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 幻想時空小說 >大道誅天 >第一百三十六章 五行齊聚

第一百三十六章 五行齊聚

小說:大道誅天| 作者:熱乎冰棍兒| 類別:幻想時空

余寒雙目微眯,掃向司馬無雙和風修羅,眼中流轉出淡淡的寒芒。

「這兩人,是瓊華派的司馬無雙和風修羅!」李歸藏在他身後低聲說道。

余寒進入內院的時間不長,所以並不一定清楚對方的身份,提前告訴他一聲,也好讓他有所準備。

一眾講武堂弟子紛紛朝後退了下去,一如往常一樣,看向擋在他們前面的那道略顯瘦削的白色身影。

就是這道身影,帶著他們一路走到了現在,即便此刻強敵環伺。

只要他還在身前,便有一種莫名的安定。

「又強大了嗎?」

感覺到余寒身上釋放出來的可怕氣息,步輕煙忍不住妙目閃爍,心中也泛起了驚濤駭浪。

「這麼短的時間內,他的修為竟然再次進步了。」

不僅僅是步輕煙,身旁的李歸藏等人,紛紛忍不住露出一絲驚喜。

原本心中擔憂余寒不是他們兩人的對手,現在感覺到他氣息的強大,不禁重新燃起了一絲希望。

「你就是余寒?」風修羅踏前一步,氣息瘋狂湧出,與余寒遙遙對峙。

他的嘴角勾起一絲冷漠的笑容:「聽說你在冷無極和一來聯手下,奪取了半數的至尊法蓮蓮子,的確有幾分本事!」

面對他眼中閃爍輕視和不屑,余寒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:「很快,你就會感覺到這幾分本事了。」

「不得不說,在如此情況下,依然能夠保持著這份狂傲的心態,你的勇氣很可嘉,然而有時候,實力才是勇氣的證明。」

他雙臂輕輕一振,可怕的光芒流淌出來:「所以今日,我會親手取你性命!」

余寒搖頭無奈的嘆了口氣:「你們仙門的人,廢話真多,既然已經準備好了,那就痛快的過來一戰吧!」

話音落下,他腳下接連踏出,身形朝向那道洞口撲了過去。

聲音卻再次傳遞了開去:「這裡太窄,不容易發揮,有膽量,就隨我進來!」

「進去,還需要膽量嗎?」風修羅哈哈大笑,便要朝向余寒追殺過去。

只是身形方要動作,旁邊的司馬無雙卻沉聲說道:「此子修為的確有與你一戰的資格,千萬不可大意。」

風修羅點了點頭,雖然司馬無雙一直都在強調余寒的厲害。

但是在他看來,這余寒即便突破到了清微中期,也終究只是清微中期。

所以就在轉身的那一刻,嘴角微微上揚,露出一絲不屑的弧度。

眾人紛紛魚貫而入。

這巨大的空間周圍找到了比較安全地方各自站立,目光全部落在了中心空地上的兩道身影身上。

「時間也差不多了,那就死吧!」風修羅眼中精芒閃爍,腳下狠狠一踏地面,身形飛速的朝向前方掠出。

同時,掌心光紋涌動,在半空中迅速的凝結,衍化為一尊巨大的法印,朝向余寒頭頂碾壓下來。

「鎮山印!」

那巨大的法印流轉著一絲沉重的氣息,要將余寒鎮壓在其中。

余寒雙目微眯,單手一引,一道掌風凌空抬起,狠狠拖住了那道巨大的光印。

兩道力量轟然對撞在一處,然後形成一股無與倫比的巨力,朝向四面八方掃蕩。

兩人的攻擊,在彼此之間進行著劇烈的交鋒。

散碎的氣息轟然炸響。

這是最直接的對撞,兩道身影誰也沒有退後半步,狂猛的真氣不斷注入其中。

「真的擋住了!之前余寒單獨面對冷無極時,還略顯不足,如今單單是普通一擊,便可輕鬆抵擋住風修羅!」李歸藏等人心裡忍不住狠狠顫抖了一下。

不僅是他,旁邊的眾人也紛紛握緊了拳頭,一絲希望重新燃起。

「果然有幾分本事,怪不得司馬師兄對你如此青睞,不過很可惜,你今日遇到了我!」風修羅眼見著余寒竟然能夠與自己分庭抗禮。

心中不禁也生出幾分淡淡的驚訝,不過隨即目光閃爍,冷聲道:「鎮山印,爆——」

「轟——」

隨著話音落下,那尊巨大的法印轟然爆碎了開來。

可怕的氣流,朝向四面八方飛散!

余寒踉蹌著後退兩步,那散碎的暴虐真氣,紛紛被護體真氣擋住,竟是無法傷到他分毫。

風修羅目光閃爍著看向余寒,嘴角勾起一絲冷漠的笑容:「這才不過是一個開始而已,接下來才是真正的戰鬥!」

說話之間,雙手不斷捏動著一道道印訣。

在他頭頂,出現了一條汪洋流淌的大河。

那條大河之中,無數真氣化為奔騰的河水,怒吼不休。

堪稱恐怖的可怕力量蘊含在其中,彷彿要將這片空間都要衝擊得碎裂開來。

「看看這一招,你如何接的下!仙道天河——」

大河蜿蜒,隨著他手臂狠狠一指,朝向余寒當頭貫穿了過去!

「這招,還真不賴!」余寒雙目微微眯起,面對那道從天而降的大河,單手在身前迅速划了半個圓圈。

「大乾坤明輪!」

他的頭頂,黑白分明的兩股氣息迅速交織,化為一尊足有二十多丈方圓的巨大光輪。

在真氣的激蕩之下,這道光輪飛速旋轉了起來。

然後,狠狠迎上了那條大河的鎮壓。

兩股力量,再次針鋒相對的碰撞到了一處!

勁氣瘋狂的肆虐不休,越來越多的散碎光芒不斷消磨、震蕩!

「竟然又擋住了!」一旁觀戰的司馬無雙都忍不住皺起了眉頭,眼中帶著幾分凝重。

「修羅,不是余寒的對手!」

他微微開口,說出了一句讓旁邊弟子都忍不