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 幻想時空小說 >大道誅天 >第一百二十一章 萬劍誅魔陣

第一百二十一章 萬劍誅魔陣

小說:大道誅天| 作者:熱乎冰棍兒| 類別:幻想時空

漫天風雪遮住的視線之中,一條條道紋懸浮,衍化為無數道舞動的劍光,彼此往複迴旋!

一身黑色長裙的蕭婉,亭亭玉立,就那麼站立在那無數的劍光之中。

她平托而托起的掌心上,百餘條道紋流轉不定,構建出一個又一個玄奧的道圖。

無數的劍光從那道圖之中衍生出來,朝向四面八方激射。

她的身旁,七八名講武堂弟子臉色蒼白的守在一側,嘴角都掛著斑斑血跡,想來剛剛經歷的戰鬥讓他們傷勢不輕。

除了他們之外,旁邊還散落著五六具已經僵硬的屍體,大部分已經被風雪掩埋住了,只露出了一部分衣衫。

那是已經隕落的講武堂弟子。

蕭婉的臉色,同樣蒼白如紙,然而卻苦苦支撐著這座陣法,抵擋住了厲若海和常勝兩人。

「她竟然也是一名陣師,而且也達到了二級陣師的層次,不過這套陣法,真心不錯,連兩名清微後期的強者都能夠抵擋住!」

余寒目光閃爍,看到她們無恙,心中也微微安定下來。

然後,他的目光落在蕭婉掌心的一枚圓形的玉牒上面。

這才發現,她所有的道紋,都是先行注入到了這片玉牒之中,然後激發出來,再融入到了那枚道圖之中。

余寒恍然:「竟是一件能夠增強道紋的秘寶,怪不得她只有百餘條道紋,卻能夠構建出這般可怕的陣法!」

此刻,被陣法暫時抵擋住的厲若海和常勝兩人,也漸漸顯得煩躁了起來。

原本以為,僅僅是追殺這些羸弱的講武堂弟子,根本不費吹灰之力,便可盡數拿下。

只是沒想到,卻遭遇到了頑強的抵抗。

那些弱的可憐的講武堂弟子竟然不畏生死的抵擋住了他們的攻擊,從而給那個少女創造出構建出這座陣法的時間。

而那個少女也沒有讓他們失望,這座能夠衍生出無窮無盡劍氣的陣法著實恐怖。

竟然硬生生的阻止住了他們的身形,以至於平白浪費了這麼多的時間。

「時候差不多了,一鳴那邊應該快要解決戰鬥了,我們不能繼續這樣耽擱下去,還要去那裡和冷師兄他們會合!」厲若海終於皺眉說道。

與此同時,常勝也點了點頭:「的確,已經耽擱了太久的時間,若是比一鳴晚了,保不準又會被那個傢伙嘲笑!」

話音落,兩人同時相視一笑,嘴角牽起一絲冰冷的弧度!

「呼」

兩人的周圍,同時蕩漾開一團可怕的光圈,將近身的劍氣全部掃落。

與此同時,他們的頭頂光芒搖曳,兩尊法器同時自頭頂冉冉升起。

「下品法器?」

眼見著兩人頭頂漸漸懸浮起來的法器,蕭婉原本就蒼白的俏臉,顯得更加蒼白了起來。

原本她依靠著「通靈玉牒」催動陣法,對心神的損耗就是巨大的。

而且對抗了這麼久,已經幾近於強弩之末。

此刻完全是依靠著那股不屈的毅力在強自支撐。

她心裡明白,這終究只是能夠耽擱一些時間罷了,以自己的狀態,已經堅持不了多久。

一旦陣法潰散,包括自己在內,連同周圍的那些師兄弟,將會全部隕落在對方的手上。

然而她已經沒有力量去扭轉戰局了。

尤其是見到兩尊法器浮現出來,蕭婉臉上的笑容,越發的苦澀起來。

等待,將沒有絲毫的結果。

放眼進入冰雪天玄域修鍊的所有講武堂弟子,能夠敵得過這些仙門高手,救出自己等人的,恐怕也只有餘寒一人能夠做到!

所以對於蕭婉而言,她的心實際上早就已經知道了結局。

看著兩尊法器逐漸降臨,她臉上帶著幾分無奈和幾分蒼白。

既然已經努力過,那就沒有什麼遺憾了!

然後,她有些凄迷的目光中,一道白色身影忽然出現!

眩目的劍光包裹在那道身影周圍,化為一條巨大的劍意星河,凌空橫貫,硬生生的抵擋住了兩尊下品法器。

「劍意星河?那是余寒?」

蕭婉有些朦朧的目光一下子變得明亮了起來。

那道白色身影並不十分寬厚,然而這一刻看來,卻是那麼的讓人安心。

心神搖曳之際,掌心的百餘條道紋轟然破滅,那些游離在外面的劍氣也紛紛消散。

蕭婉張口噴出一口鮮血,踉蹌著倒退了幾步,掌心的通靈玉蝶,光芒都黯淡了幾分。

余寒雙目微眯,全力催動劍意星河,直接將兩尊下品法器震得倒飛了出去,與此同時,他的身形也退回到了蕭婉等人的身旁。

「余寒!」

講武堂弟子臉上紛紛湧起一絲喜悅,聲音竟是帶著幾分恭敬。

「你們暫時休息片刻,這兩人先交給我!」余寒淡淡的聲音傳來,卻讓他們心中不由自主的安定了幾分。

他的出現,同樣讓厲若海和常勝也有些驚訝。

兩人的目光隨即落在余寒的身上,帶著幾分疑惑和不可思議。

余寒與韓鐵衣和一鳴三人那驚天一戰時,他們兩個並未在場,所以不知道這個看似人畜無害的白衣少年有多麼可怕。

但是余寒的事情他們有所耳聞,是聽一鳴說的。

只不過一鳴為了顧全自己的面子,在其中多加潤色,反而弱化了余寒。

這樣做的同時,卻也也坑了他們兩個。

至少此刻在他們心中,並未覺得余寒有多麼可怕。

即便適才那道抵擋住兩尊下品法器的劍意星河的確不弱。

「你就是僥倖勝了一鳴和卓不凡他們的那個講武堂弟子,余寒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