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 幻想時空小說 >大道誅天 >第一百三十一章 宋天行的實力

第一百三十一章 宋天行的實力

小說:大道誅天| 作者:熱乎冰棍兒| 類別:幻想時空

「宋天行?」

隨著越來越近,冷無極也終於看到了對面那道身影,嘴角不由得勾起一絲冷笑。

與此同時,宋天行也認出了他。

冰冷的眸子閃過一絲濃郁的殺機。

「是你?輕煙到哪裡去了?」他咬牙問道。

那一日被冷無極擊敗,不得已之下只能將步輕煙推出去,從而換取了一線生機。

對他而言,那是無奈之中充斥的恥辱。

然而卻從未後悔。

比起自己的未來,任何人、任何事都將會成為踏腳石。

這便是他心中永遠都不曾動搖的觀念。

聽到他的話,冷無極淡笑一聲,眼中的譏諷愈發濃郁起來:「一個連女人都拿出來出賣的人,你認為,你有知道結果的資格嗎?」

他的每一個字,都宛若在宋天行的心頭狠狠扎了一刀,對於心高氣傲的他來說,無疑是難以接受的。

然而下一刻,他握緊的拳頭驀然鬆開。

原本扭曲的面孔也漸漸平復了下來,取而代之的則是森寒的殺機。

「還知道憤怒嗎?只是很可惜,一切都晚了,你的那個女人,被余寒那個小子救走了,嘿嘿,雖然我們恨不得將余寒抽筋拔骨,但不得不承認,比起他來,同為講武堂弟子的你,差了太多!」

冷無極又在宋天行的傷口上撒了一把鹽。

讓原本就處在崩潰邊緣的宋天行,徹底暴走。

他最恨別人將自己與余寒比較,而且說出自己不如余寒這句話。

為了對付余寒,他付出了多少?

甚至連自己的尊嚴都拋棄了,等得就是能夠在見面的那一刻,能夠將他狠狠踩在腳下。

好在如今,他終於具備了這樣的實力。

然而卻有人說,自己比起余寒差了太多!

宋天行英俊的面孔,變得愈發扭曲了起來,一抹強橫的氣息以他為中心,朝向四周瀰漫。

他嘴角咧開的笑容,竟是讓人有一種觸目驚心的不寒而慄。

「他身上的氣息有些不對勁!」一來眉頭緊皺,此刻宋天行所釋放出來的氣息,竟然讓他感覺到了一股莫名的寒意和壓力。

冷無極也同樣感覺到了一絲不同尋常的意味,臉色一下子變得凝重了起來。

「這小子,到底得到了什麼機緣,竟然一下子強悍了這麼多?」他駭然開口。

宋天行微微舉起自己的左手,氤氳的霞光自手臂升騰而起,帶著一股莫名的波動,照耀著他的臉色都越發的駭人。

「前仇舊恨,今日就一起做個了結吧!」

他腳下狠狠一踏地面,朝向冷無極兩人衝殺了過去。

融入了仙骨的左手狠狠握拳,一拳撕裂了虛空,狠狠砸落!

氤氳的霞光在漫天雪白之中,顯得出奇的絢麗,然而卻充斥在無盡的殺機之中。

冷無極與一來同時色變,只是根本來不及後悔。

只能硬著頭皮朝向宋天行迎了上去。

因為對方出手太過迅速,而且那攻擊一浪強過一浪,使得他們連鈞天圖也沒有來得及祭出,便陷入到了殊死搏鬥之中。

這場戰鬥足足持續了將近一個小時的時間,這才落下帷幕。

宋天行站立在一塊凸起的雪坵之上,瑟瑟寒風將他的染血的衣衫吹起!

對面,二十多具屍體橫陳在那裡,凄慘無比。

「噗——」

他張口噴出一口鮮血,嘴角卻蕩漾開一絲淡漠的笑容。

然後緩緩舉起掌心的那幅上古畫卷:「竟是一件上品法器,還好沒有讓你們將其催動,否則還真不一定贏呢!」

「不過,有了它,余寒就再沒有翻身的可能了!」

宋天行將鈞天圖收起,身形出現在了躺倒在地上,早已經氣絕的冷無極和一來旁邊。

伸手將掛在他們腰間的兩隻乾坤袋摘了下來。

裡面除了一些丹藥和普通的法寶之外,還有十六顆雪獸的內丹。

「看來這幾天,你們還真是沒少搜刮啊,竟然有十六顆之多。」

「加上我手裡的七顆,現在我已經擁有了二十一顆雪獸內丹了,排名也應該追趕上來了吧!」

「咦?這是……至尊法蓮的蓮子?」宋天行將四顆蓮子同時握在掌心,嘴角咧開一絲驚訝的笑容。

「竟然連這東西都有,不過正好便宜了我!」

「有了這四顆蓮子,我的修為,應該能夠提升到清微後期的巔峰境界了!」

「看來,老天都站在了我這邊啊!」

「余寒,你準備好了嗎?」

「接下來,就是我和你之間的戰鬥了!」

「雖然仙門三英足夠厲害,但在我看來,你才是真正的對手呢!」

「不知道你是否會感覺到很榮幸?」

…………

講武堂外,那巨大的鏡面之上,分別排在第七位的一來和第九位的冷無極名字漸漸淡去,終於消失不見了。

一眾仙門長老臉色同時大變。

這兩人,都是三大仙門的三號弟子,雖然不如仙門三英,但卻也是核心中的核心。

損失一個,也足夠讓他們難以向門主解釋了。

而如今竟然一下子隕落了兩個。

這一幕讓所有仙門長老全部握緊了拳頭。

之前的厲若海和一鳴三人的隕落,已經在他們心裡狠狠的捶了一拳,正想著如何向上面解釋。

此刻冷無極和一來的隕落,讓他們根本無法承受。

「宋天行嗎?真沒想到,講武堂除了余寒之外,還有一名如此厲害的弟子!」上官長老一眨不眨的看向了大大咧咧坐在那裡的教書長老,眼中滿是恨意。

「竟然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