚至將余寒也籠罩在了其中。

然而,余寒那始終沒有變化的臉上,卻在這一刻浮現出淡淡的笑容。

旋即,銹劍在他手中輕輕一挑!

可怕的劍意,一瞬間爆發而出。

那道看似普通的劍氣,在這一刻如同洪水猛獸一般,充斥著一股暴虐可怕的能量!

然後,迎上了那一掌!

兩道勁氣終於直接對撞在了一處,恐怖的氣浪朝向兩側翻騰而出,轟然炸響!

碎裂的氣勁朝向四面八方潰散,一道道波紋般的餘波盪漾開去。

「呼」

可怕的真氣之中,余寒一步搶出,銹劍再度揮灑而出!

「太虛」

拂雲手被余寒破開,一濁的臉色已經變得難看之極,如今眼見著余寒的劍氣再度斬殺而來,他的目光漸漸凝重起來。

「三疊浪」

雙手接連拍出三掌,三道掌風,化為可怕流轉的光浪,相互交疊在一起,迎著那道劍氣激撞而去!

終於,兩道可怕的氣勁再次交匯在一起。

所有人的目光,都隨之再度緊張了起來。

然而,他們等待中的可怕爆炸之聲卻並未傳來,余寒的劍氣,徑直穿透了三重疊加的掌風!

大實若虛,虛實相合!

在穿透那道掌風之後,太虛劍意瞬間化為凝實的鋒銳劍氣,片刻便出現在一濁的面前。

一濁的臉色,終於化為蒼白。

腳下接連踏出,同時,硬生生的收回三疊浪的勁氣。

反噬的力量讓他喉頭一陣腥甜!

然而卻硬生生的將那口鮮血咽了回去,同時右手拍出,朝向那道劍氣攝拿過去。

探出的手臂,剎那間化為通體金黃之色!

「黃金手」

「叮」

劍氣斬落在那條手臂上,竟然發出了金鐵交擊的清脆之聲。

余寒眉頭微微皺起,看著雖然被震得踉蹌後退,卻並未受傷的一濁,心中忍不住嘆息:「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