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 幻想時空小說 >大道誅天 >第一百一十五章 我要殺,你們阻止

第一百一十五章 我要殺,你們阻止

小說:大道誅天| 作者:熱乎冰棍兒| 類別:幻想時空

「以那個余寒的性格,卓不凡這一次,恐怕無法倖免了!」一衝目光閃爍,然後看向了莫道:「你不出手?」

卓不凡的嘴角,有一絲略帶嘲諷的笑容蕩漾:「落到此番下場,都是他咎由自取,況且,那個余寒敢做出這樣的動作,更大的原因還是要引我們出去!」

他輕輕「哼」了一聲:「既然如此,我何必非要上他的當?」

聽到他的話,一衝卻皺起了眉頭,他很不喜歡這種只說半句話的感覺。

更加不喜歡去猜測他沒有說出的那個結果。

所以他表情有些不悅:「以他們的實力,即便是有要引我們出去的目的又能如何?絕對的實力面前,一切都是枉然!」

卓不凡卻搖了搖頭,雙目微微眯起:「我雖然沒有想到,他為何會這樣做,然而直覺告訴我,這件事情,絕對沒有那麼簡單!」

他的表情一下子變得凝重了起來,目光遙遙看向了山下的那座擂台。

英雄榜周圍,此刻已經出奇的寧靜,連殺紅了眼的仙門和講武堂弟子,也都紛紛收手。

所有人的目光,全部落在了以一把銹劍制住卓不凡的那道白色身影上。

「又贏了嗎?以一敵二,竟然又一次創造了奇蹟!」重傷的君相合都忍不住震驚。

這一刻,連講武堂弟子都不敢相信,他們所見到的一幕是真的。

從余寒被兩人聯手壓制,一直到他閃電般的扭轉局面。

這一系列的變化太快。

快到他們有些應接不暇的感覺!

韓鐵衣的目光,帶著幾分憐憫看著臉色驚恐的卓不凡,還有站在旁邊,連逃走都忘記的一鳴。

「竟然連他們兩個聯手都失敗了,相比之下,我輸得不冤!」

他有些自嘲的搖了搖頭,看向余寒的目光卻多了幾分欣賞。

在這種情況下,還敢站出來大開殺戒,這個余寒,拋開自己與他勢不兩立的身份來說,的確讓人心生敬佩。

然而他不相信余寒敢向卓不凡動手!

卓不凡的身份,與一鳴等人一樣,都是直系弟子。

而且在這樣的年紀突破到清微後期境界的,全部都是門派重點培養的對象,即便比不上仙門三英那麼變態,也絕對是了不起的天才。

所以一旦余寒動手,那麼等待他的,絕對是仙門無窮無盡的怒火。

到時候整個講武堂都保不住他!

「你不能殺我」

感覺到銹劍傳遞過來的冰寒殺氣,卓不凡的聲音明顯帶著幾分顫抖,已經不如之前那樣的平靜和倨傲。

余寒只是淡淡的看著他,有一抹不屑在嘴角勾起:「如果適才你不是朝向他們出手,或許今日我當真不會殺你,可惜你的選擇,註定了今日你的結局!」

他目光湧起一股濃烈的殺機,彷彿刺穿了卓不凡的內心。

「所以,那就死了吧!」

一瞬間,一抹鋒銳的劍氣從銹劍中湧出!

「豎子敢爾!」

就在余寒將要出手的那一刻,一股鋪天蓋地的龐大壓力漫天席捲而來!

數道身影由遠及近,朝向此處奔襲而來。

「想要出手阻止嗎?我要殺他,你們攔不住!」余寒冷哼一聲,劍意星河凌空投遞出去。

好像是一道長虹一般,瞬間穿透了那股氣息的籠罩!同時,手起劍落,一劍斬下了卓不凡的頭顱!

「蓬」

光芒炸響,劍意星河如遭電擊,一百零八顆大星幻滅不定,光芒也黯淡了幾分。

隨著強烈的撞擊,潮水般的退回到了他的體內。

余寒踉蹌著後退,一抹紅潮自臉上浮現出來,張口噴出一口鮮血。

「呼」

三道身影,全部都降落在了余寒對面的擂台上。

「仙門長老?」

余寒眼中精芒閃爍,身形也不由自主的退後,這三人,修為恐怕已經突破了清微境界,是化骨境界的絕頂高手。

如此修為,自己根本不是對手,甚至連一拼的機會都沒有。

「他們怎麼來了?」山頂之上的莫道眉頭忽然緊緊皺起,看著下方的三道身影,眼中滿是懊惱之色。

「只可惜還是來晚了一步,讓卓不凡就那麼隕落了!」一衝嘆了口氣。

莫道眉頭一皺,看著一衝一眼,嘴角湧起一絲淡漠的冷笑。

「這就開始奚落我了嗎?仙門,遲早會被你們這種笨蛋徹底毀滅!」他心中暗自嘆息。

「既然長老都已經到了,我們也下去吧,這件事情,遲早都要做個了結的!」西門清霜終於開口。

她的目光朝向兩人身上掃視了一眼,然後說道:「即便是陷阱,也應該去見識一下的!」

話音落下的同時,她身影纖纖,朝向下方投射而去!

兩人無奈,也只能跟隨了上去。

而此刻,擂台上,三名長老看著身首異處的卓不凡,臉色陰晴不定!

尤其是右側的那名仙門長老,看向余寒的目光,已經充滿了可怕的殺機!

他是瓊華派的長老,死去的卓不凡,便來自瓊華派,所以只有他知道卓不凡在瓊華派的地位。

然而,他卻隕落在了講武堂。

而殺死他的人,僅僅是講武堂一個沒有任何名氣的無名小卒。

瓊華派長老目光緊緊的注視著余寒,咬牙道:「好一個出手狠辣的小子,講武堂今日將會為你的魯莽付出代價!」

「當婊子立牌坊!」余寒揮手冷笑道:「你們來這裡的時候,不就在算計講武堂嗎?如此我正好給你們一個名正言順的機會!」

看著那名瓊華派長老漸漸陰沉下去的臉色,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