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 幻想時空小說 >大道誅天 >第一百一十章 層出不窮的陣法

第一百一十章 層出不窮的陣法

小說:大道誅天| 作者:熱乎冰棍兒| 類別:幻想時空

「嗡」

隨著那道白色身影驀然降臨的,還有一面巨大的光輪,凌空飛旋。

那是乾坤之力的融合,兩股截然不同屬性的力量相互交織在一起,直接迎上了卓不凡的那方大印。

刺耳的摩擦之聲響徹。

散碎的光芒四散飛濺,帶動周圍的空氣,都充斥在一股暴虐的氣息之中。

卓不凡雙目微眯,感受到大印鎮壓之下,那股可怕的反震之力,心中忍不住掠過一抹震驚:「這少年是誰?怎地會有如此恐怖的修為?」

「轟」

劇烈的爆炸之聲轟然響徹,大印倒卷而回,竟然被那道巨大的光輪足足消去了三分之一。

與此同時,那道白色身影也倒退了兩步,英挺的面孔上閃過幾分凝重。

「余寒?」

韓鐵衣的聲音,終於解開了卓不凡心中的疑惑。

「他就是余寒嗎?怪不得能夠擊殺東玄宮的一龍,這修為足夠了!」

「如果沒有準備好死亡,便不要上擂台,你這樣橫插一手,只會讓他所有的努力全部都化為泡影。」卓不凡目光閃爍。

原本已經抱著必死信念的君相合,此刻也苦笑著看向余寒:「他說的沒錯,你不該救我的!」

余寒伸手將他扶起,單手一引,將重傷的沈東玄一把攝拿了過來。

一鳴目光一閃,卻並未出手阻攔。

他將二人輕輕送下擂台,目光流轉,在一眾內院弟子身上一一掃視而過,然後落在了沈東玄和君相合的身上。

「如果內院弟子的戰意,是需要你們兩個用生命來喚醒,那麼還不如讓講武堂,就這樣灰飛煙滅了!」

余寒此言一出,不僅是沈東玄兩人,連同觀戰的一眾內院弟子,都忍不住握緊了拳頭。

「我相信,只要能夠站在這裡的人,都有一顆滾燙的心,所以不需要誰來自我犧牲,你們的方法,本身就錯了!」

「仙門,沒什麼了不起的,所以要真正激發出逝去的戰意,最正確的方式就是,將他們狠狠的踩在腳下!」

他的手指在韓鐵衣三人身上一一掃過,嘴角掛著幾分淡淡的蔑視。

「踩在腳下?」說話的不是韓鐵衣,而是一鳴,他看向余寒的目光,充斥著森寒的殺機:「就憑你?行嗎?」

余寒轉過身來,先看向了距離自己最近的卓不凡,然後又落在了一鳴的身上,最後,才在韓鐵衣那邊停留了下來。

「適才那兩場,算是你們贏了,我講武堂認輸,然而戰鬥,才剛剛開始!」他嘴角咧開一絲笑容。

「韓鐵衣,十日之約,今日便做一個了斷吧!」

韓鐵衣輕輕點頭:「在這裡等你很久了!」

余寒輕輕搖了搖頭,看向了一鳴和卓不凡:「你們兩個剛剛戰鬥了一場,最好趁著這個機會休息一下,待我與韓鐵衣一戰之後,會與你們一一清算!」

卓不凡眉頭緊皺,三人中只有他與余寒有過交手,雖然看上去,他的修為不過是清微初期。

然而那一招神通的可怕力量,絕對能夠與自己抗衡,所以他或許是仙門三人之中,唯一一個不會輕視余寒的的人。

只有一鳴,他目光閃爍著看向余寒,像是聽到了什麼笑話一般,冷哼道:「還真是大言不慚,不過也好,如果能過了韓鐵衣那一關,我屈尊與你一戰!」

一鳴的這句話,不僅讓余寒皺起了眉頭,連同韓鐵衣,也忍不住臉色微變。

「我突然發現,和你說話真是浪費時間,所以,那就不用說了!」余寒腳下一踏地面,身形高高飛起,降落在了韓鐵衣面前。

銹劍出鞘,劍意開始在銹劍的表面流轉。

那銹跡斑斑的劍身,不斷發出一陣陣顫動的嗡鳴,遙指對手。

「這十日,你的修為進步不只是可惜還是沒有突破到清微中期境界,所以要贏下這一場,還差了太多!」韓鐵衣輕輕搖頭。

「那就試試吧!」余寒沒有繼續廢話下去,淡笑了一聲,一劍刺出。

四道劍意,瞬間融合在一起,在半空中形成一道宏大劍氣,朝向韓鐵衣當頭斬落。

「還是這一招嗎?」韓鐵衣微微一笑。

然而就在那道宏大劍氣劈落的瞬間,他臉上的笑容瞬間凝固,取而代之的則是一抹凝重。

「似乎,和之前那一招有些不太一樣了呢!」

「斗轉星移!」

他口中輕喝一聲,不敢繼續大意,因為那道劍氣,已經讓他感覺到了一股壓力。

隨著一拳轟出,那拳頭周圍,出現了三十六顆星辰,盤桓飛舞。

三十六顆星辰在拳頭轟出的那一刻,繚繞成為一幅玄奧的圖形,每一顆星辰,都化為了一道光線,那是星辰運轉的軌跡。

兩道可怕的攻擊,終於在半空中對撞在了一處。

所有人的目光,都一眨不眨的注視著那片眩目的爆炸餘波上。

「轟隆隆」

劇烈的爆破之聲此起彼伏,這一次對撞產生的結果,連一鳴和卓不凡都皺起了眉頭。

「這余寒,真是厲害,不過清微初期而已,所爆發出來的力量,卻能夠與清微後期的韓鐵衣抗衡,這份實力,當真可怕之極。」

說話的是卓不凡,如果說適才余寒那抵擋住大印的一招,讓他感覺到了壓力。

此刻這一劍,讓這份壓力再次暴漲了數倍。

「好可怕的一招,此子若是成長起來,必定會是我仙門一大後患!」卓不凡目光閃爍。

聽到他的話,旁邊的一鳴,卻露出一絲冰冷而笑容:「所以,今日無論如何,都不能讓他活下去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