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 幻想時空小說 >大道誅天 >第一百三十五章 你們兩個,誰先來

第一百三十五章 你們兩個,誰先來

小說:大道誅天| 作者:熱乎冰棍兒| 類別:幻想時空

戰鬥的聲音終於漸漸停止了下來,那腳步聲越來越清晰的出現在了一眾講武堂弟子耳中。

所有人都精神全部都提聚起來。

握住兵器的手再次緊了緊,目光閃爍著殊死一戰的堅定。

一道道目光中,冷冽的寒意不斷流淌。

與此同時,一個個身影相繼出現在他們眼中。

「不是冷無極?」步輕煙和李歸藏等人不禁眉頭微微一皺。

然後終於看清楚為首那道身影帶著淡淡想笑容的面孔,忍不住同時倒吸了一口涼氣:「司馬無雙?」

「原來,你們都藏在這裡啊!」司馬無雙見到全神戒備的眾人,臉上的笑意更加濃郁了幾分。

然後繼續說道:「那就好辦了,正好有件事情,想要請你們幫忙呢!」

一旁的風修羅聞言也嘿然笑道:「不過就是一群土雞瓦狗罷了,師兄何必與他們這般客氣?直接碾壓了就是,聽話的就留下,如果不聽話,那就殺了便是!」

一抹森冷的殺機從他眼中瀰漫而出。

眾人紛紛感覺到了一絲無力,然而握住兵器的手卻沒有半分的放鬆。

瓊華派的二號和三號弟子,竟然全部都出現在了這裡。

原本以為等到的會是冷無極和一來,沒想到竟然是更加可怕的司馬無雙和風修羅。

難道老天真要讓他們滅亡嗎?

司馬無雙的強大,在內院弟子中有所流傳。

對他們而言,那絕對是一座不可跨越的巨大山峰。

作為內院英雄榜弟子的李歸藏,目光同樣有幾分苦澀:「竟然是司馬無雙到了,如此的話,即便余寒能夠平安出來,只怕也不是他的對手!」

步輕煙等人也紛紛頷首:「余寒成長的速度雖然不慢,但畢竟修鍊的時間太短,能夠達到如此程度,已經十分不易。」

「畢竟比起司馬無雙這些人,從起點上,他就已經被遠遠甩開了!」

就在一眾講武堂弟子心神不寧之時,司馬無雙的目光,終於落在了他們背後的洞口上。

「看來,外面的那些石刻所顯示的東西是真的,這裡真是一座仙人遺迹,你們的運氣倒真是不賴!」他輕輕一笑,眸子里閃爍出一抹貪婪。

「然而就是膽子太小了,如果我是你們,明知道留在這裡也是死路一條。」

「還不如拼一拼,看看能不能得到裡面的機緣!」

說道這裡的時候,他的臉上忽然閃過一絲明悟,目光閃爍道:「怪不得宋天行能夠殺了冷無極和一來,原來他就是在這裡,得到了仙緣!」

一旁的風修羅聞言心中也忍不住狠狠一跳。

太古仙人大能遺留下來的古迹,絕對彌足珍貴。

只是他沒有想到的是,這片是天玄鏡折射出來的空間。

竟然會有仙人遺迹這樣的神跡出現?

「這講武堂,真是白白擁有了這件至寶,讓這片仙人遺迹閑置了這麼多年,真是可惜了。」

一念至此,風修羅嘿然冷笑道:「你們是自己讓開?還是要我們親自動手?」

森寒的目光在一眾弟子身上掃視而過,那冰冷的眸子讓修為尚淺的講武堂弟子如墜冰窟。

有幾名修為不足的弟子甚至紛紛臉色蒼白。

步輕煙與李歸藏等為首的幾人相視一眼,紛紛從彼此的眼中看出了答案。

「想要從這裡通過,那就從我們的屍體上過去好了!」李歸藏渾身真氣蓬然爆發,掌心劍氣吞吐不定。

一股絕強的力量透體而出,將周圍的氣勢迸散開去。

與此同時,他身旁的步輕煙也輕輕一振手臂。

與李歸藏的力量合并在一處,直接將風修羅的氣勢碾壓全部震散了。

「咦?」風修羅目光帶著幾分驚訝,看向了步輕煙和李歸藏四人。

「果然不愧是內院英雄榜上的弟子,竟然連我的氣勢碾壓都擊破了。」

「不過你的選擇,讓我很不開心,既然如此,那就只有出手,將你們格殺了!」

話音落,他身形直接搶出,朝向李歸藏四人撲殺了過去!

「擋住他!」

步輕煙嬌叱一聲,身形率先動作,一把秋水長劍赫然在手,凌空交織出一道道璀璨的劍氣,迎上了風修羅的身形。

與此同時,她的頭頂,一道光芒閃爍出刺目的光芒。

一枚梭形法寶出現,凌空拖曳出一串長長的虛影,朝向風修羅覆蓋了過去。

「雕蟲小技,實力的差距,根本不是人數能夠彌補的!」

他雙手輕輕一拍,一道可怕的掌風呼嘯而出,掌風所過之處,道紋席捲。

恐怖的勁風夾雜在無邊的掌力之中,在這一刻顯得異常的奪目。

幾乎是在同一時刻,蕭婉施展出了自己最強大的萬劍誅魔陣,而冷珍珍也祭出了至強的一擊。

合四人之力,終於與那風修羅對撞在了一處!

「轟」

可怕的力量使得周圍的石洞都有些搖晃了起來,碎石簌簌掉落,好像坍塌了一般。

在那劇烈的對撞之中,四人幾乎同時噴出一大口鮮血,朝後退出了五六步距離。

「果然不愧是仙門的三號弟子,這份實力,比之前遇到的一鳴和厲若海等人強悍了不止一倍!」李歸藏吐掉口中的鮮血,咬牙道。

「適才那一擊,對石洞的影響很大,余寒應該能夠感覺到,從而提前警戒。這也是此刻我們唯一能夠做的事情了!」連步非煙都顯得有幾分沮喪。

雙方之間的差距實在太大了,大到他們根本無法彌補的程度。

四人目光閃爍的看向對面一步步走來的風修羅,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