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 幻想時空小說 >大道誅天 >第一百零五章 七重火境

第一百零五章 七重火境

小說:大道誅天| 作者:熱乎冰棍兒| 類別:幻想時空

繳納了兩千任務點,余寒不由得搖頭苦笑。

三個特種任務,九死一生,才弄到了三千任務點。

劍樓用去了一千,此刻又繳納了兩千,看著空空如也的任務令,余寒忍不住輕輕嘆了口氣,邁步走入到了七傷火域之中。

七傷火域,一域一傷!

共有七重火境,一重強過一重,到處都被灼熱的火焰包圍著,恐怖的熱量使得周圍的溫度宛若蒸籠一般。

此刻余寒所站立的,僅僅是第一重火境。

饒是如此,可怕的赤紅色火焰已經開始朝向他身旁匯聚。

滾滾席捲的熱浪讓人不由自主的生出一種發自內心的煩悶,難受之極。

目光閃爍之間,他的額頭上漸漸出現了細密的汗珠。

「咦?又有人進來了!」一些處在第二重和第三重火境修鍊的弟子見到走進來的余寒,當即投去了目光。

敢進入這裡修鍊的,無一不是內院中的佼佼者,或者是核心弟子。

尤其是能夠進入第二和第三重火境的,修為則更加高深

「清微初期境界,應該是剛剛進入內院的弟子,竟敢來到這裡,膽子真不小!」一名核心弟子搖頭道。

「不過他的選擇倒也不錯,這裡雖然艱苦,對修鍊的幫助卻是巨大的,只可惜修為太低了,只能游離在一重火境,這樣的話,效果會差不少!」那弟子搖頭道。

他身旁,另外一名弟子也看了余寒一眼,隨即道:「清微初期的境界,只怕連這第一重的火焰都無法停留太久!」

「也對!」之前說話的那名核心弟子有些自嘲的笑道:「我們的修為都已經達到了清微後期,才堪堪能夠在第三重火境修鍊短暫的時間,他這樣的修為,估計挺不過半個小時,便只能退走了。」

然後,他的目光朝向七傷火域最深處投遞了過去。

「像是那樣變態的傢伙能有幾個?剛剛突破到武魄後期,就一口氣闖到了第五重火境,連東方師兄都被他超越了!」

「堂主都說過,許飛師弟是我講武堂三百年來最優秀的弟子,能夠做到這一點,也在情理之中!」

「從講武堂存在開始,最高的記錄就是第五重,如果許飛師弟能夠再進一步,進入第六重火境修鍊,將會改寫這段歷史,創造新的榮耀!」

「到那時,整個講武堂都將以他為榮!」

如果余寒能夠聽到他們的話,一定會忍不住驚訝。

分別了這麼久都沒見到人影的許飛,竟然會躲在這裡修鍊。

而此刻,他目光流轉之間,開始仔細打量著整個第一重火境。

一絲絲精純的熱量不住的順著毛孔湧入體內,這並不是普通的火焰,溫度之高,足以讓人受傷。

「怪不得叫七傷火域,這異火的力量,還真是恐怖啊!」他輕輕嘆了口氣,一層淡淡的波紋浮現出來,籠罩住周身。

那是劍意波紋,透過身體釋放而出。

然後,在那第三重火境中兩名核心弟子的注視之下,盤膝坐倒在地。

余寒身心漸漸進入到了一種平和的境界,體內劍意被他盡數催動。

與此同時,來自劍意星河中,那不和諧的感覺終於隨著劍意的催動,越發的明顯了起來。

「好在發現的及時,否則一旦真正施展對敵的時候,一定會成為致命的弱點!」

余寒心有餘悸,如果不是教書長老一語點醒了自己,恐怕後果不堪設想。

第一重火境的異火不斷蜂擁而來,反覆拍打著被他催動的劍意。

「果然,異火的灼燒,能夠將劍意中的雜質祛除,如此反覆打磨,可以將那種不和諧的感覺徹底消除!」余寒眼中閃過一絲喜色。

「這麼快就適應了第一重火境,直接進入到修鍊狀態了嗎?」那第三重火域的核心弟子,終於忍不住驚呼道。

「怎麼可能?」另外一人也是皺眉道:「好像那些異火根本沒有對他造成任何傷害一般!龍寒星,以前有過這樣的情況嗎?」

龍寒星帶著幾分苦澀搖了搖頭:「好像從來都沒有,即便許飛剛進來的時候,也足足適應了一天的時間,才可以勉強藉助異火進行修鍊!」

「這小子到底是誰?」

兩人眼中滿是不可思議的震驚之色。

然而距離他們不遠處,還有一道身影,目光落在了余寒身上。

只是不同於龍寒星二人,他的眼神中,卻帶著幾分冰冷、陰鶩,甚至還有幾分淡淡的殺機。

他是宋天行,修為距離清微後期僅有一線之隔,所以選擇了前來此處閉關,準備藉助異火的力量突破到清微後期境界。

他是因為聽到了龍寒星兩人的聲音,這才將目光投遞過去。

只是沒想到,那個讓兩名核心弟子驚訝的人,竟然會是余寒。

宋天行漸漸握緊了拳頭,一點點精芒漸漸在眼底浮現出來:「即便可以進來又如何?終究不過只是第一重罷了,想要來到這裡,還差得太遠。」

他嘴角浮現出一抹嘲弄的笑意:「等我突破到清微後期以後,你將永遠都不會再有翻身的機會,我會將你死死的踩在腳下。」

說完這句話之後,宋天行便再次陷入到了修鍊之中。

他要儘快突破到了清微後期,最好能夠跟上子魚的腳步,之前就是因為太過放任她,才讓余寒鑽了空子。

同樣的錯誤,他不會繼續犯下去。

「那個余寒,竟然擁有清微初期的實力了,成長的速度真是快啊,聽說上一次陳戰又敗了,如此的話,整個講武堂,能夠制住他的人不多了!」<