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 幻想時空小說 >大道誅天 >第一百零六章 創造一個奇蹟

第一百零六章 創造一個奇蹟

小說:大道誅天| 作者:熱乎冰棍兒| 類別:幻想時空

「呈然,我覺得今天的事情似乎有些不太對路!」龍寒星捏著下巴說道。

羽呈然深以為然的點了點頭:「是挺邪乎的!」

「不僅僅是邪乎,我感覺我們兩個其實挺蠢的!」

他說出了一句讓羽呈然眼睛驀然亮起的話。

因為他也是這樣想的,面對一個第一次走進這裡,就連闖第四重的新弟子,他們或許只能用蠢來形容了。

進入到了第四重火境之後,余寒明顯感覺到了籠罩在外的劍意開始承受不住那些火焰的灼燒,不住的崩潰。

然而一處崩潰,就會有全新的劍意流轉出來,達成一個微妙的循環。

「劍意星河!」

這一刻,余寒直接祭出了劍意星河,那股不屈的鋒銳立刻肆虐開來。

劍意星河橫貫在他頭頂,一百零八顆大星熠熠生輝。

周圍的異火鋪天蓋地的蜂擁過來,將那星河中流淌的劍意崩滅。

只是下一刻,星移斗轉,又有新的劍意衍生,往複循環,劍意星河開始愈發的精純起來。

「速度還是慢了一些,沒有達到劍意星河的極限!」

余寒依然搖了搖頭,儘管那些異火,有一些已經透過劍意星河的阻隔來到自己面前,但卻並未讓他感覺到那股生死之間的壓迫。

所以,還是不夠。

只有感受到生死邊緣掙扎的壓力,才能迫使劍意星河更加迅速的淬鍊完畢。

他抬起頭,看了一眼寥寥無幾的幾道閉目修鍊的身影,再次踏入到了第五重火境。

「呼」

可怕的異火化為光浪狂涌而來。

余寒踉蹌著後退了兩步,劍意星河凌空搖曳,垂落下一道道玄奧的劍意,穩住了他的身形。

「這才像點樣子了!」余寒暗暗點頭。

然而下一刻,他目光微微一滯,不遠處的斜前方,有一道身影盤膝而坐。

那是一個年輕的身影,年紀應該與自己差不多。

與此同時,那道身影似乎也感覺到了有人到來,微微睜開了雙眸。

然後,眼睛越來越亮,越來越多的驚訝和震撼在眼底浮現。

「余寒?」他帶著驚訝的聲音傳來。

余寒幾步走到了他的面前:「你這傢伙,還以為你進入十萬大山修鍊去了,沒想到竟然龜縮在這裡!」

這個年輕人,自然就是許飛。

聽到余寒熟悉的聲音,忍不住撓了撓腦袋道:「我原本是真的在十萬大山修鍊的,只是後來師尊說堂主發出緊急召集令,所以就回來了!」

余寒眉頭一皺,許飛的師尊,應該就是三大森羅長老之一,而堂主之所以叫他們歸來,正是因為隕落嶺的事情。

「師尊將我丟到了這裡,讓我藉助異火修鍊,然後就再也沒來過,我也沒有辦法,他說過,沒有他的命令不能離開的!」

余寒伸手在他肩膀拍了拍:「這麼短的時間,你的修為竟然突破到了清微後期,可見你師尊是對的,至少對你來講是對的!」

許飛點了點頭,看著余寒笑道:「你和我想到一起去了,不過才這麼幾天,你竟然都已經突破到清微初期了,這修鍊速度,比我當年都快了不少。」

余寒有些自嘲的笑了笑,然後輕輕嘆了口氣:「或許吧,可我總感覺,還是不夠啊!」

許飛沒有領會余寒這句話的意思,卻開口道:「看你修為進步這麼快,體內的問題應該解決了吧?」

余寒點了點頭:「已經解決了!不過還是和以前一樣,總會忘記,只是找到了其中的規律,心裡也接受了這一點。」

「我回來的時候,聽七師兄說起過你,他說你不僅登上了外院精英榜的榜首,還擊敗了仙門清微初期的弟子,大顯神威!」

說到這裡的時候,許飛的眼睛也閃爍著興奮的光芒,好像那件事情是自己做的一般。

「沒想到再見面的時候,你的修為又進步了這麼多,加上越級挑戰的能力,除了子魚之外,內院英雄榜的那些傢伙,恐怕都不是你的對手了!」

余寒卻搖頭道:「不一定,英雄榜的那些人,誰都會有一兩張保命的底牌,一旦生死之戰,孰強孰弱,只怕都不會那麼容易!」

「總之我對你有信心!」許飛目光閃爍道:「尤其是第一次進入這裡,便直接進入到了第五重火域,這種速度,似乎在整個講武堂的歷史上,也從來沒有人達到過。」

許飛深深的看著余寒,自己進入到了第五重之後,師兄們也都曾向自己祝賀。

因為據說自己已經平了講武堂之前的記錄,如果能夠更進一步,便能夠創造新的記錄。

這也是他要努力的意義。

然而此刻,余寒竟然出現在了自己面前,踏入了第五重火境。

這份實力,已經讓他開始對師兄們的話有些懷疑起來。

余寒的臉上明顯帶著幾分驚訝,這也是他第一次聽到這個說法,怪不得之前遇到的兩位師兄看向自己的眼神同樣帶著震驚。

原來一切竟然是因為這個!

「可惜,我也沒有辦法,我和仙門的韓鐵衣已經約戰,十日後會前往英雄榜與他大戰一場,留給我的時間根本不足夠,所以只能冒險行之!」

許飛眉頭微微一皺:「仙門竟然真的如此猖獗,余寒,我看這一場,不如我替你去算了,那些傢伙,我想還不是我的對手!」

余寒心中微微一暖,看著許飛道:「你就好好修鍊吧,連那幾個傢伙都搞不定的話,我還不如找塊豆腐自己撞死!」

然後他抬頭看向前方,眼中閃過一抹堅定,嘆息道: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