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 幻想時空小說 >大道誅天 >第一百二十章 你的命,我收下了!

第一百二十章 你的命,我收下了!

小說:大道誅天| 作者:熱乎冰棍兒| 類別:幻想時空

那道巨大的刀罡凌空蔓延,形成一道堅不可摧的可怕光華,轟然逆卷而出!

這是他們第二次見到這道刀芒。

只是第一次的時候,刀罡所面對的對手是余寒,從而直接被鎮壓了。

那個時候,他們並未感覺一鳴的刀罡有多麼強大。

直到此刻換成了自己。

他們方才感覺到那股如同泰山壓頂一般碾壓下來的可怕壓力。

尤其是首當其衝的李歸藏和冷珍珍,幾乎連自己的攻擊都險些拿捏不住,光芒一陣搖曳,彷彿隨時有可能崩潰一般。

一鳴眼中划過一道銳利的鋒芒,看著兩人的目光就像是看著兩具屍體。

偷天斬之下,寸草不生!

可怕的勁氣將漫天風雪都割裂了,帶著一股無與倫比的氣勢,近乎瘋狂的劈斬在了兩人所釋放出來的攻擊之上!

「轟」

巨大的爆炸之聲響徹,李歸藏與冷珍珍幾乎同時噴出一口鮮血,身體倒飛而回!

劍斷,人分!

珠裂,心殤!

兩人重重的摔落在雪地之上,緊握的兩隻手,卻從未有過半點的分離。

他們相視一笑,面對死亡,卻沒有一絲恐懼。

「我答應你的,做到了,不求同生,卻可同眠!」李歸藏眼底流淌著鐵血的溫柔。

冷珍珍輕輕點頭,她沒有開口,蒼白如紙的俏臉上,卻閃爍著濃濃的欣慰。

「好感人的一幕啊!」一鳴一步步走近。

他微微揚起的手臂上,三尺刀芒吞吐不定,鋒銳的氣息不住的流轉。

「只是很可惜,我有些不太想讓你們死後同眠呢!」

一鳴的目光,落在兩人緊握的手臂上,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嘲諷。

感受到兩人如同刀子一般投遞過來的目光,他臉上的笑容愈發的濃郁起來:「我最喜歡看到你們憤怒的樣子,不過看在你們感情如此深厚的面子上!」

「就讓你們這兩隻手,永遠在一起吧!」

刀芒捲起,朝向那兩隻緊握的手臂狠狠斬落下去!

「不要!」

李歸藏睚眥欲裂,強忍著渾身劇烈的痛苦,猛地一翻身,將他們緊握的手臂擋住。

「不」

這一次開口的卻是冷珍珍,看著李歸藏那近在咫尺的面孔,她蒼白的臉上,滿是不甘和痛惜。

一鳴眼中卻閃爍幾分殘忍,刀勢根本沒有減弱分毫,就要劈落在李歸藏的後背上。

然而就在此刻,一道劍光突兀的出現在了那道刀芒的前方,與之針鋒相對的對撞在了一處!

隨著一聲沉悶的聲響,兩道光芒紛紛潰散了開來!

一道白色身影鬼魅般的站立在了李歸藏和冷珍珍的身旁,他手中那銹跡斑斑的長劍傾斜指地,明亮的眸子里,充斥著森寒的殺機。

與此同時,已經等待著隕落的李歸藏微微睜開雙目。

他有些疑惑,這個時間,那道刀芒應該劈落在自己後背上才對,然而自己怎麼沒有死?

余寒嘆息著搖了搖頭,伸腳踢了踢李歸藏的屁股,沒好氣的說道:「喂,能不能再入戲一點?天都亮了,做什麼夢呢?」

聽到這個聲音,李歸藏不禁心中一喜,也不知道哪來的力氣,猛地轉過身來。

「余寒?」

那顆懸著的心終於落地了,李歸藏忍不住嘿嘿傻笑了起來,笑著笑著就流出了眼淚:「你來了,總算不用死了!」

冷珍珍此刻也看到了余寒,不過她卻並未如同李歸藏那般,在生死交替的時刻有些迷惘,而是急聲開口道。

「余寒,儘快殺了他,奉天道門的常勝和瓊華派的厲若海已經前去追殺蕭婉她們了!」

對於余寒這樣的人,僅僅一句話就足夠了。

他臉上的笑容漸漸消失,取而代之的則是一臉的殺氣。

冰冷的眸子落在一鳴身上,讓他不寒而慄,連同呼吸也急促了起來。

他囁嚅著嘴角,似乎想要說些什麼,然而卻想到了那一劍削掉卓不凡頭顱時候的堅決,終於還是忍不住朝後退去。

「一鳴,上一次讓你僥倖留下了性命,沒想到依然死不悔改,既然如此,今日你的命,我就收下了!」

淡漠的聲音傳來,余寒再也不願耽擱,銹劍凌空劈出,四道劍意在半空中凝結,形成一道璀璨的劍氣,狠狠朝向一鳴劈落下去。

「偷天換日斬!」

龐大的壓力之下,一鳴猛地咬牙,他也清楚,此時此刻,想要逃走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所以只能全力一拼,或許還能夠創造出可以逃走的機會。

余寒的戰鬥力即便比自己強悍,也強悍的有限,如此的話,就不一定就是隕落的結局。

刀罡破空,立刻與余寒的四劍合一對撞在了一處。

兩道巨大的光芒,在半空中相互對撞,進行著最直接的消磨和湮滅。

余寒雙目微眯,一鳴的確足夠強大,比起韓鐵衣和沒有被怨靈入體的卓不凡都要強上一些。

不動用那些底牌,自己也不容易將他擊殺。

如果蕭婉她們沒有出問題,或許自己還可以與他周旋一番,好好試探一下仙門的手段。

但是現在,已經沒有時間了!

「鏘」

銹劍入鞘,那道可怕的光芒瞬間隱沒。

然而下一刻,他的頭頂,那道巨大的星河凌空橫貫而出,可怕的氣息立刻將周圍的風雪全部都撕開。

一百零八顆大星在那道劍意星河之中流轉不定,鋒銳的氣息朝向四面八方掃蕩了開來。

長虹一般的星河,彷彿從九天之上傾瀉下來,只是一個瞬間就將那道不可一世的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