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 幻想時空小說 >大道誅天 >第一百三十章 仙人骨

第一百三十章 仙人骨

小說:大道誅天| 作者:熱乎冰棍兒| 類別:幻想時空

余寒恢復了意識,臉上帶著幾分蒼白的疑惑。

直到他的眼前,再次出現了昏暗火光照耀下的古洞,這才微微醒轉過來。

看著他的眼神漸漸恢復了清明,李歸藏等人也再次聚集了過去。

「余寒,你怎麼樣?」

李歸藏小心的問道,有些緊張的看著他。

余寒輕輕搖了搖頭,眉心的那道符文隨即悄然隱去,彷彿從來沒有出現過一般。

只是,無論是他還是李歸藏,都沒有注意。

就在他剛剛清醒的那一刻,血紅色的符文,已經化為了金黃色。

「讓大家擔心了,我沒什麼事情!」

余寒嘴角露出一絲笑容,適才那一幕,就像是突兀出現的一場夢,至始至終,他都沒有弄明白,那戰場到底是怎樣的一個地方。

更加不清楚,那個與人族交戰的高大種族,到底是屬於那一個種族。

目光在周圍的講武堂弟子身上掃視而過,他漸漸收回了思緒,朝向眾人輕輕點頭。

「耽誤了這麼久,我們這就出發吧!」

話音落,朝向前方走去。

他的目光掃向了石壁上面的圖紋,此刻圖騰上面的一幕幕,對他來說卻顯得熟悉無比。

正因為有了那段親身經歷的短暫記憶。

才會在這一刻,有所觸動。

一幅幅的畫面被還原,與那一幕相互契合在一處。

然後,他的目光一瞬間定格在那片圖騰即將到達盡頭的地方。

那裡,有兩道交戰的身影。

其中一人騎著一頭穿雲雕,而另一人則是騎著一頭象鼻獸,正在酣戰不休!

兩人交戰的周圍,是一片真空地帶,沒有雙方的戰士在其中。

可見這兩人,都不是普通人。

除此之外,余寒也看到了讓他渾身巨震的一幅景象。

就在他們交手之處的斜地里,還多出了一道身影。

那道身影手持長劍,雖然看不出衣衫的色彩,但是那身形太過熟悉了。

「這一切,竟然是真的!連圖騰上面,都出現了我的身影。」

余寒心中忍不住喃喃開口。

也就是說,適才那短短的片刻,自己當真跨越了時間長河,回到太古時期的那座戰場上。

然而,既然一切都是真的。

那麼,這到底意味著什麼?這洪荒大地上,到底還有多少秘密?

正值想念之間,身後傳來蕭婉的驚呼聲:「之前我們就是在這裡遇到了血蝙蝠!」

「它們在那裡!」

李歸藏伸手指向了古洞的頂部。

眾人紛紛將目光投遞過去,紛紛感覺到一陣頭皮發麻,不由自主的吞了一口唾液。

余寒雙目微眯,同時也抬頭朝向那裡看去。

只見石洞的頂部,密密麻麻的爬滿了蝙蝠,一個緊挨著一個,一雙雙投射出綠芒的眼睛,讓人忍不住一陣心底發寒。

「這麼多的血蝙蝠!」眾人心中紛紛倒吸了一口涼氣,連呼吸也急促了幾分。

余寒將手裡的火把朝向上方舉了舉,使其距離石洞頂部再次靠近。

血蝙蝠相互交疊著緩緩移動,似乎很不適應這些灼熱的光芒,朝向角落的暗處聚攏了過去!

「果然有效!」

見到這一幕的眾人心中紛紛鬆了口氣,同時也將目光轉移到了余寒的身上。

「大家不要大意!雖然血蝙蝠與有些怕火,但我們依然不能掉以輕心,全力戒備,大家隨我一同走出去!」余寒微微開口。

眾人聞言紛紛點頭,將火把再次調的旺盛了一些,然後朝向前方走去。

很快,就來到了石洞的盡頭。

余寒這才鬆了口氣。

那些蝙蝠所覆蓋的範圍,也就是百米左右的距離,穿越了這道危險地帶,那麼這一關,就算是過去了。

「這裡好像有人來過了!」余寒忽然眉頭微微一皺。

目光觸及處,有幾滴乾涸的血跡出現,如果不仔細查看,根本無法看清楚。

他微微蹲下了身子。

那些血跡雖然已經乾涸,但從顏色來看,時間過去的並不久遠。

所以,那個進入其中的人,時間應該不會比他們早多少。

「看來是和我們一起進入這裡試煉的弟子,已經先一步闖了進去,而且看這情形,應該是受了一些傷!」

余寒目光微微閃爍,能夠硬闖這麼多的血蝙蝠地帶,此人的修為,也絕對不普通。

「不對,血蝙蝠有劇毒,如果是被血蝙蝠咬傷的話,他不可能還活著!」

「這裡一定還有其他的通道能夠進來!」

感覺到了氣氛的緊張,李歸藏等人也紛紛站在了他的旁邊。

「我們想要進入這裡,一方面是為了躲避冷無極和一來的追殺,另一方面是余寒要突破境界!」

李歸藏微微頓了頓,繼續說道:「既然如此,我想我們也不需要繼續深入下去了。」

「後面有血蝙蝠守護,應該會很安全!」

他的話考慮得很周全,如果冒然繼續前行。

在未知的危險里,很可能會有弟子因此隕落。

到時候這個團體也將會因此而心生罅隙。

所以聽到他的話,余寒微微點頭,開口說道:「不錯,我的想法也是如此,大家就在這裡暫時休整!」

他目光一轉,落在前方那一片漆黑的石洞深處。

「但是這座石洞,還有進去的那一個,甚至是幾個人,對我們來說都是威脅,所以下一步,由我自己前去闖一闖!」

李歸藏等人剛要開口勸阻,卻被他揮手制止住。

「我知道你們擔心我的安全,但有些事情,是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