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 幻想時空小說 >大道誅天 >第一百二十七章 鈞天圖

第一百二十七章 鈞天圖

小說:大道誅天| 作者:熱乎冰棍兒| 類別:幻想時空

「我記得,我們之間的約定就是!」

「所有得到的蓮子中,你只能得到兩成的!」

說完這句話之後,冷無極滿是戲謔的看著余寒,嘴角也咧開一絲嘲弄的笑容。

余寒搖了搖頭,轉頭看了一眼正與冷無極一樣目光看著自己的一來。

他的目光漸漸變冷,有些無奈的嘆了口氣。

「早就說過,你們仙門弟子的話,就跟放屁一樣,不能相信的!」

聽到他帶著幾分悔意的話,冷無極與一來紛紛相視一眼,臉上的笑意更加濃郁起來。

「你說的,還真是一點都不錯呢!所以接下來,你是自己將蓮子送過來,還是我們親自過去取來?」

一來嘿然笑道,只是眼睛裡,卻有濃郁的殺機閃爍出來。

余寒轉過頭去,看向了一臉焦急的一眾講武堂弟子,平靜的眸子帶著幾分肅殺之氣。

講武堂弟子一方,為首的李歸藏和冷珍珍等人幾乎同時握緊了拳頭。

「余寒,我們掩護你,你立刻帶著蓮子逃離!」李歸藏咬牙道:「一定要記得,替我們報仇。」

「還沒到那種程度呢!」余寒目光閃爍的笑了笑。

然後他驀然轉過頭來,冰冷的眸子看向了一來。

「你說的,我自己交出蓮子,或者是你們自己過來拿,這有什麼區別嗎?」

一來雙手抱在胸前,就那麼看著余寒到:「當然有區別!」

「你自己送過來,那麼你身後的這些人就不用死了!」

「如果非要我們過去取,那結果就是,你們所有人都要死!」

余寒搖了搖頭:「就是無論如何,我都要死了?」

一來點了點頭,很誠實的說道:「當然,你的手上,沾染了那麼多我仙門弟子的血,你以為,我們還會給你留下活口嗎?」

余寒無奈的聳了聳肩膀,有些無奈的嘆息道:「看來,是沒得商量了!」

「的確沒得商量了!」冷無極淡淡的聲音傳來:「從你對我仙門弟子出手的那一刻,就註定了今日的結局,能夠讓你多活這麼久的時間,對你來說也足夠了!」

「哎!」余寒忽然抬頭,看向了正被那座山峰虛影鎮壓住的雪獸王者。

「好在還留了一手啊!」

他的聲音,帶著一種莫名的肯定,從一開始落入下風,好似陷入絕境一直到現在。

無論是眼神,還是說話的語氣,都沒有半分的慌亂。

有的只是平靜如水!

聽到他的話,冷無極與一來齊齊冷笑,他們絕對不相信,一個清微初期的小子,還會有能夠抵擋住他們兩人的底牌。

兩道身影緩緩的形成合圍之勢,將余寒的退路全部封死。

「希望你不要和這些人一樣,否則我會很看不起你的!」余寒單手輕輕揚起,朝向天空上,那舒捲開來的鈞天圖輕輕一按。

剎那之間,五百條道紋盡數從掌心激射而出,密密麻麻的交織在了一處,朝向那鈞天圖席捲而去。

「你要做什麼?」

冷無極臉色一變,直覺告訴他,余寒這傢伙剛剛說的後手是真的。

尤其是在那五百條道紋朝向鈞天圖撲去的時候,冷無極的臉色更是越發難看起來。

因為鈞天圖是他與余寒合力打開的。而且只能夠將其開啟,至於控制,卻萬萬無法做到的,這也是法器品級太高的約束。

以他的實力,根本無法真正的將其操控,所以余寒如果當真在其中做了一些手腳,自己根本就無法感應到。

而此刻,眼前的一切,愈發證明了他心中的擔憂。

尤其是在那五百條道紋整個碰觸到了鈞天圖上的時候,無論是冷無極還是一來,都駭然發現,那展開的巨大圖面周圍,突兀的出現了十八幅詭異的道圖。

「這是」

看著一幅幅道圖逐漸成型,余寒的眸子,眯成了兩彎新月:「在你的鈞天圖周圍,下了一點料而已,雖然都是一級陣法,不過這數量,卻足夠了!」

說話之間,他雙手同時朝向兩側狠狠一拉。

鈞天圖周圍,十八幅道圖同時光芒大盛,可怕的光芒漫天激射出來!

「我以十八座一級隔絕陣法,組成十八遮天陣!」

他冷哼道:「徹底屏蔽了這幅鈞天圖的氣息,化骨初期境界的雪獸王者,應該不會讓你們失望的!」

「嗡」

漫天光芒四散激射,十八座隔絕陣法立刻開啟,遠遠望去,好像是十八顆閃爍的星辰。

然後,十八顆星辰再次迅速的組合,驀然形成一條巨大的屏障,橫貫在了鈞天圖的面前。

鈞天圖投射出去的光芒一陣搖曳,氣息也變得凌亂了起來。

「不好!」冷無極最先反應了過來,身形高高飛起,朝向鈞天圖撲了過去。

這件上品法器,不僅僅是自己的至寶,同樣也是門派的至寶,不容許有失。

否則不需要余寒動手,長老也會立刻處決自己。

就在他朝向鈞天圖撲去的同時,也不忘記朝向一側的一來和韓鐵衣三人喊了一聲。

「快些出手幫忙,我們一起穩住鈞天圖,否則一旦那畜生脫困而出,我們誰也不是對手!」

三人也都不是平凡之輩,自然能夠看透眼下的形勢。

所以幾乎就是在冷無極話音方落的瞬間,三道身影同時搶出!

看著四人距離鈞天圖越來越近,余寒微微眯起的眸子閃過一絲不屑。

「現在才反應過來,已經來不及了啊!」

「雪獸之王,出來吧!」

十八顆星辰同時流動,鈞天圖投射出來的巨大山峰虛影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