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 幻想時空小說 >大道誅天 >第一百零二章 一劍破地獄

第一百零二章 一劍破地獄

小說:大道誅天| 作者:熱乎冰棍兒| 類別:幻想時空

「萬法化真勁!」

低沉的聲音自一龍口中響起。

與此同時,他右臂上的肌肉,忽然劇烈的扭曲了起來,彎曲成了一個不可思議的弧度。

看向余寒的目光充斥著扭曲的瘋狂。

從出手的那一刻,他都沒有想到,與這個不過清微初期的小子交手,竟然會耗費這麼多的時間和精力。

不僅如此,連隱藏的底牌也不斷的被掀開。

對面那個少年,此刻已經完全被他當成是同一個級別的對手來看待。

隨著一道道璀璨的光芒不斷升騰而起,那條扭曲的右臂之中,竟然散發出一股強烈的破滅氣息。

不同於之前他所施展的大崩天拳,雖然也是崩滅的大道衍化而來,然而此刻那凝而不散的氣勁,卻遠遠超過了之前的所有招式。

余寒雙目微微眯起,他的臉色也變得凝重了起來。

攤開的手掌上,道紋不住交織,構建出一道道玄奧的道圖。

「死吧」

一龍的這一拳,終於轟出!

可怕的氣勁驚濤駭浪般的狂涌而出,連空間都摩擦出一聲聲刺耳的音爆。

被這道勁氣覆蓋住的區域,整個空間似乎都開始扭曲了起來,綻放出攝人心魄的氣息。

「九龍殺生陣!」

隨著余寒口中這幾個字吐出,他眼中的光芒漸漸收縮,道紋再次暴漲之後,構建出這座九龍殺生陣的速度也快了不知多少倍。

如今全力操控之下,九瓣蓮台凌空懸浮,灑落下一道道璀璨金芒。

好像一尊小型的太陽,釋放出可怕的能量。

隨即,九片蓮花瓣漸漸脫落下來,化為九條蜿蜒的金色巨龍,狠狠的朝向一龍的拳頭轟擊過去。

「轟隆隆」

隨著兩道恐怖的勁氣相互交擊在一起,不斷發出恐怖的爆炸之聲!

眾人全部都露出難以相信的神色。

連沈東玄與君相合,也忍不住對視了一眼。

如果換成是自己,絕對無法安然無恙的接下一龍這一招。

然而此刻余寒所施展出的這道陣法,在力量上來看,卻並不比對方差。

隨著兩道力量不住的消磨,破碎,朝向四周炸裂。

戰鬥愈發進入到了白熱化狀態。

完全衍化為最直接的碰撞!

看著對面一臉漠然的余寒,一龍心中已經被驚訝充斥。

自己的修為,已經達到了清微中期的臨界點,全力施為,甚至不清微後期弱。

但即便這樣,對付一個僅僅清微初期的小子,卻感覺到無比的吃力。

「真是個強悍的傢伙啊!」

一龍目光閃爍,眸子里儘是嗜血的瘋狂,余寒的強大,已經激起了他體內的無邊戰意。

「地獄摧心掌!」

他左手凌空划了半個圓圈,形成一道黑色的圓環。

繼而,密密麻麻的紋理自掌心浮現出來,整個左手,全部化為了玄黑之色。

一股來自九幽地獄的冰寒氣息瀰漫開來。

余寒眉頭一皺,目光卻落在了對方食指上的一枚骨環上。

「這是中品法器?」

「這不是他自己催動出來的招式,而是通過中品法器衍生出來的一招攻擊,等於是將法器的力量激發了出來,怪不得會如此強悍!」

余寒目光毒辣,一眼便看出了一龍這一招的根本。

「連中品法器都動用了,看來,底牌也用的差不多了啊!」

冷哼聲中,他同樣拍出了左手,兩個古字在掌心浮現出來,銀色的光芒迅速綻放。

「鎮神玉符?」

一龍臉色一變,左手的地獄摧心掌已經與鎮神玉符對撞在了一處!

這道玉符,是余寒從血戰身上搶奪過來的,當時因為這道玉符,他和東方靖康還險些隕落了。

鎮神玉符並不是寶器,也不是法器,好像是一種特殊的符籙。

而且隨著使用次數的逐漸增多,余寒發現,鎮神玉符的力量,正在不斷的減小。

然而那兩個古字所綻放出來的力量,依然足以作為他一張不弱的底牌。

鎮神玉符與那地獄摧心掌之間,爆發出可怕的電火花。

兩股力量,一個可鎮壓元神,另一個帶動著地域的陰邪之力。

雖然全部都是藉助了外力,但卻同樣屬於自己所隱藏的手段之一。

「余寒,好厲害啊!」

隨著戰鬥繼續,余寒與一龍之間的差距,似乎已經隨著不斷的交手而抹平。

從最初的劣勢,一直到現在能夠維持不敗,與之針鋒相對。

余寒帶給這些內院弟子的驚訝,已經達到了極點。

連一向與他作對的君相卿,也忍不住臉色一陣蒼白,心中也湧起一股濃濃的失落。

虧得自己處處與余寒做對,還自以為聰明的設下一個又一個的圈套想要算計他。

直到現在他才終於明白過來。

並不是余寒不願意出手對付自己,也不是他忌憚大哥不敢出手。

而是他根本就不屑對自己動手。

因為不知何時,他的修為已經達到了自己仰望的地步,那是一種無法彌補的差距。

或許在他心裡,自己連做他對手的資格都沒有。

「現在,你明白我為何不願意再與他動手了嗎?」君相合沒有回頭,淡淡的聲音卻傳入到了君相卿的耳中。

君相卿身軀微微一動:「大哥,是我錯了!」

他低下了高傲的頭顱,然而卻收穫到了君相合的另眼相看,這個弟弟,似乎成長了許多。

而此刻,余寒與一龍之間的交手還在繼續。

兩人施展出了各自最強的手段,可怕的氣流瘋狂的肆虐,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