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 幻想時空小說 >大道誅天 >第一百零三章 韓鐵衣

第一百零三章 韓鐵衣

小說:大道誅天| 作者:熱乎冰棍兒| 類別:幻想時空

隨著余寒的聲音響起,一個淡淡的青色身影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中。

他懶散的踱著步子,出場的方式十分帶著幾分隨意的邋遢。

然而,包括余寒在內的所有講武堂弟子,眼中全部都閃過震撼的光芒。

「清微後期?」

那人將一身青色長衫十分隨意的披在身上,玩世不恭的臉上掛著幾分邪魅的笑容。

「一龍這傢伙,竟然就這麼掛了!」他走到余寒的面前,盯著那隻猙獰可怖的頭顱,有些可惜的嘆氣道:「真是悲劇!」

「既然你這麼可惜,不如還給你好了!」余寒淡淡一笑,手中一龍的頭顱脫手飛出,朝向青衣人丟了過去。

他沒有施展出真氣,像是丟皮球一樣將那頭顱丟出!

然而甩落的鮮血,卻四散飛濺。

「真調皮!」青衣人沒有動,他周身綻放出一層淡淡的青色光芒,形成一層保護罩,將身體抵擋住。

那些飛濺的鮮血,連同一龍的頭顱一起,都被震落在地,朝向一側滾落。

隨即,光芒逐漸散去,青衣人略帶慵懶的目光落在了余寒的身上。

「我叫韓鐵衣,奉天道門的弟子!」

他右手捏了捏自己的下巴,看著余寒搖頭道:「一龍說的沒有錯,區區一個講武堂,竟然能夠出現你這樣的人物,真不簡單!」

「我可以認為你是在誇我嗎?」余寒隨意的笑了笑:「然而很抱歉,你的名字,我真沒聽說過呢!很有名嗎?」

韓鐵衣明顯一怔,搖頭嘆息道:「早說你調皮了,連說話也一樣的調皮!」

余寒感覺到有些頭疼,這傢伙還真是油鹽不進啊,不過既然能夠來到此處,一戰終究還是免不了的。

雖然對方是清微後期境界,但如果自己拼盡全力反抗,甚至不惜遭到混亂劍意的反噬而施展出劍意星河,也不一定就不是對方的對手。

所以他始終沒有一絲的懼色,反而不屑的看向了韓鐵衣:「說實話,和你們仙門弟子聊天,我總感覺到有些浪費時間!」

「所以,如果要打,那就快點動手,這樣反反覆復的口水仗,沒什麼意思!」

「呦!」韓鐵衣饒有興緻的看著余寒,雙手抱在胸前,微笑道:「還是一個急性子呢!不過你這性格,我還真有點喜歡,如果不是站在對立面,或許我們能成為朋友也說不定。」

「我也覺得能成為朋友的話挺好的!」余寒目光閃爍了起來。

盯著韓鐵衣一字一句道:「不過要你先脫離奉天道門才行!」

韓鐵衣那玩世不恭的臉上,終於浮現出一絲淡淡的殺機:「你說的其實真不錯,既然都沒辦法選擇,那就只好收拾你一下了!」

他的目光落在地面上一龍的頭顱上:「畢竟,殺了仙門弟子,總歸是要給大家一個交代的!」

「這個交代,只怕我給不了!」余寒的嘴角,勾起一絲冷靜的笑容:「不過如果想要,那就自己過來拿吧!」

韓鐵衣搖頭嘆了口氣:「看來,也只有這樣了!」

話音落,他身形閃電般的踏出,一步竟然跨越了十米距離,單手一引,一掛流水瀑布從天而降!

那是光芒虛擬而成的瀑布,然而流淌的,卻如同真實景物一般的厚重氣息。

「好厲害!」

余寒眼中精芒閃爍,體內劍意瘋狂肆虐,灌注到了銹劍之中。

「四劍合一!」

韓鐵衣帶給他的壓力,要遠遠超過了一龍,再加上對方清微後期的修為,根本不是一龍那樣的半吊子能夠比擬的!

所以他直接施展出了最強大的四劍合一!

四道可怕的劍意,直接化為宏大的劍氣劈斬出去。

「刺啦」

無堅不摧劍氣直接將那掛瀑布劈成了兩半!

然而隨著劍氣不斷朝向下方移動,那瀑布被劈開的地方,竟然再次合并到了一起。

「抽刀斷水水更流!這個常識都不知道嗎?」韓鐵衣略帶譏諷的聲音傳來。

余寒卻是微微一笑:「那要看,是什麼刀!」

宏大的劍氣停留在了那掛瀑布中下方的位置,隨即狠狠一絞!

彷彿一顆爆炎獸內丹在其中炸開一般,整個劍氣,自動被余寒引爆了開來。

碎裂的氣息,將那壯闊的瀑布,直接炸成粉碎,漫天水花朝向四面八方激射!

「咦?怪不得一龍會敗在你的手裡,看來的確有幾分本事的!只是可惜,怎麼還是那麼調皮?」

破碎的水滴之中,那些折射著七彩陽光的水滴迅速的聚攏在一起,化為一道絲帶,迅速的穿梭而來,纏繞在了余寒的腰間!

「你比我還調皮!」余寒無奈一笑。

劍意在腰間崩開,鋒銳的氣勁立刻就將那道水繩切碎,崩滅成了漫天光點。

「水凝寒!」

韓鐵衣目光炯炯,反手一掌拍出,凌空朝向余寒罩落下去。

掌心籠罩的範圍內,一道道水波紋浮現出來,然後,隨著波紋的蕩漾,竟然有一種徹骨的寒意在流淌。

冰寒的水氣凝結成一隻大手,強橫無比!

余寒眉頭緊皺,左手鎮神玉符終於再次拍出,這一次,他將體內屬於鎮神玉符的力量全部都調集了出來,融入到了掌心。

那兩個古字閃爍的光芒,比以往不知道亮了多少倍。

「用過這次之後,鎮神玉符的力量應該就會消失了!」余寒忍不住有些悵然,然而此刻面對韓鐵衣,如果不全力應付,恐怕根本不行。

「蓬」

光芒被撕裂!

在兩道光芒相互對撞的瞬間,余寒喉頭一甜,一口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