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 幻想時空小說 >大道誅天 >第一百零一章 四陣合一

第一百零一章 四陣合一

小說:大道誅天| 作者:熱乎冰棍兒| 類別:幻想時空

一龍雙臂一振,可怕的氣息流淌而出!

他右手探出,化為一隻金黃色的大手,凌空將重傷的一濁攝拿在手中。

與此同時,呼嘯的精芒蓬然爆發,重重的轟擊在乾坤明輪上!

遭到重創說完乾坤明輪一陣悲鳴,直接爆碎開來!

余寒雙目微眯,看向一龍的目光多了幾分凝重:「果然不愧是能夠與子魚和宋天行比肩的人物,真是厲害啊!」

「沒用的廢物!」一龍冷哼一聲,隨手將一濁丟在地上!

他轉頭看向余寒,眼中閃過淡淡的精芒:「不得不說,你還真讓我有些驚訝,看來,值得我親自出手了!」

余寒分毫不讓的與之對視,銹劍遙指對方:「那就過來試試,或許你會更驚訝!」

「無恥!」沈東玄冷哼一聲,身形一閃,出現在了余寒的身側。

他目光炯炯,落在了一龍的身上。

雖然余寒的表現,遠遠超出了他的預估。

但時戰鬥到了這般地步,已經足夠了。

在沈東玄眼中,余寒此刻甚至擁有足夠與自己抗衡的實力,然而剛剛經歷過一場大戰的他,絕對不是一龍的對手。

所以他站了出來,目光死死的注視著一龍:「我來與你一戰!」

話音方落,肩頭一沉,已經被一隻大手輕輕按住。

「我說過,我的事情,讓我自己來解決!」余寒看著轉頭看向自己的沈東玄輕輕搖頭。

「可你剛剛戰鬥過一場,他明顯是要撿便宜!」沈東玄有些著急的說道。

余寒嘴角浮現出一絲笑容:「相信我,這便宜,可沒那麼好撿的!」

沈東玄看著眼中閃爍著濃濃戰意的余寒,終於還是暗暗咬了咬牙,退到了一旁。

「他說的沒錯,現在與你動手,卻佔了不小的便宜,所以我可以讓你休息一會兒,這樣才算公平!」一龍玩味一般的看著余寒,就像看著一隻獵物一般。

余寒嘴角勾起一絲不屑,搖頭道:「這麼拙劣的激將法,真讓人反感。」

他眼中有精芒閃爍:「只是,不讓你占些便宜,你配與我一戰嗎?」

一龍雙目漸漸眯起,殺機在眼底蔓延開來:「真是狂妄啊!只可惜,你會為你的狂妄付出代價!出手吧,否則你就沒有機會出手了!」

余寒沒有回答,就那麼看著一龍,氣息一點點的攀升。

「余寒!」君相合的聲音從背後傳來。

然而他卻沒有回頭去看君相合複雜到了極點的臉色。

「無論這一戰結果如何!」君相合看著那道瘦削的背影,微微開口:「也不管你願不願意從今以後,就是朋友!」

此言一出,周圍知道君相卿和余寒關係的弟子們紛紛側目,不可思議的看著君相合。

他們似乎不敢相信,君相合會做出這樣的選擇。

連同君相卿,都一臉難以相信的看著大哥,嘴唇微微顫抖,眼底已經是一片死灰。

只有沈東玄和趙括,眼中閃過一絲讚許。

君相合此刻的選擇,同樣得到了他們的認同,而且,雖然余寒沒有回答,沈東玄卻清楚,他的想法,應該是和自己一樣的。

余寒已經無暇去回答君相合的話,因為一龍帶給他的壓力,無疑是巨大的。

「大五行法印,金土雙印!」隨著一聲輕喝,余寒終於出手,而且,一開始就施展出了玄階下品神通。

足可見對一龍的忌憚!

「玄階下品神通?」一龍眼中浮現出淡淡的光芒:「可惜,太弱了!」

他一拳轟出,拳芒凝聚在拳頭表面,化為琉璃般實質的保護層,一道道紋理在上面流淌,蘊含著恐怖的能量。

「轟」

金土雙印劇烈的顫抖,帶動著余寒的手臂,都有些酸麻起來。

「兩種屬性果然還不夠,既然如此,那就再加一種吧!」余寒的聲音傳來。

他左手輕輕一按,一道玄黑色的光印脫手飛出,如同磁鐵一般,瞬間便與金土雙印融合在了一處。

在修為不斷進步的同時,他的大五行法印,也凝聚出了第三道法印,如今三印合一,已經堪比玄階中品神通。

三道法印融合在一起,氣息一瞬間暴漲起來。

三大屬性力量不住的轟鳴,終於抵擋住了一龍的這一拳。

一龍眼中的驚訝一閃即逝,看著余寒哈哈大笑道:「竟然還有所隱藏?區區一個講武堂,竟然會出現你這樣有趣的弟子,修為雖然不高,然而這手段,真是不賴!」

「蓬」

劇烈的爆炸聲中,兩道身影各自倒退出去。

余寒的臉上,閃過一抹蒼白,一直退出十多米距離,方才穩住身形。

而一龍只是退後了三步,目光淡淡的掃向余寒。

「余寒,終究還是不敵嗎?」所有講武堂弟子都暗中替余寒捏了一把冷汗。

雖然心中都希望余寒能夠再次勝出這一場,然而他們也清楚,面前這個一龍的實力,已經遠遠超過了余寒。

這種人物,已經站在講武堂內院的巔峰。

相比之下,余寒這隻橫空衝殺出來的黑馬,即便表現出了足夠的驚艷,也依然差了一籌。

看著對面目光閃爍的余寒,一龍的目光有些惋惜:「可惜,如果你的修為如果突破到了清微中期,或許真有能夠與我一戰的資格,然而現在,只能飲恨於此了!」

「恐怕未必!」余寒輕輕扭了扭脖子:「這場戰鬥,才剛剛開始而已。」

「那你就去死吧!」一龍腳下狠狠一踏,身形如同猛虎出欄一般俯衝而出,身後拖曳出一串長長的殘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